以刀劍亂舞二創為主,乙女向,配對: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源氏兄弟X女審神者,也會有無CP單純是刀劍互動的故事。
偶爾會有原創繪圖或是其他同人文插花。
夢百以自創公主X卡利班恩為主
文章多是1000~1500字之間的短篇,如果是有連續性會在文首說明,有部分短篇之間互有關聯,但分開閱讀不會有影響劇情。
 
 

界線 (髭切、女審神者)

乙女向

審神者是白皇后

時間點是膝丸死亡之後

這個劇情是在〈休息〉之後,〈失眠〉之前

其他故事請至刀劍文目錄查詢

 

※※※※

 

       紙張上的文字像遇水的墨跡,全部變成一團深色的模糊物,隱藏它們要傳達的訊息。審神者按摩沉重的眼皮幾下,卻無法再度順利驅散睡意,身體的疲倦已經累積到達頂點。

     「髭切,麻煩將屏風放到沙發前,我想休息一下。」她轉頭向在身旁寫報告的近侍提出協助要求。

       髭切默默放下筆桿,快速起身行動。

 

       屏風立好,審神者說了聲謝謝,便直接躺在三人座的沙發上。當她把薄被拉到腹部,調整躺臥姿勢時,突然被一股外力推擠到沙發柔軟的深處。

     「……你也需要休息嗎?」

       寬敞的沙發椅要讓兩個人平行躺著稍嫌擁擠。

     「嗯,我很想睡覺。」髭切臉上看不出一絲倦意。

       審神者輕推他結實的胸膛幾下,語氣無奈的說:「後退一點。」

     「再往後退我就會掉下去。」髭切故作無辜的表情。接著,眼裡浮現想到好點子的亮光,他愉快的說:「只要主上睡在我身上,就不會覺得空間太小。」語畢,髭切立即一把抱住審神者,翻身讓她趴臥在自己的身軀上。

     「這樣並沒有比較好睡。」審神者抗議著。

       髭切的身材非常結實,其身軀觸感比肉眼所見的還要壯碩,躺在他身上,感覺跟倒臥在木頭地板上沒有區別。

     「別在意這些細節,快點睡吧。」他把被身體壓住的薄被拉出來,然後輕輕拍著審神者的背部,語氣和動作像在哄孩童入睡般溫柔。

     「感覺不會減輕疲倦,反而讓脖子產生痠痛。」審神者低聲抱怨,同時小心翼翼地在髭切身上尋找適合趴臥的地點。

       夏季的死戰結束後,她需要靠著髭切才能獲得安全感,他身上加了龍膽的淡香水氣味如同睡魔撒入眼中的沙粒,讓她能安穩進入甜美的夢鄉。

       審神者有約略想過自己為何如此依賴髭切,或許,是因為他能讓自己聯想到膝丸。

 

      『我會保護妳,請放心。』

 

       膝丸說這句話的懇切表情深深烙印在記憶中,他確實達成這個的承諾,而遵守誓言的代價是——他的生命。

       髭切跟膝丸有部分相似,而不同處又更多,審神者將目光聚焦在相似點上,極力無視他們之間的差異,唯有如此,她才能驅策自己努力活著。

       靠近心房的位置躺起來很舒服,只要習慣規律的脈搏跳動聲就好。審神者用臉頰磨蹭著髭切的胸膛,然後慢慢放鬆身體,意識在睡意的猛烈攻擊下無條件投降。

       審神者平穩的呼吸聲,告知髭切,她已經抵達非意識掌控的區域。他對著虛空處微笑一下,手指爬梳著審神者柔軟的金色長髮。

       剛才,她在自己身上移動時,髭切感覺體內各處產生一種接近被搔癢的急躁,他想要翻身壓住對方進行深入探索,但意識中被設了一道堅固的牆壁,讓他無法做出更進一步的舉動。

       審神者是他抱持追求伴侶好感的女人,同時是弟弟犧牲生命也要守護的對象,所以,他無法跨過名為膝丸的界線。

       髭切知道審神者想在自己身上尋找膝丸的影子,所以才會願意跟他有肢體接觸。

     「啊,無所謂啦。」髭切的聲音沒有干擾到審神者的睡眠。

       她依舊安然沉浸在夢境中,對身旁的世界一無所知。

 

—完—


17 Jun 2017
 
评论
 
热度(19)
© 曹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