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刀劍亂舞二創為主,乙女向,配對: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源氏兄弟X女審神者,也會有無CP單純是刀劍互動的故事。
偶爾會有原創繪圖或是其他同人文插花。
夢百以自創公主X卡利班恩為主
文章多是1000~1500字之間的短篇,如果是有連續性會在文首說明,有部分短篇之間互有關聯,但分開閱讀不會有影響劇情。
 
 

【同居30題】第12題、第14題、第20題〈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

題目來源

注意:

背景:現代paro

女審神者是軍嬸

審神者設定

內文為軍嬸第一人稱

一期的職業是律師

乙女向

其他同居三十題

第1題、第3題、第13題    第9題、第16題、第18題

第10題、第24題、第30題


※※※※


12. 討論關於寵物話題

 

       我走進廚房喝水時,見到同居人在餐桌前看著筆記型電腦微笑。

       大概是在看可愛動物影片之類。我興味索然地如此猜想。

       當我喝完水想回書房繼續工作時,同居人叫了我的名字,使我停下腳步轉頭望著。但他只是笑笑地看著我。

     「有什麼事情嗎?」

       同居人笑而不語,他張開雙臂,再次叫喚我的名字。

       這是要我過去嗎?

       我一邊猜想一邊走過去。他握住我的雙手向下輕輕拉扯,示意我坐在他大腿上。雖然搞不懂他想做什麼,但我很配合地坐下去。

     「來。」他平舉一隻手在我面前。

       要我把手給他的意思吧。於是手非常配合地放到上面。

       同居人瞇著眼睛,嘴角的笑意更深。

       感覺到對方在愚弄我,於是我蹙眉語氣有些不悅地問:「一期,你這是在做什麼?」

       我的反應讓一期一振開心地呵呵笑:「哎呀,這麼容易就生氣啊。」他的手緊貼著我的後腦勺,施力將我壓到他的唇上。

     「你到底……」未完成的句子被一期一振的舌頭推回喉嚨,他一手抓捏著我的後頸,另一隻手撫摸著我的背部。些許不悅的躁動情緒很快就被撫平,我放鬆身體享受他的親吻與撫摸。

     「同事養的虎斑貓最近學會一些指令,他把貓咪依指示動作的過程錄製成影片。」一期一振輕輕搓揉我的臉頰,另一手將筆記型電腦關機並蓋上。

 

       當我領會一期一振想表達的意思時,他已經解開我衣領處的釦子,唇舌攀爬到我的鎖骨上。

     「喔喔喔喔!你居然把我當成調教成功的寵物。」我有些氣憤地拍打他的肩膀,然後起身快步走向自己的書房。

     「別生氣嘛。」一期一振從背後緊緊抱住我,並用溫柔的語調輕聲道:「我很喜歡動物,但公寓大樓不允許飼養寵物。不過,我只要摸摸妳或抱著妳,就能產生跟撫摸動物一樣心靈平靜的效果。每當遇到挫折或是心情不好時,只要看到妳的照片或是想到妳,負面情緒很快就會消失。」

       他的話瞬間溶解我心中的冰牆。

     「哼,既然你把我當成被飼養的寵物,那你就要負起飼主的照顧責任。」我抓捏他橫在胸前的手臂。

      一期一振哈哈大笑:「那麼,我該幫妳洗澡了,順便檢查身體的健康狀況。」他的手下滑俐落地抽掉皮帶,並解開我的褲頭。

     「哎呀!我才不要被你洗澡呢!」我掙脫一期一振的懷抱,衝到空間較寬敞的客廳。

     「不行喔,不洗澡身體會發癢跟發臭。來,快點去洗澡。」

     「不要!」

       一場幼稚的追逐戰就此展開。

 


     「抓到妳了。」

       我原本想從一期一振身邊鑽過去,但他的反應更快。

     「好了,要乖乖聽話。不然,晚上不給飯吃。」一期一振呵呵笑著解開我襯衫的釦子。

     「喔不,這是虐待寵物!」我假裝想掙脫他的懷抱。

        一期一振哈哈笑幾聲,在我的臉頰上親吻幾下,靠在我耳畔輕聲道:「今晚我會準備妳喜歡的奶油蘑菇濃湯還有白酒蛤蠣義大利麵,所以乖乖讓我洗澡吧。」語畢還往耳朵吹吐一口濕熱的氣息。

       我摟著他的脖子:「你要抱我去浴室,我已經累到走不動了。」

     「哈哈哈,當然沒問題。」一期一振將我打橫抱起。

       在進入浴室前,我想起未完成的工作,不過那些並不重要,明天到辦公室再處理也無妨。

 


—END—



14. 午睡

 

       現在是白晝中最熱的時間點,我捲縮在薄被中卻感覺寒冷而微微發顫,這是身體週期性的血液流失所導致,或許是因為前陣子工作繁重壓力大,現在一放鬆便將之前累積的疲倦勞累全部釋放,讓生理期的不適感加重許多。

       幸好今天是假日,身體不適的時候要我早上六點起床根本是酷刑。我躺到十點才起床吃東西,翻翻報章雜誌,做些家事,很快又覺得疲倦。

       突然,我聞到空氣瀰漫著茉莉花香,抑鬱的心情稍微平靜下來,一隻溫暖的手輕輕撫摸著背部。

     「想吃點東西嗎?還是想喝熱可可?」同居人的聲音聽起來像清爽的微風,讓我感覺恰到好處的舒適。

       或許是因為身體虛弱而帶來不安,我撐起沉重的身子撲進同居人懷中,緊緊摟住他的脖子。

     「我要喝有加棉花糖的熱可可。」同居人的體溫減緩身體冰冷感覺,這讓我有點捨不得放開他。

     「我知道了,喝完熱可可後要先刷牙才能睡午覺喔。」聽起來像是哄孩童的語氣,我解讀後得到意思是——請放手。我依依不捨地在他身上磨蹭一會兒,才慢慢爬回床上躺著。

     「在我泡好熱可可之前,先休息一下。」同居人輕輕的聲調帶著安慰意思,被如此溫柔對待的我越來越想依賴他,但一想到自己會造成對方的困擾,就硬是把撒嬌的情緒壓下去,轉身緊緊抱著棉被。

 


     「一期,我拿得動杯子,你別這樣,杯子很燙耶。」同居人用手托著裝滿熱可可的馬克杯底部。「沒關係,杯底沒有很燙,趕快趁熱喝完吧。」我拗不過他的堅持,只能加快飲用速度。當杯中液體減少一半時,一期一振才收手。

      喝完熱飲後,在一期一振的督促下,我趕快到浴室刷牙洗臉,當一切都做完,我帶著昏沉沉的腦袋爬回床上。剛躺下去沒多久,一隻手摟住我的腰,把我拖進一個溫暖的懷抱中。

     「好好睡吧,我會在這裡陪著妳。」一期一振握住我冰冷的雙手,用搓揉的方式讓有些失溫的地方漸漸恢復熱度。

     「一期,別這樣,這會讓我想要依賴你。」我有些不安地扭動著身體,但他卻把我抱得更緊。

     「我就是要妳依賴我,這沒有什麼不好。」一期一振很堅持。「身體不舒服時會因脆弱而產生不安,所以,請妳放心的多依賴我一點。」

     「謝謝。」我忍住想哭的衝動。

       一期一振發出幾聲輕笑:「不客氣,還有什麼需要嗎?」他持續按摩我的雙手。

      這個問題,讓我腦海中突然浮現一幕春日草原的景象。

     「我想聽你朗讀金子美玲的童詩,就是上個月你唸給秋田和小退聽的那一首。」

     「啊,是〈春天的清晨〉吧,沒問題,妳只要聽這首嗎?」

     「是的,你就一直重複唸到我睡著了。」

 


    「雀兒喳喳叫,天氣這麼好,呼嚕嚕,呼嚕嚕,我還想睡覺。上眼皮想要睜開,下眼皮卻不願醒來,呼嚕嚕,呼嚕嚕,我還想睡覺。※」

 


       在不知道是第幾次聽見我還想睡覺時,意識全部滑入夢鄉,那裡剛好是大地回春的溫暖季節。

 


—END—

 

※〈春天的清晨〉的全文出處- 壹讀〈金子美玲的兒童詩〉 



20. 一個驚喜

 

       晚餐過後我趁同居人在廚房泡茶,趕忙從自己的書房拿出一個繫著緞帶的盒子,藏到沙發座椅的枕頭後面。

       當同居人端著一壺熱氣蒸騰的紅茶與兩個杯子來到客廳時,我正忙著翻閱上一期的文學雜誌。他放了一杯茶在桌案上,溫柔地說聲請用,然後坐下,背靠著沙發,左手擺在側邊的枕頭上,準備開始翻閱書籍。

      此時,他察覺枕頭後面似乎有東西,於是先闔上書本放到一旁,挪開枕頭。

     「哎呀,這是哪個粗心鬼遺落的物品呢?」他的語氣聽起來有些愉悅地上揚。

       我把臉藏在雜誌後面,故作鎮定。

       聽見他輕笑幾聲,接著是解開緞帶的摩擦聲。內容物是一本自製書籍,但我遲遲沒聽見翻閱紙張的聲音。

     「你喜歡嗎?」同居人的表情整個僵住,我開始有些擔心。

       他眨了幾下眼,回過神,用吃驚的語氣問:「這是?」

      我坐到他旁邊,看著盒子中印著『一期一會』標題的精裝書,笑著回答:「這是我們開始交往到同居前的相片書,裡面的照片是之前跟你一起挑選的,我全部都有做修片,文字內容是概略的描述當時的情況,以及我對那段回憶的感想。」

       同居人小心翼翼地拿出書本,開始一頁一頁地認真閱讀著,我靠著他的肩膀閉上眼睛,腦海中浮現我們初次相遇的場景。

       闔上書本的聲音讓我從帶著粉色的記憶回到現實,同居人的手指似乎對書本戀戀不捨,在上頭不停徘徊。

     「一期,你喜歡嗎?」書名和封面花了我很多心思,如果能到他一句讚賞,這幾個月的辛苦都值得了。

       一期一振動作謹慎地將書本放回盒子裡,把它擺到茶几上,然後轉身緊緊抱住我。「請原諒我,我現在想不出任何言詞能表達自己此刻的感受。」

       他稍微放鬆擁抱的力道,輕輕磨蹭我的臉頰,接著直視我的雙眼用真誠的語氣說:「我非常喜歡,其實『喜歡』還不足以傳遞我真正的喜悅,但我只想得到『喜歡』。」

       懸著的心落到地面,我笑著輕啄他的嘴唇:「你喜歡就好,原本想當生日禮物,但我的耐心不夠充裕。」

       一期一振瞇起眼,熱情回應我的吻,在喘息片刻時,他用帶著些許寂寞的眼神說:「原來您近幾個月都在忙著準備這份驚喜,所以才會經常待在書房裡,我還以為您對我的感情已經變淡了。」

     「對不起,我應該早點告訴你,很抱歉讓你寂寞了好幾個月。」我用親吻、撫摸安慰他。

       一期一振把我壓在沙發椅上,露出興致盎然的笑容說:「驚喜禮物只能抵償一半的寂寞,那麼,您還要用什麼來填補我內心的空虛呢?」

        我被他近乎得寸進尺的行為逗樂,笑著回答:「既然如此,我只好把自己投入那個坑洞中。」收回纏繞在一期一振脖子上的雙手,轉而慢慢解開他襯衫的釦子。「這樣足夠填平你內心的坑洞嗎?」

       一期一振想了想,笑著說:「只有一次還不夠,投入次數要跟感覺寂寞的天數一樣才會被填平。」

       我哈哈大笑:「那我要用分期付款。」

       他接受這個提議。

 

—END— 




09 Jul 2017
 
评论
 
热度(14)
© 曹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