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刀劍亂舞二創為主,乙女向,配對: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源氏兄弟X女審神者,也會有無CP單純是刀劍互動的故事。
偶爾會有原創繪圖或是其他同人文插花。
夢百以自創公主X卡利班恩為主
文章多是1000~1500字之間的短篇,如果是有連續性會在文首說明,有部分短篇之間互有關聯,但分開閱讀不會有影響劇情。
 
 

錯覺 (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

 乙女向

審神者設定

 

※※※※

       一期一振的外衣彷彿是剪下夜空深藍漸層部分,抖掉密布其上的星子,並裁切白晝當衣襬,抽取太陽捻成金線當裝飾縫製而成。深藍布料的部分隨著身體動作所產生的光影變化,讓審神者產生看見夜空的錯覺。

       伸手撫摸,指尖傳來絲綢質地的光滑柔軟觸感。

     「怎麼了?」沉浸在書中世界的一期一振被肩膀觸碰感喚回現實。

     「一期,你的外衣可以借我穿一下嗎?」

      他稍微張大眼,然後不發一語地脫掉外衣遞給對方。

    「謝謝,想說我們的身形看起來差不多,那我應該可以穿你的衣服。」她想將這件外衣當襯衫使用,腦中已組合好可與之搭配的穿著。

       一期一振瞪大雙眼,接著露出燦爛的笑容,用過於輕快的語氣說:「眼見不一定為憑。」

 

       她的肩膀面積不足以撐起袖山,因此坍方到臂膀上,袖口幾乎遮住手掌,只露出幾根指頭。

    「您穿起果然不合身。」一期一振的輕笑帶著些許幸災樂禍的意味。

    「哼。」審神者蹙眉露出懊惱的表情:「我只差你7公分耶。視覺上你的身材跟我差不多,想說也許能穿你的衣服。」她悻悻然脫掉不合身的衣物。

       一期一振瞇起眼,嘴角上揚到高點:「眼睛會產生錯覺,所以,需要其他事物輔助。」他伸手一把將對方攬進懷中。

     「用身體感覺再判斷一次吧。」一期一振的手自肩膀出發以胳臂為通道一路滑下,最後輕輕握住審神者的手掌。她察覺一期一振能包裹著自己的手,這才對彼此體型差異有現實感認知。

     「我有點難過。」一期一振的聲音有些低沉略帶磁性,與剛睡醒或慾望被挑起時的聲線有細微差異,裡面夾雜著摩擦感,讓她聯想到皮肉被擦破的痛覺,這是他開始脆弱的一個徵兆。

    「您過去似乎沒有仔細注意我的狀況。」他在譴責審神者以眼憑斷身型。

     他們的親密互動相當頻繁,因此,審神者不應該產生雙方身材差不多的錯覺。會有這個錯覺,表示她在過程中沒有認真投入心思。

       審神者會意情人的話中話,而她不認同對方的說法。

       如金黃色蜂蜜球的瞳孔中摻入苦澀味,她嘗試用親吻、撫摸、擁抱化解對方的感覺雜質,但效果不佳。一期一振決定用自己的方式安撫情緒,他把審神者抱到床上,按壓住她的雙手。

     「現在請您好好體會我們之間的差異。」

     「不要。」她不願接受心意無法銜接的親密關係。

      一期一振臉上浮現痛苦的色彩,他壓制灰暗的情緒選擇退讓。

     「等等。」當一期一振起身準備離開時,審神者飛快地抱住他的腰。「我會有身材相近的錯覺不是欠缺認真投入的關係。」她拉扯一期一振的衣襬,要他坐下。

     「因為你從未給我『你比我強大』的感覺……這樣說好像不太對,我的意思是跟你在一起很舒服、很輕鬆,會覺得我們是處在一樣的位置,抱歉,我解釋的不是很好。」審神者絞盡腦汁拼湊詞彙、組裝句意,想要完整傳遞自己的感覺讓對方知道。

       一期一振鬆開眉頭,眼裡浮現溢滿的濃稠甜味。「我知道了。」他摟住審神者呵呵笑。

     「真的嗎?」審神者露出狐疑的表情。

     「真的。」一期一振輕啄她的唇瓣,輕輕磨蹭著臉頰,柔聲道:「因為我很在乎您的感受,會主動配合您的步調,所以您才覺得我們沒有太大的差異。」

     「對,就是這樣……等一下,我也有配合你的時候啊!」審神者輕輕捶打一期一振幾下以示抗議。

     「現在來驗證誰配合的比較多,意下如何?」一期一振的手摩擦著她兩側的髖骨。

     「嗯哼,來吧。」審神者抬起下巴,露出嬌嗔的模樣。

       當她與俯視自己的一期一振四目相交時,感覺濃稠的蜂蜜從天而降將她整個人淹沒。

 

—完—

 

後記

這篇文的靈感來自之前畫的刀劍日繪圖〈試穿〉。




02 Sep 2017
 
评论(7)
 
热度(24)
© 曹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