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刀劍亂舞二創為主,乙女向,配對: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源氏兄弟X女審神者,也會有無CP單純是刀劍互動的故事。
偶爾會有原創繪圖或是其他同人文插花。
夢百以自創公主X卡利班恩為主
文章多是1000~1500字之間的短篇,如果是有連續性會在文首說明,有部分短篇之間互有關聯,但分開閱讀不會有影響劇情。
 
 

手 (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

短篇完結

乙女向

內有砍殺描述

一期審設定及其他故事目錄

 

※※※※

 

      刀身切進敵人的身體裡,肌肉組織在鋒利的刀刃面前如同豆腐,遇到比肌肉堅固的東西時,則是瞬間停頓。

       握著刀柄的手感覺到刀刃撞擊硬物產生的震動。

       啊,是骨頭吧。一期一振憑著直覺做出這樣的判斷。

       骨頭是脊椎動物體內堅硬的器官組成物,要破壞它需要更強的力量。

       一期一振握緊刀柄,力量集中到手臂肌肉,腳往前踏一步,壓迫阻礙刀刃前的障礙。

       啪嚓。

       刀刃順利完成切斷肉體的工作。

       背後的風壓似乎有變化,敏銳的感官讓一期一振避開突擊,他的迴轉動作讓黑色披風張開飛揚,金黃色的流蘇穗子像劃過夜空的流星,優雅的姿態宛若跳舞一般,而敵人的首級是被拋出去的花束。

 

       戰鬥結束。

 

       一期一振掏出碎布擦掉沾黏在刀身上的血液、脂肪、體液,並反射性擦拭自己的臉頰,即使他沒有沾到噴出的血。

       環視遍地開滿濕黏的紅花,一期一振沒有任何感覺,只有麻木。

       關於『破壞』,他沒有特別厭惡但也稱不上喜歡,應該說,這是必要的工作,他的想法與感覺一點都不重要。

      脫掉被塵埃染成部分灰黃的白手套,盯著掌心上長著繭的手。

      用自己意志能操控的身體砍殺跟自己外型相似的肉體是一種五味雜陳的感覺。

       雖然腦中有身為刀刃時被刺進血肉之軀的記憶,但從旁觀者的角度切入是無法跟自己親手砍殺的震撼相提並論,甚至可以說這兩者是截然不同的事情。

 

       準備收隊歸營的審神者,注意到一期一振有些微異常,她指示其他隊員先到傳送點集合待命。

       審神者走到距離對方約十幾步之處,稍微提高音量問到:「一期,你還好嗎?」

       一期一振露出夢醒般的表情,接著為自己的失態道歉:「抱歉,我居然在戰場上分神了。」

     「沒關係,你使用這個軀體不過短短三日,難免有些不適應的地方。」審神者走上前握住他的手。

     「沒事的。」審神者的聲音跟手一樣溫暖,舒服的感覺稍稍平息一期一振的不安。

     「回去吧,你的親人為今日首次初戰準備好大餐,想要與你一同慶祝呢。」

        這句話讓一期一振想起在本丸等待他的弟弟們,他再次望向自己的手掌,雖然對於殺戮還是有些疙瘩,但有了手臂跟身體他才能擁抱親人。

 

       兩年後。

 

       蓮蓬頭灑下帶著溫度的水珠,珠子撞擊在手掌滑落的感覺非常舒服,一期一振很喜歡看著無色柔軟的水落在手掌心的畫面。除了會帶走身體的髒污,彷彿連心也一起被洗乾淨。

       踏出浴室,全身像是籠罩在薄霧中,肌膚被滋潤的感覺非常舒服。

       房間裡的燈光亮度不高,這是準備睡眠的前置。床頭燈已調到燭光左右的亮度,審神者熟睡的臉龐被光線柔和化。

       至此,一期一振的身心全然放鬆,現在是適合睡眠的狀態,他掀開棉被鑽進被窩,凝視著情人放鬆柔和的五官,然後情不自禁伸手撫摸。

 

       真的是很神奇呢。

 

       這雙手能施展破壞的力量,同時,也能不傷害心愛之人,用溫柔的力道輕輕觸碰。他憶起自己首次上戰場時,對於手所產生的矛盾情緒。

       手是殘忍與溫柔兼具,就看使用者的想法為何。這是一期一振現在的感想。

       他伸手關掉光源,讓房間被黑暗統治,然後,潛進帶著情人體溫的暖被裡,輕輕摟住她,鼻子在她的頸項、髮絲間尋找通往夢鄉的入口。

 

—完—


15 Dec 2017
 
评论(6)
 
热度(30)
© 曹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