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刀劍亂舞二創為主,乙女向,配對: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源氏兄弟X女審神者,也會有無CP單純是刀劍互動的故事。
偶爾會有原創繪圖或是其他同人文插花。
夢百以自創公主X卡利班恩為主
文章多是1000~1500字之間的短篇,如果是有連續性會在文首說明,有部分短篇之間互有關聯,但分開閱讀不會有影響劇情。
 
 

所謂的生活 (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

這是參與巴哈公會審神者神社的企劃『因為審神者的命令所以開始了的現代生活』

企劃網站

審神者設定

乙女向,內容是由五個小章節組成八千多字的故事

 

※※※※

 

1.開始

 

       清空最後一個紙箱,一期一振才對這個空間有踏實的安全感,走到寢室通往陽台的落地窗前,看著不時有人車通過巷弄的住宅區景色,心境一片祥和寧靜,原本初到新環境的緊繃感逐漸鬆懈,疲倦緩緩從隙縫滲出蔓延到全身。

       下降的自制力讓一期一振抗拒不了床鋪的誘惑,當意識處在半夢半醒的夾縫間,耳朵接收到審神者說要一起外出採買日用品的話語。他想請對方等等,先讓他睡一下,但這些句子才剛形成就被睡意抹除。

       一期一振墜入夢鄉,他的世界悄悄地關燈了。

 

      『要生活就必須做出一個決定,你的選擇是什麼?』

 

       一期一振猛然清醒,眼前不是熟悉的竿緣天花板,瞬間,他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內心湧起一陣強烈恐慌。

       慌亂無濟於事,一期一振做了幾下深呼吸,調整好混亂的氣息,才想起自己因為時空管理局的命令,隨同上司和情人身分兼具的審神者前往21世紀,這裡是21世紀初期的公寓出租套房,也是他們執行任務期間的落腳處。

 

       時空管理局命令的主旨是為使21世紀之生活文化資料完善健全,請派員前往當代協助資訊採集,為提高資料來源可信任度,調查者需在當代生活一年,以其親自體驗生活之過程每月按時回報。

       收到這樣內容的公文時,審神者發了一頓脾氣,她覺得要求在前線與時空溯行軍戰鬥的戰士,協助搜集文史資訊是一件荒謬至極的事情。「那些整天坐辦公室只會出一張嘴的大屁股是以為我們都在跟猴子打架嗎?」審神者難得說出這麼長的譏諷話語。

       一期一振反倒覺得這是一個機會,讓刀劍戰士能體驗本丸以外的生活方式。出陣殺敵是他們存在的意義,沒有戰鬥的時候就是在本丸耕種農作物、照顧馬匹、修繕建物、清潔環境等等,感覺這一切只是在為下一場戰鬥做準備。

       這樣的生活真的是「生活」嗎?一期一振偶爾會對自己提出這個疑問。

       既然有機會解答心中的疑惑,一期一振自然不會輕易作罷,他花了一些時間改變審神者對指令內容的感覺認知,結果,她變得比一期一振更加樂在其中。「我高中沒畢業就從軍,很想嘗試大學生活,雖然21世紀的大學跟23世紀不太一樣,但我想要體驗當學生的感覺。」這是審神者熱衷投入的動機。

 

       回到21世紀的生活所需,時空管理局會負責處理大部分,從戶政身分到租屋一手包辦,而調查者要自行選擇在這個時代的一個「身份」。當學生或是進入職場工作皆可,除學生以外,其他身份都要自行負擔在21世紀的生活費。

       每個本丸的分配名額是兩位。「既然如此,那就勞煩主上和一期一振執行這項任務。」三日月宗近此話一出立即獲得眾刀劍的贊同,原以為會開上數小時的討論會議不到五分鐘就結束。

       看過21世紀各種身份的生活後,審神者選擇當大學生,而一期一振則是到咖啡店擔任服務生。跟情人一同學習、寫報告的日子僅是想像就覺得很棒,但一期一振覺得有些乏味,他渴望與各式各樣的人接觸,他想知道別人是怎麼看待生活。

 

       簡單梳洗過後,一期一振走進兼具餐廳及客廳功能的起居室。

     「你起來啦,那麼現在可以說開動了。」審神者站在擺滿菜餚的餐桌旁,笑容滿面。

     「抱歉,我睡著了,用完餐我會負責洗碗。」

     「沒關係,除了味噌湯跟飯,其他都是在熟食店買回來加熱而已。趕快吃吧,你應該很餓了。」

       他們雙雙入座開始用餐,過了一會兒,一期一振像是想到有什麼急事突然跳起來衝出房間,審神者被他突兀的舉動弄得一臉茫然。沒多久,一期一振帶著腳架及一台數位相機回來。

     「差點忘記拍照。」他將腳架立在可以拍到餐桌全景的位子,開始設定相機。

     「吃飯有必要拍嗎?」審神者夾起一片滷蓮藕咬了幾口。

     「那當然。因為我也想記錄我們的『同居生活』,我會把它跟交報告用的檔案分成兩個資料夾。」

       設定好拍照時間,一期一振快速坐回餐桌前。

     「自然一點,要當作鏡頭不存在。」

     「我已經很自然了。」審神者沒好氣的回嘴,接著好奇地問:「你為什麼選擇工作?我以為你會一起當學生。」

       一期一振用筷子攪動有些黏在一起的白飯笑著反問:「難得有一段時間可以待在外面的世界,您還會想常常跟著我行動嗎?」

       審神者吞了幾口飯,盯著桌面思考一會兒,搖搖頭。

     「學生跟工作者看待生活的角度可能有所不同,這樣我們就能交換資訊,寫出來的報告也比較貼近事實。」

     「說的也是。」她接受一期一振的理由。

       之後,話題轉向對未來生活的期待與閒聊。

 

 

2.記錄

 

       透過相機的視窗,世界彷彿被縮小成一個可以捧在掌心上把玩的方形盒子,這個想法讓一期一振想要「擁有」的欲望不斷膨脹。

       空閒時,一期一振經常到街頭散步,相機的喀嚓聲伴隨著他的腳步,剪下世界的空間與時間,將顏色、形狀、人們的表情動作、當下經過鏡頭前的萬物,全部收納在一片跟大拇指差不多的記憶卡中。

       記憶體滿了就把檔案倒進擁有大海般容量的硬碟裡,然後繼續展開新一波的捕捉。

 

     「你啊,似乎被貪婪的饕餮附身了。」審神者看著一期一振放在電腦中的照片檔案如此說到。

     「怎麼說?」他一頭霧水。

     「攝影是有目的的行為,即使是你看到一個場景心中突湧現保留這個瞬間的衝動也算。」審神者關掉螢幕站起身。

     「你拍的照片,給我感覺像是要吞掉眼前所見的一切。」她伸手撫摸一期一振陷入沉思的臉頰,然後摟著他。

     「狼吞虎嚥的記錄一切,容易忘記生活喔。」

       審神者的手指潛入一期一振柔軟的頭髮裡,下沉到髮根處,指腹貼著頭皮輕輕磨蹭。

        舒服的觸感讓一期一振放鬆全身肌肉,他微微向前傾抱住審神者。這時候他才想起,自己已經好幾天沒有摟抱對方,每日行程幾乎被工作與追捕世界佔據,讓他這陣子都是洗完澡倒頭就睡,甚至沒有好好說到話。

     「抱歉,我太興奮了。」

       本丸以外的人事物非常遼闊,變化是以分秒為單位計算,初次接觸到世界多采多姿的一面,一期一振著迷其中不可自拔。

       審神者用力抱著他,鼻尖在他的頸項間徘徊,然後她鬆手往後退去,用溫柔的表情說:「注視人們要往前靠近,注視世界要往後退步。」接著,她說晚餐主菜想吃藥妝店隔壁肉鋪的可樂餅。

 

       擦身而過的學生們正在討論晚上要看的節目,家庭主婦們買完菜站在街道一角閒聊著,攤販招攬客人吆喝聲,交織成傍晚街道的主題曲,跟審神者一同行走在熱鬧的喧嘩中,一期一振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平靜和滿足。

       忽然,他注意到一對互動感覺是情侶的男女,手牽手站在麵包店的櫥窗前討論哪個麵包好吃,這一幕讓他心頭產生莫名悸動。

       一期一振盯著審神者自然垂擺在身體左側的手,思考著要怎麼做才不會突兀,沒多久,他果斷放棄直接走過去握住她的手。審神者轉過頭露出有些訝異的表情,但沒有說什麼,而是握緊一期一振的手並肩前行。

       真希望時間能夠凍結,讓一切保持在最美好的時刻。一期一振腦中浮現這樣的想法,然後,他想到能達成願望的方法。

     「等一下。」一期一振拉住審神者,雖然不知道他要做什麼,但她還是順從對方的意思。

       一期一振挑了一位看起來沒有在趕時間的行人,上前搭話:「不好意思,能請你幫我們拍照嗎?」

       對方很爽快的答應。

       喀嚓。

       一期一振跟審神者在傍晚街頭,牽著手面帶微笑的畫面,被相機截取複製成數位檔案,變成能隨時提取供自己與他人觀看的記憶。

       向幫忙拍照的人道謝後,一期一振帶著期待的心情檢視照片。

     「拍得很棒,把它洗成照片吧。我們那邊已經很難找到會洗照片的人,而且所費不貲,實體照片可說是奢侈品呢。」靠在旁邊的審神者提出建議。

     「嗯,好啊,等會兒剛好會經過相館。」

       看著液晶顯示器上被凝聚的瞬間,一期一振找到他想要一再回憶與重溫的記錄樣貌。

 

 

3.被記錄

 

       一期一振在倉庫清點庫存時,同事明智興沖沖的跑進來。

     「木下,木下,我之前提過感覺很酷的美女客人現在在店裡,快出來看。」

       木下拓也,是一期一振在戶政資料上使用的名字。

     「好的,等我點完食材就過去。」他看著明智的眼睛回覆完畢,才將目光重新移到架上的蔬果。

     「要快點喔,人走了,就不知下次何時會來。」明智來去匆匆。

       一期一振望向同事消失在門邊的身影微微一笑,然後繼續專注在工作上。

 

       結束盤點,一期一振走到櫃檯區,明智跟另一位同事黑田隔著展示點心的玻璃櫃低聲交談,店長織田坐在角落靠窗的位子記帳,店內有四位各自為政的散客。

       他的目光被穿著深灰色襯衫的短髮女顧客吸引,她坐在遠離窗戶有些陰暗的角落裡。

     「就是她。」明智湊到一期一振身旁低聲說道:「她每次來都坐那個位子,明明有其他好位子可以挑選,感覺蠻奇怪的吧。」

     「她都只點黑咖啡,不加糖跟奶精。」黑田補充道。

       保持沉默的一期一振突然開口:「如果,我能讓她買下8吋的紅茶戚風蛋糕,麻煩你們幫我做店內清潔;她沒買,那就是我做你們的清潔部分,如何?」

       明智跟黑田互看一眼。「要店長同意才算數。」

       織田聽完一期一振的說明,想都沒想就同意員工之間的賭約,然後繼續埋進數字堆裡。

 

       明智和黑田滿懷期待、緊張的興奮情緒看著同事挑戰艱難任務,木下是三個月前進來的新人,不管是面對客人或處理行政業務方面,總是能在短時間內熟悉一切,表現非常優異。即使如此,他們還是不認為對方能輕易推銷一位感覺高傲的冷漠客人購買蛋糕。

     「是我看錯了嗎?那位小姐笑了耶。」明智有些不可置信。

     「不是錯覺,我也看到了,然後,木下好像拿著疑似鈔票的紙張走過來。」黑田用事不關己的平靜語氣說出眼睛看到的事情。

       木下笑容滿面的走進櫃台,熟練地操作收銀機,叮咚一聲錢箱跳出來。接著,他拿出展示櫃中的蛋糕,切成四塊,其中兩塊包一起,另外兩塊則是個別包成一個。

     「為什麼要包成這樣啊?」黑田好奇地問。

     「這個問題要請教常盤結衣小姐。」木下笑瞇瞇地回答。

     「你連對方的名字都問到?」明智大吃一驚。

       木下將包好的蛋糕全部放進冰箱,轉身接話:「常盤小姐在等她的情人下班,蛋糕要先暫時冰起來。」

     「看樣子結果已經很明顯了。木下,你今天六點就直接下班。」店長織田不知何時走過來,語氣平淡地宣判賭局結果。

 

       到了快打烊的時間,店內顧客只剩常盤,她隨手撥弄幾下垂在耳邊的髮絲,快速收好東西,拎著包包走向櫃檯。

        一期一振不等對方開口,直接轉身從冰箱拿出裝好的蛋糕放在櫃子上。「這是您的蛋糕。」

      「謝謝。」

      「木下,另外兩塊個別裝的蛋糕也是這位小姐的喔。」明智見到同事只給客人裝了兩塊蛋糕的紙盒立即出聲提醒。

     「我沒有弄錯喔。」一期一振笑著說:「那兩塊蛋糕是常盤小姐要請你們兩位吃的。」

     「為什麼?」

       黑田滿臉疑惑,而一期一振帶著微笑,望向使用常盤結衣當稱呼的審神者,她稍微張大眼睛然後發出呵呵的聲音。

     「那是感謝你們照顧拓也的謝禮,紅茶戚風蛋糕是這間店的招牌甜點呢。」

       明智和黑田一時無法理解對方的意思而感到茫然。

     「常盤小姐在等待的對象就是木下吧。」織田冷靜道出他觀察到的狀況。

     「是的。」

     「啊啊啊!木下你太卑鄙了!」弄清楚狀況的明智這才知道自己跟黑田都被耍了。

       一期一振哈哈大笑,他知道同事們並沒有生氣,這只是一個無傷大雅的玩笑,在本丸裡他沒有可以互相打鬧的對象。突然,他想起審神者跟鶴丸國永的互動就是類似這樣。

       原來,和同事之間的單純互動是如此輕鬆愉快,相處起來沒有壓力的感覺非常棒。一期一振到現在才真正體會沒有利益與階級的人際關係是多麼珍貴與可愛。

 

       返回居住處的路上,審神者看著走在前方的一期一振背影,輕輕戳幾下他的腰際。

     「你啊,還真是會利用機會。」

       一期一振發出呵呵的笑聲,抓住審神者的手牽著。

     「這可能是巧合製造的錯覺。」他避重就輕。

       審神者瞇起眼,被牽住的手不安分地扭動著。

     「你跟同事提出賭局時就已經想過全部的狀況。你特別向我提到同事們很照顧好幾次,接著說紅茶戚風蛋糕是店內招牌甜點,你很想吃,但錢不夠。」

     「這些都是事實,有什麼不對勁嗎?」一期一振鬆開審神者的手。

     「沒有不對勁,因為這一切都是你順水推舟所產生的效果。店鋪業績增加、同事們能吃到價格較高的甜點、這個人情光環你放到我身上,讓我覺得開心,可說是全贏的局面。」審神者仔細分析自己看到的狀況。

       一期一振點點頭笑著回答:「大部分確實如您所說的,但您少講了一件事。」

       審神者思考一會兒,還是想不出所以然,於是問到:「是什麼?」

       一期一振湊到她耳邊低聲道:「今天,我多出一個半小時的時間跟妳在一起。」

       當審神者會意過來時,一期一振已經走到下一個街口。

 

       晚餐過後是放鬆的休息時間,一期一振將熱氣騰騰的紅茶放在審神者面前。

     「謝謝。」

     「不客氣。」他入座喝了一口熱茶,開口問:「您要到店裡怎麼都不跟我打招呼呢?」

     「這樣才能觀察和紀錄你的其他面向啊。」審神者盯著筆記型電腦畫面。

       一期一振挑眉,起身走到她旁邊,螢幕上是他在咖啡店工作的影像,而他完全沒察覺自己正被對方注視著。

     「你已經很習慣我的視線,所以才不會特別注意。」

     「沒想到,您默默觀察我已經有好幾個月,我都沒有發現。」

     「那當然,只要我不想在人群中被你發現,你是絕對看不到我的。」審神者有些自傲地抬高下巴,「所以,我很適合當你的觀察員吧。」她輕啄對方的嘴唇,露出驕傲的勝利笑容。

       一期一振瞇起眼,俯身摟住審神者。

     「基於禮尚往來的精神,現在讓我仔細觀察妳的一切吧。」

       審神者關掉筆電的電源,並把它闔上。

     「那麼,我們可以互相觀察。」

       雖然不能用相機留下一期一振被反將一軍的樣子,但大腦的記憶倉庫可以保留今日的感覺與心情。

 

 

4.整理

 

       街道及建物被雪白色的地毯覆蓋著,天空飄著鵝毛般的細雪。室內在暖爐的保護下,將冰冷刺骨的寒氣阻擋在外面。

       一期一振坐在客廳使用筆記型電腦,他穿著長袖襯衫加上一件羊毛背心感覺有點熱,於是解開位在領口處的兩顆釦子,突然,有人從背後勾住他的脖子。

     「你在做什麼?」審神者親暱地磨蹭著他的臉頰。

     「整理照片,我想做成影片跟弟弟們分享在21世紀的生活。」一期一振溫柔地撫摸審神者的頭髮。

     「喔,那你要跟他們分享什麼?黃金週假期的四天三夜溫泉之旅、五月兒童節在公園出現的鯉魚旗海、梅雨季節時看到的繡球花海、仙台七夕的祭典、盂蘭盆節的放水燈、夏季廟會等等,每個月都有活動呢。」

     「我是計畫用月份當段落,內容除了當月的慶典、活動還有日常生活,比如,七八月會看到小孩們在自家門前或院子裡,擺放充氣泳池玩水。在街上的青少年三五成群,每個人手中都提著裝游泳用具的袋子,這是夏季部分的日常風景。」

       他點開命名為7月日常生活的資料夾,裡面有許多孩童住家庭院或門口玩水的照片。

     「哇喔,你拍了好多,大家的表情看起來都很自然呢。喔喔,你還有去山田家小孩的生日派對。」

       一期一振在社區圖書館擔任兒童館的說故事志工,因此認識許多住在附近的孩子。

     「我想回應那孩子的熱情,所以當天拍了很多照片,留下美好時光的記錄,讓她在未來的歲月中能一再回味。」他的五官與臉孔變得非常柔軟。

       審神者瞇著眼,用揶揄的口吻說:「你搞不好是那孩子的初戀呢。」

     「嗯,所以,我絕對不會跟她獨處。」一期一振關掉生日派對的資料夾,她知道這是此話題結束的意思。

     「那麼,我也來整理照片吧,我想做同居生活一年的記錄影片。」審神者要起身時,被一期一振拉住。

     「跟弟弟們分享的照片快整理好了,等我一下。」他稍微使力把審神者往下拉,湊上她的唇邊親吻。

     「整理同居時光的回憶照片,我也要參與。」舌尖意猶未盡地劃過審神者的唇縫,接著才鬆開對其手臂的束縛。

     「嗯,那我先去準備晚餐吧。今天是平安夜,我不太想煮,買速食店在促銷的烤雞全餐,再加一個蛋糕,如何?」

     「尺寸不要買太大,幾天後就要回本丸了。」一期一振對正要離開起居室的審神者提醒到。

     「我知道。」

 

       清掉晚餐的痕跡,一期一振跟審神者坐在餐桌前整理及挑選照片檔案。

     「秋天到京都賞楓是我第一次見到您穿和服的模樣,非常好看,您很適合穿和服。去清水寺的路上有不少遊客要求跟您合照呢,有考慮回去後把和服當成日常穿著嗎?」

       對於一期一振熱情的提議,審神者則是不以為意的回答:「與其說我很適合,不如說是你很會配色,和服、綁帶、蝴蝶結、襟、繫繩、外套、披肩、包包、髮飾甚至連木屐都是你挑的。」

       她不得不承認一期一振擁有絕佳的美感,他的搭配連出租店店員都齊聲讚不絕口,甚至還有其他顧客過來徵詢和服的穿搭建議。

       一期一振開心地呵呵笑幾聲,然後湊到她耳邊低語:「因為我很了解妳,所以我很清楚如何在穿著上凸顯妳的魅力。」

     「是是,現在請你在挑選照片上面發揮這項專長。」審神者蹙眉推開他的臉。

     「如果妳的頭髮可以盤起來,就會有更多選擇。」一期一振用帶著些許遺憾的神情撫摸審神者貼齊耳根的髮尾。

     「你希望我留長頭髮嗎?」

       一期一振的眼神看起來有些動搖,接著他露出笑容回答:「是的,我有這樣的想法,但我更喜歡依循自身喜好做選擇的妳。」他在審神者額頭上落下一個吻,「妳按照我的喜好做事情,我的愛並不會因此而增加,我渴望的是做自己的妳。」

     「嗯,我知道了。」她開始回應一期一振的深情,然後騰出一隻手關掉電腦電源,「整理留到明天再繼續吧。」

     「好的。」一期一振稍微挪動身體,將臉埋進審神者的頸項間,「時間過得還真快,彷彿前幾天才剛到這裡,過幾天就要回本丸的感覺好不真實。」

     「是啊,在本丸裡,我們的時間會被其他事情瓜分,每次相聚總會覺得時間很緊迫,像現在這樣理所當然的兩人世界就要結束了呢。」

       一期一振把審神者拉過來,讓她跨坐在大腿上,帶著撒嬌意味地磨蹭著她的臉頰,用悶悶不樂的語氣說:「在這裡,我會很想念弟弟們,回去之後,我大概會極度想再回到這個時間,回到我們同居的日常生活裡。我很貪得無厭,對吧?」

       審神者沒有答話,只是用撫摸的方式安慰他。

     「有時候,我會覺得現在的生活才是現實,本丸、時空溯行軍、刀劍付喪神全部是一場夢。」一期一振稍微推開審神者,讓彼此保持在能看到對方的臉而身體又緊貼著的距離。

      審神者不發一語的凝視著他,然後輕輕撞一下對方的額頭。

    「明天要開始整理物品、行李、生活的回憶和心情。」

 

 

5.結束

 

       腳落在空無一物的房間裡,產生放大足音的效果。環視空盪盪的起居間,一期一振頓時覺得胸腔湧出一股難以排解的鬱悶。

       承載和審神者共同生活記憶的家具、物品、器具、紙本文件、相片,那些能被裝箱搬走的實體物已經全部送回遙遠的未來時空。

       然而,他最想帶走的,卻是這個空間獨有的氛圍,但是,它無法被任何事物捕捉,只能留在這裡。直到下一個房客入住時,屬於他們的氛圍就會被沖淡然後消失,彷彿他們從未在此處生活過。

 

     「一期,回去的時間快到了。」審神者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是的。」一期一振落寞的表情,讓審神者踏入起居間。

     「怎麼了?還是覺得依依不捨嗎?」她緊緊抱住露出脆弱一面的親密伴侶。

     「嗯,我想把整個空間搬回去,這裡存在一些相片、影片、文字無法補捉到的事物,它們太抽象,無法被具體化,只能存在空間裡。」

       這個回答讓審神者啞然失笑,她輕拍著一期一振的背部,語氣溫柔地說:「你啊,有時候就是太執著,太想要得到全部,太想要一切圓滿。」

       她感覺環繞在背後的手臂收緊力道,這才意識到此話惹得他很不愉快,審神者在心中嘆口氣,思索著如何安撫正在鬧脾氣的情人。

     「不過,我很高興喔。因為,這表示你非常重視我們之間的相處。」

       一期一振對她身體的束縛有稍微放鬆,審神者繼續加把勁,「只要在一起,不管到了哪裡都能共築屬於我們的空間。」

       沉默不知何時封鎖了房間,直到一期一振嘆口氣才解除。

     「那只是理想,現實中的我們沒有太多選擇。」他放開審神者緩緩走到通往陽台的落地窗前,看著在街道上行走的人們。

     「21世紀的生活與工作經歷,讓我知道自己跟人的差異,人們擁有選擇未來的能力,想當律師、想跟心愛的人共組家庭、想要成為父母,這些選項都不會出現在我的生命中。」他的深呼吸是審神者聽不見、看不見的撕裂傷口。

     「因為,我是刀劍付喪神。」原本只能看到背影的他,轉過身,露出一抹像是在哭泣的笑容。

     「我的思想、意識、情感、靈魂……如果我有的話,全部都是在時空管理局允許之下才能存在,這樣的我,跟一件物品有何差別……是有差別,起碼我能意識到自己發生了什麼事情。」

       審神者把手貼在他的臉頰上,微熱的溫度溶解他心中的冰層,化成眼角的淚水。

     「或許,你不應該參與這項任務,有時候,無知是一種幸福。」審神者的話讓一期一振不停搖著頭,像是要徹底甩開這段話。

     「不!即使可以重新來過,我依然會做出一樣的選擇。」一期一振的語氣非常堅定,「與妳共度的平凡生活是無可取代的珍寶,我非常高興自己能擁有這個寶物。」

     「可是,本丸對現在的你來說就像是一個箱庭世界吧。」

     「嗯,有時候或許會覺得它是個窒息的狹隘,但我的家人都在這裡,所以,我願意被束縛。」一期一振摟住審神者,輕輕搖晃,「而且,那裡充滿著屬於我們的回憶,雖然沒有長遠的未來,但我們擁有彼此。」

       知道他已經沒事的審神者輕笑一聲,雙手戳弄一期一振敏感的腰際,直到他受不了討饒才停手。

     「拍張幾張合照才離開吧,相機跟腳架我放在玄關處的行李袋中。」審神者的建議獲得一期一振無條件的採納。

 

     「還有東西留在這裡嗎?」審神者正在玄關的落塵區穿鞋子。

     「沒有,我已經全部確認過。」一期一振從過去當作寢室的空房間走出來。

     「很好。我們回去吧,大家已經準備要迎接我們了。」

 

       喀鏘。

 

       鑰匙鎖上門的瞬間,一期一振發現在21世紀生活一年的自己被留在裡面,現在站在這裡的是身為戰士的他。

       生活將再度充滿刀光血影,這些是屬於刀劍戰士的日常。

 

-完-


25 Dec 2017
 
评论
 
热度(18)
© 曹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