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刀劍亂舞二創為主,乙女向,配對: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源氏兄弟X女審神者,也會有無CP單純是刀劍互動的故事。
偶爾會有原創繪圖或是其他同人文插花。
夢百以自創公主X卡利班恩為主
文章多是1000~1500字之間的短篇,如果是有連續性會在文首說明,有部分短篇之間互有關聯,但分開閱讀不會有影響劇情。
 
 

頭套奇緣 (狐之助、鶴丸國永)

搞笑走向,短篇完結

審神者與壓切長谷部是串場

我家的貓最近一個月因後腳指頭受傷潰爛,需要戴頭套靜養,牠憂鬱的模樣(頭套摘下就活力四射,到處搗蛋搞破壞)讓我產生這個無腦的搞笑片段。

 

※※※※

 

       最近,狐之助走路的姿勢不太一樣,感覺是用三隻腳走路,審神者問牠怎麼了,狐之助回答後腳的指縫似乎卡了東西。

       審神者想幫牠看一看,但被拒絕了,狐之助很認真表示牠自己可以處理。

       一星期後,狐之助變成用一拐一拐方式的走路,而牠的後腳散發出陣陣腐爛的味道。

       在近侍的協助下,審神者強行將狐之助裝進提袋中,送去獸醫院。

     「不要不要不要!」狐之助死命抓緊袋子,還伸出指甲扣緊布料纖維,拒絕離開提袋。

     「你的腳都爛掉化膿還說不要,是想等著被截肢嗎?」審神者氣極敗壞地把袋子翻過來,將狐之助倒出來。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好痛好痛好痛!」狐之助被審神者抓住而放聲大哭。

     「醫生麻煩你了。」審神者無視狐之助的掙扎與哭喊,抓起牠拼命想隱藏的後腳給醫生看。

       醫生撥開被體液和膿黏住的指縫,檢查一會兒後,說:「我先清洗傷口,等下拍個X光,看看傷口內是否東西卡著,這指頭腫的很大。」

       診療室內充滿彷彿正在進行屠殺的哀號與尖叫。

     「傷口內沒有異物,不過細菌感染已經影響到骨頭,所以要吃抗生素,我會把傷口組織切片送去化驗,下星期回診時就能收到報告,外傷的藥早晚都要擦,上藥前必須先用優碘清洗傷口喔。」醫生交代完畢,審神者就帶著狐之助到外面等候取藥。

 

       回到本丸,審神者命令近侍與一名刀劍分別抓住狐之助的前腳及後腳。

     「不要不要不要!這是虐待動物!虐待虐待虐待!」

     「醫生都說你再繼續舔傷口就可能惡化到要截肢,還把腳上的藥都舔掉,你是想要用三隻腳走完後半生嗎?」

       在刺耳的喧嘩吵鬧聲中,審神者替狐之助上完藥,然後拿出一塊缺邊的圓形塑膠片。

     「為了避免你再舔傷口,痊癒前都要帶頭套。」

 

     「角落怎麼有一團黃色毛球?」鶴丸指著房間牆壁邊的球狀物。

     「那是狐之助,牠現在心情不好,別吵牠。」長谷部的回答聲調沒有高低起伏。

 

       戴上頭套的狐之助變得相當憂鬱,時常做出厭世的舉動,比如牠會躺在浴室或廁所門口,當有人要挪開牠時,狐之助就用此生無望的語氣說:「請把我當成腳踏墊,盡量從我身上踩過去吧。」

       為了讓狐之助心情好轉,粟田口派的短刀集資買了一盒名店的豆皮壽司,當狐之助要開動時,頭套邊緣撥到盤子,整盤豆皮壽司就這樣翻到泥地上滾了一圈。

       這天,大家花了許多功夫才將想不開的狐之助從屋頂上抓下來。

 

       一日,狐之助坐在緣廊發呆時,鶴丸笑嘻嘻地走過來。

     「吶吶,如果頭套有造型變化,心情會不會好一點?」

     「我比較希望它消失。」

     「別這樣嘛,主上也是關心你啊。」

       狐之助哼哼幾聲就撇過頭不說話。

     「我有好東西要給你喔。」這句話讓狐之助快速轉過頭,尾巴興奮地搖擺著。

     「噹啷。你看,這是花朵造形的頭套,還可以選擇花瓣數目喔,你要幾片花瓣?」

       狐之助愣住了,接著哇一聲開始爆哭。

     「壞人!你是壞人壞人壞人!超級壞壞壞壞壞!我最討厭鶴丸!討厭討厭討厭!」然後哭著跑掉。

       鶴丸一臉茫然地望向身旁的長谷部問:「為什麼會這樣?」

       長谷部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回答:「也許你把頭套戴上就會知道。」

 

       事後鶴丸每天買豆皮壽司給狐之助賠罪,直到牠腳上傷口痊癒。

       頭套摘下的當天,審神者抱著狐之助來找鶴丸。

     「你要為牠的肚子負責。」

     「啥?」

     「狐之助戴頭套期間都過著吃飽睡,睡飽吃的生活,運動量已經不足了,你還每天照三餐餵牠吃豆皮壽司。醫生都還以為牠懷孕了。」審神者把肚子脹的像顆圓球的狐之助塞給鶴丸。

     「你的工作就是讓牠的肚子變回原本樣子。」

 

—完—

 

後記

 

       打完之後才覺得鶴丸換成御手杵似乎更適合,問了一下別人的意見,我被『遲鈍有像阿杵,但他不太會出現積極的行動力(直接買新頭套、買豆皮壽司賠罪)』的想法給說服,所以繼續讓鶴丸背這個鍋,我是不覺得鶴丸會察覺不出狐之助在意的點,但在沒有更適合這個角色的刀劍出現前,只好麻煩鶴丸了。

       這個腦洞的靈感除了我家的貓之外,還來自YouTube的【黃阿瑪的後宮生活】阿瑪住院記這支影片,在影片3:50時出現的花瓣造型頭套,還有4:40左右主人說阿瑪花你有幾朵花瓣,然後就誕生此篇短文的腦洞。

       我家的貓也是過著吃飽睡睡飽吃的生活,每次去量體重都比上次重,醫生被快速上升的體重嚇到。


27 Jan 2018
 
评论(2)
 
热度(15)
© 曹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