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刀劍亂舞二創為主,乙女向,配對: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源氏兄弟X女審神者,也會有無CP單純是刀劍互動的故事。
偶爾會有原創繪圖或是其他同人文插花。
夢百以自創公主X卡利班恩為主
文章多是1000~1500字之間的短篇,如果是有連續性會在文首說明,有部分短篇之間互有關聯,但分開閱讀不會有影響劇情。
 
 

【同居30題】第8題、第22題、第29題〈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

題目來源

注意:

背景:現代paro

女審神者是軍嬸

審神者設定

內文為軍嬸第一人稱

一期的職業是律師

乙女向

其他同居三十題

第1題、第3題、第13題    第9題、第16題、第18題

第10題、第24題、第30題  第12題、第14題、第20題


※※※※


 

8. 吐嘈對方的生活習慣

 

       晚上十點左右我從公司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家,因為實在太疲倦了,一進門就踢掉鞋子,包包直接扔在地上,接著邊走邊脫衣服。我先到廚房解決口渴的問題,然後拿了一包蘇打餅乾,最後才走進客廳倒在柔軟的沙發椅上。

       打開電視,剛好正在播我喜歡的喜劇片,於是我就順理成章的躺在沙發吃餅乾,三不五時哈哈笑幾聲,這些聲音引起同居人的注意。

     「回來怎麼不出聲呢?」一期一振從書房出來,臉上掛著溫和的微笑,當他見到散落一地的衣物時,表情整個僵住。

     「我等下會收拾啦。」我一邊咬餅乾一邊說話。

     「真是的,回來換下的衣服應該要放進洗衣籃,怎麼全部丟在地上。」他嘴上如此唸著,同時幫我把衣服全部撿起來,包包就掛在我書房的門把上。

     「嗯,可是洗衣籃太遠了,我沒有力氣走到那裡。」我繼續吃餅乾。

       一期一振在我身上蓋了一條薄被,皺著眉頭開始唸:「雖然是夏天,但妳這樣會著涼的,都已經是個成年人了,生活習慣還這麼散漫。」

     「哪有散漫,這只是偶爾為之啊。」我不服氣地反駁。

       一期一振瞇眼,露出不以為意的表情,「妳只要晚上沒在家裡用餐,回來幾乎都會躺在沙發椅上吃東西看電視,這是『偶爾』嗎?」

       我縮著肩膀,有點心虛地移開視線,「我事後都會清理沙發啊。」

     「洗完澡經常沒擦乾身體就走出浴室,在地板上留下一串濕腳印,頭髮也不先吹乾就開始看書。」他開始細數我的缺失。

     「我都有把地板擦乾啊。」我撇撇嘴。

       一期一振拿走我手中的餅乾,然後整個人壓到我身上。

     「環境清理是其次,重要的是,這些習慣會讓妳的身體變虛弱,很容易生病。」

       本來我想吐嘈他睡覺時會將棉被捲到自己身上,讓我整晚沒被子可用,但他臉上的表情充滿擔憂與不捨,使我打消這個念頭。

       我用帶著安慰意圖的心情撫摸一期一振的臉頰,「抱歉,讓你擔心是我的不對,我會注意的。」同居的日子過了六個月,生活早已從『我』變成『我們』,而我到現在還是相當沒自覺,真該好好反省。

       一期一振瞇起眼睛,嗯了一聲後親暱地磨蹭著我的臉頰,「妳好像還沒洗澡,需要我幫忙嗎?」

     「只能幫忙喔,我今天真的很累了。」我摟住他的脖子,嗅聞著他慣用的洗髮精香味。

     「要泡澡嗎?」一期一振解開我的胸罩背扣,輕輕觸摸我的肩胛骨。

     「要,然後你還要幫我擦身體、穿衣服、吹頭髮。」我的雙腿如藤蔓般纏繞上他的腰際。

       一期一振呵呵笑幾聲,柔軟的嘴唇在我的肩膀上輕點幾下後,湊到我耳邊低聲問:「還有別的需求嗎?」他的手在我的背部滑動著。

       我的嘴角不由自主地高高舉起,「我現在沒有半點力氣,所以,請你抱我去浴室吧。」

     「為妳服務是我的榮幸。」一期一振將我橫抱起來,緩緩走向浴室。

 

—END—

 

後記


此文的靈感來自韓國繪者裴城太所著《從你和我,變成我們》中的這張圖

要開日常生活片段的腦洞,這類描繪情侶或夫妻間互動的插圖本是我的參考來源。
PUUUNG 的《愛‧小時光》系列也是。


 

22. 一場飛來橫禍

 

       今日上班途中,我在車站階梯一腳踩空,於是就直接摔了下去,包包裡的物品散落一地,幸好有幾位熱心的路人幫忙撿東西,才沒讓我遲到。

       中午我感覺到左腳的腳踝刺痛灼熱,低頭檢查就看到一顆紅色半圓形的腫包,走路變成一件非常艱難的工作。我趕快請同事幫忙跑腿買冰塊跟毛巾,雖然很想要下午請假去看醫生,但有幾個急件今日必須處理掉,所以我熬到下班才坐計程車去醫院。

       當我放鬆緊繃的情緒,靠著椅背休息時,才突然想起今天跟同居人有晚餐約會。那間餐廳非常難預約,同居人透過各種關係牽線好不容易才訂到位子,我不想掃興也不想讓對方的努力付諸流水,所以請司機轉往餐廳的方向。

       現在是下班時刻,整條馬路塞滿車子,彷彿這裡是大型停車場。眼看約定的時間就快到了,我心一橫結清車資,然後用奇怪的姿勢在人行道上奔跑。

       好不容易趕到目的地,扭傷處傳來陣陣讓頭皮發麻的灼熱刺痛,但我還是硬撐著走進餐廳。

     「一期,很抱歉,我遲到了,真的很對不起,這頓我請客。」

       在一期一振開口之前我趕緊低頭道歉,但是,他久久沒有回應,我以為他非常生氣,所以不敢把臉抬起來。最後,一隻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接著奪走我的包包。

     「我們回去吧。」平穩的聲音聽不出一期一振此刻的情緒。

       當我還處於茫然混亂時,一期一振已經叫了計程車,並摟著我走到外面。

       我想說點什麼,可是一開口就被他嚴厲的聲音堵回去。

     「回家再談。」冷漠的語氣讓我的心涼了半截。

 

       踏進家門後,沉默依舊籠罩在我們之間。腳踝的疼痛再加上飢餓,讓我的情緒崩潰,我開始哭著不停道歉,但心裡卻覺得萬分委屈。

        一期一振只是將我打橫抱起放到客廳的沙發上,因為我的情緒相當激動,所以沒有注意他在做什麼。

       當一個冰冷的物體貼在扭傷處,減緩灼熱的刺痛感,我才漸漸冷靜。

     「感覺好點了嗎?」一期一振把我扭傷的腳放在他半跪的大腿上,用毛巾包裹著一袋冰塊冰敷著。

      我抽抽噎噎地點點頭,他看起來似乎鬆了一口氣,「受傷了怎麼都不告訴我呢?」說著拿起一條溫熱的溼毛巾擦拭我的臉。

     「……好不容易才訂到餐廳,我不想讓你的努力變成白忙一場。」我吞吞吐吐地回答。

       一期一振露出苦笑,他撐起身子抱住我,「餐廳再訂就好,可是,妳的身體不見得有重新開始的機會,所以,我很生氣喔。」最後一句話讓我的心臟瞬間緊縮。

     「……對不起……真的很抱歉。」我感覺抓著他襯衫的手,正在微微顫抖。

       一期一振嘆口氣,用力抱緊我,「妳知道我生氣的點是什麼嗎?」混亂的腦子理不清思緒,我只能搖搖頭。

     「我在氣妳沒有告訴我『妳受傷了』。我知道妳是拖著腳傷趕來赴約,這份心意我很感動,可是,妳覺得我有辦法看著妳蒼白的臉色吃飯嗎?」

       當我意識到自己帶給他的痛苦,同時也感覺到他細心的呵護,心情處於愧疚與喜悅的矛盾中。

     「我答應你,我不會再這樣勉強自己,對不起。」這個道歉才是一期一振想聽的,他柔和的眼神與表情如此告訴我。

     「我叫了壽司外送,有妳喜歡的海膽喔。」一期一振在我的唇上輕啄幾下,然後將用毛巾包起的冰塊袋放在我手中。

     「哇喔,聽起來很不錯。」鬱悶的情緒瞬間一掃而空。

       一期一振起身走向廚房,他一邊捲起袖子一邊問:「再煮個豬肉味增湯如何?」

     「太完美了!」如果我的腳沒受傷,現在大概已經衝過去跳到他背上。

       一期一振哈哈大笑,接著轉身用溫柔的語氣說:「等下就一邊享用美食一邊聽妳說受傷的原因吧。」

     「喔,那沒什麼,就只是我自己不小心。」

     「不對。」一期一振語氣嚴厲地反駁我,「跟妳有關的事情,對我而言,都是非常重要。」

       今天,因為意外受傷讓期待已久的晚餐約會泡湯,但我的心情並不糟糕。

 

—END—

 

 

29. 意外的求婚

 

     「在想什麼?」

       問題帶著溫熱水氣一同被送進耳朵裡,叩響我的意識大門,然後,才知道自己正被同居人摟抱著。「沒什麼,只是稍微發呆罷了。」我不願意分享情緒,便輕輕推開同居人,走進廚房準備泡茶。

     「一期,放開我。」雙臂被圈住,使得簡單的煮水工作變得困難重重。

       拘束的力道加重。

     「不要,除非妳願意告訴我,妳在想什麼?」一期一振強硬地將我拖到餐桌邊,然後我把壓在桌面上。

       一向待人處事溫和有禮的他,現在感覺變得冷酷蠻橫,強烈的反差讓我倍感驚嚇,因而喪失言語能力。察覺到我的恐懼,一期一振露出歉然的表情。

     「抱歉。」他把身體自由行動的能力還給我,自己帶著悲傷的神色往後倒退幾步。

     「最近帶妳回京都老家時,我感覺妳總是心事重重。」一期一振看起來有些惶恐,他停頓一會兒,才問道:「是因為他們經常問何時要結婚嗎?」

       我的沉默加深一期一振的不安,於是他急切的說:「我會告知家人不要再提這件事情,很抱歉造成妳的壓力。」

     「不是這樣。」我搖搖頭,這個動作意外地將一期一振臉部的血色全部刷掉。

     「上個月,我的哥哥跟姊姊都到國外工作,爸媽在兩個月前搬到北海道,我在本州已經沒有關係密切的親人,所以……感覺很失落。」

       跟一期一振到他成長的家時,我覺得自己像個局外人,雖然他們都很熱情的接待我,但隔閡感並未完全消弭。親人都離我遠去的今日,參與他們的家族團聚讓我更加難受。

     「……我不行嗎?跟我在一起,無法讓妳覺得安心嗎?」一期一振非常受傷。

     「不……對不起,我無法準確說明自己的感覺跟想法為何,或許因為他們是我從小到大一直在身邊的親人,這份親密感無法被替代。」我感覺胸口有些燥熱,很想釐清自己的情緒,但越努力感覺就越混亂。

       一期一振將我攬進懷中,親暱地磨蹭我的臉頰。

     「我沒有要替代他們的意思,我知道,一起生活成長的親人有多麼特別,我也無意剝奪他們在妳心中的位子。」

       溫柔的吻如同綿綿細雨,落在我的額頭、眼皮、鼻樑、臉頰,最後停駐在唇上。

     「親人不是只有透過血緣才能擁有,我想跟妳建立非血緣連結的親屬關係,想跟妳一起創造未來的生活記憶,想牽著妳的手迎接人生的黃昏。」

       一期一振的規畫將我心中的陰霾掃掉大半,我呵呵笑幾聲,輕咬他的嘴唇。「你剛剛不是說不會再提這件事情?」他的舌頭飛快竄進來,糾纏不休,直到氧氣快耗盡。
     「剛才是說不讓別人提,如此重要的事情,應該由我自己來說。」他靠著我的額頭,用鼻尖刮擦我的臉頰。

     「過去我以為自己無法對親人以外的人付出感情,但妳的出現改變我的世界規則。如今,我已在親人的區域為妳空出一個位子,妳呢?」

 

—END—

 


後記


      這篇靈感來自已婚友人,朋友的兄弟姊妹原本在鄰近縣市工作,最近因職務異動調離,朋友說不知為何感覺就是有些失落,明明沒有很常去找親人,但當對方不在身邊後就開始覺得寂寞。


18 Feb 2018
 
评论
 
热度(25)
© 曹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