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刀劍亂舞二創為主,乙女向,配對: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源氏兄弟X女審神者,也會有無CP單純是刀劍互動的故事。
偶爾會有原創繪圖或是其他同人文插花。
夢百以自創公主X卡利班恩為主
文章多是1000~1500字之間的短篇,如果是有連續性會在文首說明,有部分短篇之間互有關聯,但分開閱讀不會有影響劇情。
 
 

空氣新刊大意



    這是噗浪跟風的回文,我寫的大意跟標題可能產生的期待會有落差,比如看起來是搞笑的<當檢非來敲門>被我寫成政治鬥爭、日常生活小品的<編髮的多樣性>被我寫成淡淡的哀傷,當然不是全部都有這樣的反差,但想說還是預告一下,讓大家做好心理準備(我不想被K


 

九芎大包平、鶯丸/古備前摩托車日記

 

   「它叫摩托車,是時空管理局研發單位的新作品,高層似乎考慮用這個代替馬,總之,長官命令試用它一個月。」審神者拍了拍摩托車的坐墊,「所以,大包平,就麻煩你使用它,鶯丸負責做紀錄。」

   「為什麼我要使用這個鬼東西?」大包平一臉不爽。

   「我相信以你的能力絕對可以駕馭它。」審神者死都不會說是因為他剛好經過而已。

   「哼!」大包平雖然還是一臉不屑,但似乎已經接受這份差事。

    審神者大略說明一下摩托車的使用方式,就被狐之助叫進去。

   「嗯,按一下這個按鈕,然後轉一下這個把手,就會移動了。」大包平依照審神者的指導成功發動摩托車。

    摩托車發出噗噗的聲音,大包平一時太興奮,因而忘記審神者的告誡--不可以把油門轉到底。在鶯丸眼中,摩托車載著大包平咻一聲就飛向遠處的田地,輪胎撞到田埂,大包平騰空飛起,栽進剛翻過土的田地裡。

    鶯丸在記錄本上寫下第一個句子,『摩托車需要慢慢來,不可操之過急。』

 

    之後,大包平在本丸使用摩托車時,時速被限制在20。

   「這種速度只能超越烏龜,這樣騎是能測出什麼鬼東西啦?」大包平不耐煩地大叫。

   「你不這樣騎,一期一振、江雪左文字和長谷部會把你跟摩托車綁在一起丟出本丸。」鶯丸一邊寫紀錄一邊解釋。

   「測試期怎麼還沒結束啦?」

 

狐兒小狐女審/編髮的多樣性

 

   審神者擁有一雙能賦予頭髮生命力的巧手,不管是多麼粗硬的髮質,經過她細心整理與保養,就會變成柔軟的嫩草,重視自己一頭銀白色長髮的小狐丸自然與她非常親近。

    某日,審神者對小狐丸提出一個請求:「可以借用你的頭髮練習編髮嗎?」

    高馬尾、重點束馬尾、側馬尾、各種辮子造型等等,小狐丸每日變換不同造型的頭髮羨煞旁人,不知為何,對於頭髮,審神者只願意花時間與心力在小狐丸身上,受到主人特別待遇的他自是非常高興,但他也沒漏看審神者的笑容一天比一天黯淡。

 

    一日,審神者收到一封私人信件,她看完信之後臉色瞬間刷白,不管刀劍怎麼問,她始終如同一塊石頭般沉默。

    沒多久,審神者病倒了,經過刀劍們細心照顧,身體有好轉,只是她的精神狀況相當萎靡不振。

 

    這天,小狐丸一如往常地送藥湯給審神者,她喝完之後,第一次主動開口說話:「可以讓我幫你梳頭髮嗎?」

    房間裡只有梳齒滑過髮絲的聲音,直到審神者打破寂靜。

   「如果,我能選擇的路跟長髮一般擁有多種變化,那該有多好……」

    小狐丸從審神者的自白得知,她始終透過他看著另一個人,而銀白色的長髮就是連結橋樑。

    小狐丸只是靜靜地傾聽著,什麼也不說。

 

洛雅髭切女審/危險平衡

 

    審神者最近開始練習寫書法、打坐,並經常到射箭場觀摩,這些改變不影響本丸運作,因此刀劍們並不在意,似類活動對修身養性有助益,多數刀劍對此抱持正面看法。

 

    從事物表面下判斷難免會有偏頗,畢竟,動機是無法輕易被肉眼察覺,仔細觀察審神者的神態,就會感覺她其實心神不寧。有些刀劍注意到這微妙的差異,較為熱心的會以旁敲側擊方式去關切,但沒有什麼結果。

 

    審神者將寫壞的練習紙揉成一團丟進快滿出來的廢紙簍,她心中想著,如果焦躁的情緒可以如此這般被輕易拋棄,那麼,她就不需要做一些過去不曾進行的活動來轉移注意力。

 

    因為她戀愛了,不過只是單戀。

 

    審神者戀慕的對象是刀劍戰士,這件事情嚴重牴觸到她的價值觀。她跟刀劍戰士是主從關係,而且他們不是人類。

    另外,對方的外表及能力都是她望塵莫及的,審神者覺得喜歡上對方的自己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不自量力,但情感的產生是無法被控制。她一直很注意言行,深怕露出破綻。

 

    目前看起來隱藏的很好,只要情感沒得到回應,它就會燃燒殆盡,然後,她就能再次用平常心面對對方。

    此時,突然有個意外訪客闖入。

   「主上,有件事想跟您談談。」來者是髭切,也是她內心混亂的源頭。

   最近,他似乎很常私下來拜訪,審神者希望這只是被愛情沖昏頭的錯覺。

 

梓晶 一期女審/素描簿

 

    審神者在萬屋參與商家促銷活動的摸彩,手氣不錯的她抽到一本高級紙張製作的素描簿,此項意外贈品讓學生時代是美術社社員的她樂不可支,她覺得這是與過去相會續緣。

    開始工作後,審神者每天忙著學習各種新知,心力幾乎耗在處理各種繁瑣雜事,結束忙碌的一天,她已心力交瘁,素描簿的造訪改變審神者的部分生活。

    現在,審神者只要抽空或是有零碎時間就會在紙上描繪眼前的事物,有茶杯、文具盒、點心、庭院一角、工作中的刀劍男士身影,就看她當下想觀察什麼。整本畫完,就買新的繼續畫。

 

    一日,審神者隨手拿起素描簿翻閱,看著看著,突然有種微妙的感覺升起。為了抓住這莫名的感覺,她將所有的素描簿仔細翻看好幾遍。最後,她發現源頭是一期一振的素描,精確地說,是他看向自己的頭像素描。

審神者拿著其他刀劍的頭像與之作比較,找到問題在於『眼睛』,一期一振看著的眼神有股莫名的炙熱,這讓她心跳加快,臉頰有些發熱。

    思緒混亂的同時,腦中浮現兩個疑問,一期一振畫像中的熱切眼神,是他投射在她眼中的情緒?還是,她投射在對方身上的情緒?

 

瀨那醬 三日月,山姥切/手合

 

    即使是初次面對檢非違使,山姥切心頭的壓力也沒有像此刻如此巨大。他的壓力源在旁人看起來或許沒什麼,甚至可說是不值一提,向別人傾吐煩惱,搞不好只會得到「你想太多了」或「別緊張」之類讓他感覺更鬱悶的建言。

    這確實沒什麼,不過只是手合演練的排程表,只是同伴間的武藝切磋,只不過此次的對手是擁有天下五劍稱號的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不僅擁有符合稱號的出色容貌與高雅氣質,也具備所向披靡的實力,是一個他難以望其項背的存在,光是出身背景山姥切就覺得與對方是雲泥之別。

    跟這樣的對象進行手合,感覺是用他的卑微低下去襯托三日月的名門風範,旁人眼裡的自己只是個襯托他人光彩的丑角。雖然,輸給三日月是理所當然的情況,但他卻又覺得非常不甘心。『贏』是山姥切有意識去壓抑的妄想,但它還是會不受控制地冒出來,心情覺得愉悅的瞬間,他開始感到這是不自量力,輸跟贏他都不想要。

    如果,這場手合可以因為什麼不抗拒因素而暫停或就此打住那該有多好,山姥切不切實際地想著。

 

    手合當日,所有安排皆如期進行著,沒有事情脫軌。

 

AZ 粟田口短刀年長組/購物日

 

   「吶,我們還要等多久?」亂藤四郎一臉不耐煩地玩弄自己的頭髮髮尾。

   「外面目前已經沒有聲音,要出去看看嗎?」厚藤四郎的耳朵緊貼著門板。

   「欸,難得可以到現世買東西,為何遇上這種事情啊?晚上要吃壽喜燒耶!牛肉跟青菜都還沒買。」後藤藤四郎打開一罐牛奶開始喝。

   「喂!這是要買回去讓大家在早餐時喝的東西,你怎麼現在就喝掉?」厚皺眉瞪著拼命灌牛奶的後藤。

   「又不知啥時才能離開,牛奶不冰容易壞掉,太浪費了,能喝就快點喝。」說完還丟了一瓶牛奶給厚。

   「早知道就先買耐放的青菜,這樣我們只要拿到牛肉並找到信濃,就可以溜出去了。」亂用手指頭將髮尾捲成一圈一圈。

   「那些被壞人持槍夾持的人們要怎麼辦?我們真的就不管了嗎?」後藤露出不贊同的表情。

   「藥研,你覺得呢?」厚看向從頭到尾都不發一語的藥研藤四郎。

   「我們來這裡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採買壽喜燒的食材。先找到信濃,在湊齊食材,然後我們就離開。」

後藤想說些什麼,但被藥研用手勢制止。

   「刀劍戰士在現世是『不存在』的東西,把事情鬧大,大將會很頭痛,甚至可能被懲處,所以我們要保持低調,跟那些歹徒交手是下下之策。」

    一聽到審神者會被影響,後藤就安靜了。

   「我記得信濃在一樓玩具櫃區,他應該會躲在附近等我們去找。等下出去,先找到這棟購物中心的樓層簡介與地圖,確定撤退路線與物品所在地後,到一樓找信濃。至於那些被當成肉票的人們,我們行有餘力時在幫,一切行動以不曝光為前提。」

 

    開始動作。

 

茅凜全員向/當檢非來敲門

 

    意外總是會挑選時機登場。

 

    這讓他想到在書中看過的莫非定律概念,任何一個事件只要有大於零的機率,就可以確定它必然會發生。

   「吶,檢非違使在外頭說有事相談,怎麼辦?」收到大門守備者這樣的回報。

   『檢非違使』是刀劍戰士與時空溯行軍之外的第三勢力,關於它們的一切像是被濃霧籠罩一般模糊不清,只知道,檢非將另外兩派人馬視為必須消滅的敵人。

 

    開門?不開門?兩者都是難以抉擇的項目。

    本丸的統領--審神者不在,管理權限已全部下放給身為近侍的他,但這件事情在他的認知中,早已超過審神者所賦予的權限。『開門』之後發生的狀況不是他所能承擔。『不開門』又可能會被套上疏於職守的罪名,因此,不管是哪個選項,他都背負著極其重大的風險。

    既然如此,那麼就把『責任』分散出去吧,這件事不能只有他獨自扛決定責任。除了必要的警備兵力外,其他刀劍都被叫去召開全員會議使用的大廣間。

   「開門,可能有引狼入室導致本丸失守的風險;不開門,可能導致錯失和解及獲取檢非資訊的機會。此事攸關主上在時空管理局的立場,茲事體大,不能由我獨斷獨行,請問在座諸位有何想法?」

 

銀楓鶴丸為主的全員向/鬼屋

 

    被指派進行遠征取材的第二、第三及第四部隊全部失蹤,依據各部隊最後回傳訊息的地點進行交叉比對,找到可能是共同失蹤的地點,那是一座長年被霧氣圍繞的森林。

 

    審神者留下底線數量的守備刀劍在本丸,其餘戰士跟著以鶴丸國永為首的第一部隊出發尋找失蹤的部隊成員。鶴丸將部隊以外的成員分成三人一組的模式進行搜索,他將一組人員留在森林外頭,並指示到隔日中午,他們都沒有出來,就立即啟程返回本丸報告審神者。

    進入森林後,鶴丸以定點方式進行逐步搜索,途中,成員依然不停消失,有時只是旁邊的同伴視線離開一下,或是落單就會無聲無息地消失在薄霧中。最後,成員只剩鶴丸及第一部隊隊員,他們在森林深處找到一間建地寬廣的大宅邸,所有失蹤的刀劍戰士都在裡面。

    他們全部穿著古時皇宮貴族宅邸的僕役或武士服裝,其行動及交談就像是在上演古代王公貴族生活的戲劇。大家都忘記自己原本的身分、忘記審神者、忘記本丸。

    與他們交談只會得到「主人不在,請到客房等候」這樣的回應。然而,這座詭異的宅邸除了失蹤的刀劍戰士外,似乎還存在著某些看不見的事物。


16 Mar 2018
 
评论
 
热度(18)
© 曹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