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刀劍亂舞二創為主,乙女向,配對: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源氏兄弟X女審神者,也會有無CP單純是刀劍互動的故事。
偶爾會有原創繪圖或是其他同人文插花。
夢百以自創公主X卡利班恩為主
文章多是1000~1500字之間的短篇,如果是有連續性會在文首說明,有部分短篇之間互有關聯,但分開閱讀不會有影響劇情。
 
 

喝醉(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

看到基友的『刀男發現喝醉酒的審神者倒在他床上的情境』而延伸出的腦洞,原本只想寫片段,但腦洞自己擴張就變成一篇文。

審神者是軍審(審神者設定)

一期女審前提

鶴丸跟審審是非常要好的朋友關係,他們好到鶴丸可以說審神者是猩猩的玩笑話,他在此篇是份量吃重的要角。

 

※※※※

 

   「哇啊,這可真是嚇到我了。」

    鶴丸看著躺在他房間裡的審神者,捂著胸口,一臉心有餘悸,「只是洗個澡,回來就看見一隻猩猩躺在床上,也太刺激了吧。」

    鶴丸用腳輕輕踢審神者幾下,「主上,要睡回自己房間,這裡沒有大到可以容納一隻鶴跟一隻猩猩同住啦。」

   「嗚喔!好重的酒味,妳到底喝了多少酒啊?該不會連倉庫的釀酒都喝光了吧?快起來啦,我的棉被跟枕頭會沾到酒臭味。」鶴丸抓著審神者的小腿用力搖晃。

    這位不速之客咕噥幾聲,「你很吵耶,閃邊涼快去。」翻個身抱緊鶴丸新買的蠶絲被。

   「這裡是我的房間,我是要閃到哪裡去,難到要我在庭院打地鋪嗎?該閃的人是妳啦。」

   「去走廊睡啦。」審神者打了個飽嗝,將棉被捲在身上。

    鶴丸覺得繼續跟耍賴的爛醉者糾纏,是浪費時間、浪費生命的無意義行為,於是他放棄搶救新買的棉被,認命地從櫥櫃搬出舊的寑具。

 

    其實,他並不介意跟審神者共用房間,因為,他們之間有種無法言語的親切感,而彼此也會用最大限度去包容對方。

    鶴丸自認是整個本丸最了解審神者的刀劍,可能正因為太過了解,所以,他們之間反而不會產生愛情的火花,甚至彼此都排斥這個發展。

   「因為不了解而相愛,因為了解而分開。」鶴丸在書中看到這段時,立即聯想到他跟審神者,他們之間達到只要一個眼神與動作就能知道對方想法的程度,但他們永遠不會成為親密伴侶。

    雖然他們很清楚彼此的界線,但旁人並不了解,特別是一期一振。自從他跟審神者成為親密伴侶後,鶴丸覺得他看自己的眼神總會帶著若有若無的警戒與敵意,說敵意是有點誇張,但鶴丸想不出更貼切的詞彙。

    想到這,鶴丸才驚覺讓酒醉的審神者在這裡過夜,會給彼此帶來天大的麻煩。

 

※※※※

 

    三日月點了薰香,伴著月光,啜飲熱茶。當他開始感覺到睡意時,門外傳來叫喚聲。

   「我是鶴丸,三日月,你在嗎?」

    既然對方都這樣問,那他就想假裝不在,不過,來者是鶴丸,他願意撥出一點時間給對方。

 

   「這麼晚了有什麼事情嗎?」三日月拉開門笑著問,他沒有要請對方入內的意思。

    鶴丸說:「進去談。」然後直接把他推進去,並順手拉上門。

   「主上喝醉睡在我房裡,想請你幫忙。」鶴丸開門見山道出此行目的。

    三日月露出饒富趣味的笑容,「既然主上已就寑,就讓她待著吧,擾人清夢非常失禮呢。」

   「你是想看我們被修理吧,一期的脾氣你也知道,這事傳到他那裡,搞不好到了明年都還會被揪著算帳。」鶴丸翻白眼,沒好氣地打翻三日月的如意算盤。

   「那麼,我要怎麼幫忙呢?」三日月臉上依然掛著處變不驚的微笑。

   「這個不難。」鶴丸的表情顯示胸有成竹。

 

※※※※

 

    一期一振習慣在睡前寫日記,以整理或抒發自己的思緒情感,而今天他卻盯著空白紙張遲遲無法下筆。

    回過神,一期一振才發現時間已悄悄消逝十幾分鐘,他按摩有些發酸的頸子,然後無精打采地趴在桌上。

   「晚上好,一期一振。」三日月的聲音在門外響起,「這個時刻還來叨擾,十分抱歉,但事關明日出陣成敗,有些細節要跟你討論,請移駕到會議室。」說話用詞聽起來客氣,但語氣是不容拒絕的堅定。

    一期一振抹抹臉,換個念頭想,這剛好可以讓他轉移注意力,也就起身隨同三日月離去。

    待在斜對角空房間的鶴丸,從窗子見到一期一振跟三日月的身影消失在走廊轉角處後,他立即離開此處。

 

    熟睡中的審神者感覺有人拖拉自己,於是撐開沉重的眼皮,「……鶴丸,你要做什麼?我想睡覺,別吵啦。」

   「要睡就去一期的房間睡,別賴在我這裡。」鶴丸讓審神者的左手繞在他的脖子後,右手摟著她的腰,想撐起她的身體。

   「不要。」審神者掙脫鶴丸的手,然後用棉被將自己包裹起來。

   「別耍任性啦,一期如果知道妳在我這裡過夜,到時候我兩個都會吃不完兜著走。」鶴丸使盡力氣想要掀開棉被。

   「誰理他!他要生氣就讓他去吧。」審神者有些情緒化地大吼。

    這時,鶴丸察覺事情似乎不單純。「主上,妳該不會是跟一期吵架,才故意喝得爛醉?不,其實妳的意識還是很清楚?」審神者的沉默被鶴丸認定是無聲的承認。

    鶴丸抓抓頭,嘆了一口氣,內心感覺非常無奈,「我接下來說的話只是自言自語。」他倚靠縮成一團的審神者坐著。

   「跟親密的人吵架會感覺非常憤怒,因為他是最親密的人,所以應該要能夠理解自己,沒做到就是不用心。感覺像是期望落空,更嚴重點則是背叛,因此想要用各種殘忍的方式傷害他,藉此宣洩心中的不快。」

    棉被團沒有任何動靜,鶴丸直接向後倒,上半身仰躺著,雙眼盯著天花板,繼續說:「憤怒是一種需要戒慎恐懼的情緒,尤其是在面對親密的人,和一個人相處久就會了解對方的喜好,也會清楚痛點。吵架時如果克制不住,容易會用力踩對方敏感脆弱的部位。有些傷是很難癒合的,在攻擊前最好先暫停一下。」

    棉被團開始有動靜,然後,鶴丸被一股力量彈開。「你很重耶。」審神者一臉不爽地掀開棉被。

   「我明明就比妳輕,因為我是鶴,妳是猩猩。」鶴丸呵呵笑著,他的笑聲在小腿肚被審神者踹了一腳後就瞬間變成哀號。

   「你太吵了,這裡根本不能讓人睡覺。」說著,審神者就站起身。

   「那當然,因為猩猩本來就是睡在叢林嘛。」鶴丸的腹部挨了一個結實的拳頭。

    當審神者要離開時,鶴丸叫住她,說:「因為不了解而相愛,因為了解而分開,我跟妳連開始都不存在,一期不一樣。」

    審神者冷哼一聲,「知道啦。」她轉過身,揮揮手,踏到房間外。

 

   「啊啊,果然都有酒臭味。」鶴丸聞著棉被碎碎念,然後便熄燈休息。

    雖然,他很不喜歡棉被有酒精味,不過,這是審神者帶來的,他也就沒怎麼在意了。

 

※※※※

 

   「主上?」看到審神者躺在鋪好的被子上,一期一振瞬間以為是錯覺,但空氣中瀰漫的酒精味讓他意識到這是事實。凝視著審神者放鬆柔和的睡臉,他完全想不起來白日為何會跟對方吵架。

    一期一振伸手輕輕觸碰對方的臉頰,然後在不知不覺中變成用手掌撫摸,審神者發出幾個表示舒服的呼嚕聲後,張開眼睛。

   「嗯,一期……」審神者用軟綿綿的聲調,斷斷續續呼喊他的名字。

   「是的。」一期一振幫助審神者慢慢爬起,然後靠在他的胸膛上,彼此握著的手至始至終都不曾鬆開,「我在這裡,我一直都在。」

    審神者把臉埋進他的胸膛,低聲說:「對不起。」這句話讓情緒堤防出現一個裂縫,然後瞬間潰堤。

    一期一振抱著邊啜泣邊道歉的審神者,不發一語,不過,他的表情非常溫柔,彷彿會融化滴出水來。

 

-完-

 

後記

 

    鶴丸說:「和一個人相處久就會了解對方的喜好,也會清楚痛點。吵架時如果克制不住,容易會用力踩對方敏感脆弱的部位。」這段話是源自《給我看你的手帳吧!》一書第118頁,原文是『和一個人在一起久了,對彼此非常熟悉,對方就像另一個自己,瞭解你的喜好,也清楚你的痛點。當親密的人明明知道你的地雷在哪,卻故意去踩它,理智線真的會突然斷裂。』

    最初的劇情中審審只是純粹喝醉,寫到一半時覺得給她喝醉的行為找理由似乎更有趣,所以就添加一些關係互動的情節在裡面。審審會找鶴丸除了想讓一期生氣之外,跟親密的人吵架還會產生不安,而此時她第一個想找的對象就是鶴丸。

    當情人變成是壓力源時,朋友就會成為避風港,我覺得一對情侶能長久走下去,除了彼此的協調,親友的適時協助也很重要。

    這原本是一篇輕鬆喜劇,現在好像變得有點太認真了XDDD


13 Apr 2018
 
评论(4)
 
热度(47)
© 曹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