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刀劍亂舞二創為主,乙女向,配對: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源氏兄弟X女審神者,也會有無CP單純是刀劍互動的故事。
偶爾會有原創繪圖或是其他同人文插花。
夢百以自創公主X卡利班恩為主
文章多是1000~1500字之間的短篇,如果是有連續性會在文首說明,有部分短篇之間互有關聯,但分開閱讀不會有影響劇情。
 
 

尋找 (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

審神者是軍審(設定及目錄)

鶴丸是重要配角


※※※※

 

   「以上計畫,各位有要補充或建議的嗎?」一期一振一振清秀的面容與充滿肅殺之氣的空間形成對比,他的語氣聲調是溫和柔軟,但眼神和筆直身姿則散發著堅毅的氣息。

    有人舉手。是第四部隊隊長鶴丸國永。

   「主上有交代我一項特別任務,我的部分可以請三日月接手嗎?另外,我需要三個幫手。」

    一期一振看向被指名的三日月宗近,後者露出不疾不徐的優雅微笑,「好,我知道了。」

   「除了排在主力部隊的成員外,幫手隨你挑。」一期一振將視線轉回鶴丸身上,他同意這個條件。

   「還有其他事情嗎?」

    沒有回應。

    一期一振環視四周,確定沒有動搖或閃爍的眼神,雙手擊掌發出啪的清脆聲響,「那麼請各位隊長依計畫行事,完畢。」

    刷一聲,數個身影同時立起,並響起沉重的金屬碰撞聲。

 

   「主上不見了。」來到隱密較高的地方,鶴丸直接向三日月拋出隱情。

    三日月只是嗯了一聲。

   「這裡就麻煩你,千萬別讓一期一振發現。」鶴丸抓抓頭髮,表情顯得有些焦躁。

    審神者和一期一振之間的關係既是主從也是親密伴侶,而他現在還是這場大型作戰的總指揮。

   「好的。」三日月看著前方茂密的樹林,好像有些心不在焉。

    當鶴丸正要轉身離開時,三日月突然問:「你選誰當幫手?」

   「鯰尾、藥研和亂。」

    三日月點點頭,「你們去吧。」

 

※※※※

 

    以樹枝為施力點,讓鶴丸輕易地穿梭在茂密的樹林中,其他同行者則是利用樹叢當遮蔽物潛行。

    鶴丸從高處看到溪流邊有一群敵軍,他們持有審神者隨身攜帶的狐狸面具。鶴丸沒有察覺到自己瞇起眼睛,他只知道嘴角無法克制地上揚了。

   「我去吸引敵人的注意,你們繞到後面突襲。」鶴丸用石塊說明戰略。

    同行者點點頭,便開始行動。

 

    鶴丸將離自己最近的敵人當成緩衝墊,從樹上跳下去,他聽見對方的骨頭發出啪嚓聲,不過,這沒什麼好在意。

   「審神者在哪裡?」他的表情給人輕鬆自在的印象,像是一名問路的遊客。

    敵人的回應則是刀刃滑過刀鞘的尖銳金屬聲。

    鶴丸眨眨眼,笑了笑。瞬間,在他前方的敵人頭顱飛了出去,沒有人知道他什麼時候拔刀的。

   「不回答也無所謂,當你們全部躺平了,我多的是時間找。」鶴丸依然笑著,不過,他的眼神充滿冰冷無情的殺氣。

 

    以敵人的身體為施力點,鶴丸像一隻身形纖細的白色大鳥,輕盈地飛躍在戰場上,而他的落腳處總會濺起一大片血花。對敵人而言,他是帶來死亡宣告的不祥之鳥化身。

    剩餘的敵人要撤退進樹林時,被躲藏在樹叢中的伏兵擊殺。

   「這些是全部嗎?」藥研邊擦拭刀刃上的血邊問。

   「嗯,這附近我只看到這些敵人。」鶴丸四處張望。

   「主上會在這附近嗎?」鯰尾學著鶴丸的動作。

   「有可能,我們沿著溪流走,然後呼叫主上看看。」

 

    最後,他們在距離戰鬥地點約數十公尺外的岩壁上找到審神者,她的大腿被刺傷,造成行動不便。藥研先做了緊急處理,鶴丸就揹著她走回據點,其他人則分散在四周保持戒備。

    歸隊時,他們隨口編了事由,掩蓋審神者曾經失蹤的事情。

 

※※※※

 

    晚上回本丸後,審神者在一期一振的幫助下洗澡,換上寬鬆的衣物,準備就寢。當她坐在床邊梳頭髮時,突然被一期一振從身後緊緊抱住,磨蹭她臉頰的動作感覺有些急促。

   「怎麼啦?」審神者放下梳子,撫摸一期一振的頭。

    這個問題讓一期一振加重束縛的力道。

   「一期一振,會痛耶。」審神者輕輕拉一下他的衣袖,環抱的力道稍微減輕,而沉默則維持了一段時間。

   「今天,我差點失去您。」一期一振幽幽地說到。

    審神者大吃一驚,「你怎麼知道?」轉過頭,從一期一振的表情才得知自己被套話。

   「原來這是真的,原來不是我的想像。」一期一振再次抱緊審神者,「只要與我一同出陣,您都會待在我看得到的地方,或是讓我知道您確切的位置。」他推倒審神者,然後摟住她。

    一期一振的發言,審神者讓發現原來自己有這樣的習慣。

   「我真的很感謝鶴丸殿下,幸好他有發現,幸好有順利找到您。」一期一振將臉埋進審神者的頸項間,他的聲音聽起來有些顫抖。

   「嗯,對不起,這種事情不會再有第二次。」審神者轉過身與一期一振相擁,他沒有接話,只是喃喃念著太好了。

   「吶,一期一振,你明天陪我去醫院好嗎?」審神者按摩著他的後頸與肩膀。

   一期一振稍微拉開距離,讓彼此能看到對方的臉,「請務必讓我同行。」他的表情非常溫柔。

 

    這晚,一期一振的手始終沒有離開審神者的腰。

 

–完–


10 Oct 2018
 
评论(4)
 
热度(20)
© 曹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