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刀劍亂舞二創為主,乙女向,配對: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源氏兄弟X女審神者,也會有無CP單純是刀劍互動的故事。
偶爾會有原創繪圖或是其他同人文插花。
夢百以自創公主X卡利班恩為主
文章多是1000~1500字之間的短篇,如果是有連續性會在文首說明,有部分短篇之間互有關聯,但分開閱讀不會有影響劇情。
 
 

存在 (三日月宗近)

沒有劇情,是刀劍的自言自語

 

※※※※

 

   「哎呀,是訪客嗎?不好意思,家主目前不在,暫時先由我陪同吧。」穿著深藍色狩衣的年輕男人優雅地欠個身,他的袖子繡著亮黃的彎月,看起來像是將倒映在深潭中的月影披在身上。

   「我的名字不重要,不會用到的。」男人轉身往樹林走,「林子深處有一個絕佳的風景喔。」他回頭微笑著招手。

 

    樹林裡遍地是落葉,啪沙啪沙的踩踏聲彷彿是秋天的腳步聲。

   「啊,問我是什麼嗎?」男人用扇子撥開擋住去路的樹枝。

   「我是從器物延伸的事物,人們會用付喪神來稱呼。」

   「問我跟人類的關係嗎?」男人歪著頭,思考一會兒,才回答:「相互依存吧。因為物件的價值在於創造它的人,以及使用它的人如何看待這個物件,而人類需要『相信價值』。我從人類的想像中誕生,而人類需要擁抱想像,才能確定自己的『存在價值』。」

    男人用扇子指著地上一叢叢紫色的花朵,「這是龍膽,如果哪天龍膽這個名字不再被使用,這類植物也不會消失,它會繼續依季節開花、凋謝,所以呢,『龍膽』這個名字對它沒有任何意義,但是,對人可不一樣。只要跟別人說看到龍膽,就算這個植物不在眼前,人們也可以透過共同詞彙在腦中想像出它所代表的事物,不過,前提是接收者有學習過詞彙與植物樣貌的連結。」

   「不要小看人類的共同想像喔,它能創造其他動物無法想像的複雜世界。因為有共同想像,人類才能團結合作製造獨一無二的事物,比如,家族、國家,甚至是神明。」

   「所謂的鬼神也是從人類的共同想像中誕生,所以,沒有人類就沒有我,人類消失了,我也將不存在。」

   「啊,想知道自己是什麼嗎?」男人打開扇子,遮住口鼻,他半瞇的雙眼似乎帶著笑意,「很抱歉,我沒有命名的能力,只有人類才擁有這個能力,而你也是為此才來找家主的吧。」

    似乎走到林子的盡頭。

    放眼望去,這裡是由石塊堆疊起來的墓群。

   「給你名字會有麻煩,所以,請留在這裡,時間會淨化一切。」

    男人啪的一聲收起扇子。

 

    在鋪著乾草當屋簷的小門下,有一名身著白色羽織的雪白男人,他正望著林子入口處。

   「回來啦,三日月。」他笑了笑,「你剛剛似乎在跟什麼東西說話,然後就走進樹林裡。」

    三日月用扇子拍了拍兩側肩膀與衣服,然後笑著問:「鶴丸,你在等我嗎?」

    「嗯,我很好奇你剛剛在跟誰說話?」鶴丸的雙手背在後腦勺上。

    「那個啊,還沒成形,如果被賦予名字就麻煩了,所以,我把它帶去石群墓,主上在那裡做過儀式,那些石頭會吸收意識體。」

    「喔喔。」鶴丸看起來失去興趣了,「鶯丸從萬屋帶回秋季限定的和菓子,你要吃嗎?」他轉身往門內移動。

   「這個提議真不錯。」三日月闔上門,跟著鶴丸往茶室走。

 

–完–

 

   後記

   這篇腦洞是從吳明益的《單車失竊記》與哈拉瑞的《人類大歷史》得來的靈感。

 


13 Oct 2018
 
评论
 
热度(7)
© 曹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