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刀劍亂舞二創為主,乙女向,配對: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源氏兄弟X女審神者,也會有無CP單純是刀劍互動的故事。
偶爾會有原創繪圖或是其他同人文插花。
夢百以自創公主X卡利班恩為主
文章多是1000~1500字之間的短篇,如果是有連續性會在文首說明,有部分短篇之間互有關聯,但分開閱讀不會有影響劇情。
 
 

最後〈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

審神者設定

第一人稱(不是軍嬸,是時空管理局人員)

這是一期跟軍嬸的可能結局,沒頭沒尾的片段,最後他們是真的有實質上的永遠在一起。

真的要寫成結局我還會再加很很多段落跟劇情。

BGM-Fallen Angel

 

※※※※

 

       我站在門邊,宛如一個隱形人般見證一場離別,其實也不算離別,畢竟他們很快就能再見面,也許見得到吧,我不知道。

     「謝謝妳。」外型會讓人聯想到教養良好的貴族公子的付喪神,對我輕聲說道。

        我知道這是可以靠過去的意思。

     「不客氣,我能為你們做的也只有這樣。付喪神先生要不要暫時跟我出去透氣?」

       青年外型的付喪神露出柔情似水的溫和表情,用彷彿觸碰易碎品般的謹慎,輕輕撫摸躺在床上沉沉入睡的女性。

     「說的也是。」青年外型的付喪神小心翼翼地站起身。

 

       在寬廣的中庭散步時,付喪神告訴我他們之間的點點滴滴。

     「付喪神先生,我可以請教一個問題嗎?」

     「方便的話,請妳稱呼我一期。」他的笑容很溫柔但卻讓我感到萬分悲傷,他希望能如此稱呼他的對象,已經不會再說話了。

     「那麼一期先生,你明明有機會將對方『神隱』,為何不這樣做?如此一來她可以活得更久。」

       一期一振露出一絲嘲諷般的笑聲:「那並不是活著,我們這些付喪神的『神隱』並非真正的神隱,妳應該很清楚才對。」

       我挑了一下眉頭:「但她還是能再陪你一段時間。」

       一期一振露出悲傷的神情:「我不要,那個代價太沉重。我非常愛她,所以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她,包含我的自私。」他看了我一眼繼續說:「也許妳會覺得不以為然,認為我在模仿假裝擁有人類的情感,但是,在妳眼中的虛假卻是我的真實,只要我認為它是真的,那它就是真的。」

     「這是那一位教你的嗎?」提到一期一振掛心的對象,他的表情瞬間變得柔和:「是啊,從她身上我學到好多好多,跟她在一起我覺得自己擁有了世界。」

       聽到他的話語,我腦中閃過只有人類才擁有世界末日的說法,或許擁有情感的思考體,都有可能體會到世界末日的感覺。

       一期一振停下腳步,似乎在思考什麼,過了一會兒他轉過身說:「我好像把自己說的心胸很寬大,事實上,如果她沒有告訴我『期限』,我很有可能會把她『神隱』。」

     「我沒有寬宏大量到能夠忍受她的愛成為別人所有,說到這我現在才發現自己居然如此心胸狹窄、善妒。」

       對於他的自我批評沒有我發言的餘地,愛情會讓人變成連原本的自己都不認識。

       一期一振最後做個類似結論的話語:「我無法成為她的最初,但我是她的最後一個情人,這點讓我很高興。」

 

—END—


後記

這篇腦洞是源自《戰爭畫師》一書中提到男人都希望成為女人的最後一個男人。

時空管理局人員稱呼一期為付喪神先生,是因為不是每個付喪神都願意讓主人以外的存在直接稱呼自己的名字。 


28 Jun 2016
 
评论
 
热度(14)
© 曹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