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刀劍亂舞二創為主,乙女向,配對: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源氏兄弟X女審神者,也會有無CP單純是刀劍互動的故事。
偶爾會有原創繪圖或是其他同人文插花。
夢百以自創公主X卡利班恩為主
文章多是1000~1500字之間的短篇,如果是有連續性會在文首說明,有部分短篇之間互有關聯,但分開閱讀不會有影響劇情。
 
 

五虎退的疑惑( 上)〈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

刀劍文目錄(含審神者設定)

此篇靈感來源是在AZ的噗浪上聊愚人節賀文,話題轉到一期會如何跟弟弟們解釋『侍寢』是什麼,然後我就腦洞出這一篇文章

寫了兩千字鋪陳為何會一期會需要跟弟弟解釋何謂侍寢,雖然拿掉這段直接切入想寫的劇情也可以,但就審神者跟一期交往關係從保密到公開的橋段,我覺得很重要,所以我決定拆成上下集。

這是一期跟軍嬸交往還處於對眾刀劍保密階段的時候

 

內有嘴賤作死的鶴丸

 

 

第一個疑惑

 

       五虎退非常後悔在睡前跟其他兄弟一起聽微笑青江說鬼故事,夜裡他被噩夢嚇醒好幾次,雖然跟秋田藤四郎、厚藤四郎同一間寢室,但他們無法給予像大兄長一樣的絕對安全感。於是,五虎退抱著枕頭與薄被前往太刀寢室區找大兄長——一期一振。

       當他推開一期一振寢間的起居室紙門時,沒有聽到兄長溫柔的問候聲。五虎退對此感到疑惑,因為一期一振睡得很淺,推開紙門時通常就會吵醒他,除非實在太累或者身體不舒服。五虎退原本帶著跟兄長撒嬌心情很快就變成擔心。

     「一期哥?」五虎退推開寢室的紙門,但裡面空無一人。

       五虎退被這意料之外的狀況驚到呆愣,他很確定一期一振沒有遠征在外,但是,一期一振不在房間裡睡覺會去哪裡。亂了分寸的五虎退在大叫幾聲一期哥後,才想到自己這樣會驚擾到其他就寢的長輩。

       五虎退摀住嘴強壓下想大叫的衝動,驚懼與慌張讓淚水在眼眶裡打轉,他現在腦子一片空白,不知該如何是好。

     「這不是小退嗎?怎麼啦?做惡夢了嗎?」隔壁房的三日月宗近聽到聲音走過來看,在他身後是睡在另一邊寢室的鶯丸。

     「要找一期的話,他今晚不在這邊喔。」鶯丸溫和的話語讓五虎退稍微安心。

     「對、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居、居然吵醒鶯丸殿下與三日月殿下,真的很抱歉!」五虎退慌張地一直向兩位德高望重的長輩鞠躬道歉。

       三日月宗近不以為忤地輕笑幾聲:「哈哈哈哈,年紀大了經常會半夜睡不著,我剛好想去散步。」

     「前幾天買了一包新茶葉很適合在月光下品茗呢。」鶯丸平淡的語氣中帶著一絲期待的喜悅。

       心思細膩的五虎退聽出兩位和藹的長輩在減緩他對失禮舉動的自責,這層認知讓原本沉重的心情變得輕鬆許多。

       五虎退壯起膽子問:「請問……鶯丸殿下……您知道、道一期哥去哪了嗎?」鶯丸與三日月宗近交換眼神,彼此對於答案是心照不宣。

     「這個問題由一期本人回答較為妥當喔。」三日月宗近溫柔的微笑就像懸掛在夜空中的皎潔明月。

 

※※※※

 

       清晨,一期一振依循如往常作息來到短刀寢室區喚醒弟弟們。沒睡飽的五虎退打著呵欠揉眼睛,依依不捨地離開舒服的被窩。

     「早安,小退。晚上沒睡飽嗎?怎麼一直打呵欠呢?」一期一振笑著將睡眼惺忪的弟弟抱入懷中。

     「嗯……一期哥……我昨晚做了好幾個噩夢……好可怕。」五虎退將臉埋進一期一振的頸項間磨蹭。

     「真是的!不過聽了幾個鬼故事就嚇成這樣。」同寢室的厚藤四郎有些吃味地說著。

     「小厚,不可以這樣。每個人的感受程度不同,用自己的標準去衡量別人是非常不厚道的行為。」一期一振緩緩撫摸著五虎退軟軟的頭髮,柔聲勸戒弟弟不當的言語。

       被指責的厚藤四郎低聲說了是,表情顯得相當鬱悶。

       五虎退因意識渙散並沒有注意到厚藤四郎話語中的銳利,他靠著一期一振,恍惚間感覺好像有什麼事情要問這位溫柔穩重的大兄長。

     「一期哥……您昨晚去哪裡了?」五虎退感覺對方的身體瞬間變得僵硬。

     「小退昨晚有到我房間去嗎?」一期一振刻意壓低的聲調聽起來有些不自然。

       這時,睡在其他房間的兄弟全部集中到五虎退他們的寢室,房間頓時變得相當擁擠熱鬧,而五虎退的疑問就此被淹沒。不過,他有一個新發現,一期一振身上有道非常熟悉的味道——那是審神者的氣息。

 

       五虎退心不在焉地吃著早餐,小腦袋瓜不停思考著為何一期一振要刻意掩蓋自己身上沾染審神者味道的事情。一期一振是近侍,其工作是打理審神者身邊的一切事務,是所有刀劍中關係與審神者最為親密。因此,身上會沾染審神者的味道很正常。

       雖然很想直接向一期一振問明緣由,但從他的態度中,五虎退感覺自己觸碰到對方的禁忌。

 

※※※※

 

       接近中午時,審神者提著空茶壺準備到廚房泡咖啡,在路上遇到剛結束農務工作的五虎退。她打聲招呼便想離開時,一向害羞文靜的五虎退罕見地拜託審神者彎下身子。

       五虎退確定周圍都沒有人,才靠近審神者低聲問:「主上,一期哥昨晚有到您的房間嗎?」

       這個問題讓審神者稍微張大眼,然後露出一抹微笑:「你為什麼會這樣想?」意料之外的被反問,讓五虎退低下頭抓抓臉,小聲回答:「我……我昨晚因為做惡夢……所以就……就跑到一期哥房裡,想跟他一起睡,但一期哥不在。早上,我在一期哥身上聞到主上的味道,所以……才會這樣猜。」

       審神者笑著摸摸五虎退的頭,溫柔地說道:「這個秘密小退可以暫時幫我保管,不讓別人知道嗎?」雖然,五虎退不太懂審神者的心思,但信賴主人的心意讓他無條件地接受對方請託。

 

※※※※

 

       午餐過後,審神者召集本丸四位隊長商談職務調整事項。此次業務調整將近侍一職中關於本丸內部管理、戰鬥人員調動調整等等管理權限移撥給三位隊長。

       調整原因是身為主人的審神者跟近侍一期一振之間,已經不是單純的主從關係。為了避免不必要的情緒因素擾亂整體秩序與運作,將原本專屬近侍的職權分散給三位隊長,以確保審神者跟一期一振間的情感異動不會影響到本丸運作與戰鬥決策的準確性。

       此次業務異動的消息對眾刀劍而言,不過是像流水帳一樣平淡,真正掀起滔天駭浪的是審神者跟一期一振成為情侶關係,在晚餐之前這已成為本丸眾所皆知的頭條新聞。

       原本有些好事的刀劍想鬧一鬧這對情侶取樂,但在見到審神者將鶴丸國永以腰為中線對折成一半時,瞬間,眾刀劍覺得過度干擾他人私事是非常不得體的行為。

       鶴丸國永會被審神者處以『摺紙之刑』,是因為他抓著一期一振的肩膀用嚴肅驚恐的表情說:「一期,你要想清楚啊!這是主上、主上耶!她是可以一打十的大力金剛神耶!還是主上威脅你,不跟她交往就把你對折成一半?」

 

 

—疑惑解答完畢—


03 Jul 2016
 
评论(6)
 
热度(50)
© 曹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