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刀劍亂舞二創為主,乙女向,配對: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源氏兄弟X女審神者,也會有無CP單純是刀劍互動的故事。
偶爾會有原創繪圖或是其他同人文插花。
夢百以自創公主X卡利班恩為主
文章多是1000~1500字之間的短篇,如果是有連續性會在文首說明,有部分短篇之間互有關聯,但分開閱讀不會有影響劇情。
 
 

五虎退的疑惑 (下)〈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

刀劍文目錄(含審神者設定)

上集

此篇靈感來源是在AZ的噗浪上聊愚人節賀文,話題轉到一期會如何跟弟弟們解釋『侍寢』是什麼,然後我就腦洞出這一篇文章。

要一期跟弟弟們解釋『侍寢』有點為難他的感覺,不過我應該沒有太為難一期XDDD

雖然標了一期X女審,但審神者這次並沒有登場。

內有嘴賤的不良鶴丸

 

 

第二個疑惑

 

       一期一振與審神者的戀人關係公開後獲得眾刀劍的祝福,見到親人獲得良緣五虎退打從心底為對方感到高興,同時也很好奇他們私下相處是什麼樣的狀況。

       他們公開交往後,生活作息最大的變化是,一期一振經常會去審神者寢室過夜,他會在睡前告知弟弟們今晚不再自己寢室過夜的訊息。

 

     「一期哥跟主上私下相處是什麼樣子呢?」五虎退拍拍鬆軟的枕頭,喃喃自語著。

     「應該就像陪我們睡覺一樣吧,溫柔地拍拍背,說些床邊故事。」同寢室的秋田藤四郎一邊整理明日要穿的衣服一邊回應著。

     「我很難想像一期哥說故事給大將聽的畫面耶,大將那麼堅定強悍,感覺不太需要一期哥的溫柔。」厚藤四郎從棉被裡鑽出來加入話題。

     「我有幾次受一期哥囑託拿白開水跟早餐去給主上,因為主上全身痠痛不方便下床走路,這都是在一期哥去主上房裡過夜的隔日。」五虎退搖晃著小腦袋,認真思考著。

     「聽起來很像鶴丸殿下被主上折成好幾段之後的樣子耶。」秋田藤四郎瞪大眼睛說。

     「啥?難道,一期哥晚上都在跟大將進行秘密手合演練!」厚藤四郎滿臉不可置信的表情。

       五虎退皺皺眉頭,仔細思索了一會兒,搖搖頭回答:「我覺得不是。主上的感覺不像鶴丸殿下那樣,嗯嗯,該怎麼說呢,我覺得主上的疲倦中還帶了心滿意足的喜悅。」

     「這蠻像手合演練之後的感覺嘛!雖然身體感到疲憊痠痛,但心裡有種自己變得更強的喜悅。所以,一期哥跟大將果然是在進行夜間特訓!真好,我好希望能一起參與喔,不然旁觀也好,感覺能學到很多東西。」厚藤四郎說得口沫橫飛,情緒相當高昂亢奮。

       對此,五虎退不發表任何言論,縱使他心裡並不贊同對方的說法。

 

※※※※

 

     「你在看什麼?水池裡有什麼新奇的事物嗎?」鶴丸國永經過庭院時,見到五虎退蹲在池塘邊專注地凝視著水面。

       聽到問話聲,守規矩的五虎退立即站起身回答:「不、不……那個沒、沒、沒什……麼,對不起。」跟親人以外的對象交談,五虎退很容易緊張,導致一句簡短的話會因結巴與贅字而變得冗長不好理解。

       鶴丸國永完全不在意五虎退的失態,他的注意力始終放在自己提出的問題上:「那麼,你在想什麼?」五虎退的表情讓他知道自己抓到關鍵。

       沉默一會兒,五虎退終於將自己的想法整理好:「那、那個……我只是在想、想主上跟一期哥私下相處是什麼樣子。」他邊說邊覺得羞愧,想法轉譯成話語時才感覺到自己是在探人隱私,這讓五虎退對自己思索的事情感到不妥。

     「對、對不起……我不會再想、想這些……事情。」五虎退結結巴巴地為自己失禮越矩的想法道歉。

     「不錯嘛,讓我驚嚇到了,你要道歉的對象不是我啦。」鶴丸國永哈哈大笑,同時搓揉五虎退軟軟的頭髮:「不過,你會好奇親人在自己面前跟在情人身邊,是否會有不同的樣貌,這是很正常的事情。」

       鶴丸國永的舉動跟語氣讓五虎退開始覺得輕鬆:「鶴丸殿下知道一期哥跟主上私下相處是什麼樣子嗎?」

     「我可以想像大致的樣子,但事實上是怎麼回事只有當事人才知道,想像的互動跟現實的互動並不會畫上等號喔。」鶴丸國永收起嘻笑的輕浮態度。

     「那麼鶴丸殿下的想像互動是什麼樣子?」五虎退好奇地問。

       原本,鶴丸國永想認真回答,但隨即想到一個有趣的換句話說:「這個嘛,它其實有個專有名詞喔。」

 

※※※※

 

       一期一振在房間裡看書時,五虎退前來拜訪:「一期哥。」等到兄長應聲後,五虎退才推開紙門。

      「『侍寢』是什麼意思?」五虎退趴在一期一振的大腿上如此問到。

        這個問題讓一期一振瞬間感覺腦袋被馬踢了一腳,思考邏輯能力全面停擺,他花了一些時間才找回使用口語表達想法的能力。

     「……小退是從哪裡知道這個字詞?」一期一振的聲音讓五虎退覺得自己做錯事情,他趕緊爬起身正座。

     「這、這是……是在主上的藏書中看到……它、它提到那是情侶才有的特別互動。」五虎退轉述鶴丸國永教他的說法,但欺瞞兄長的罪惡感讓他覺得難受。

        弟弟驚恐的表情讓一期一振意識到自己的態度太強硬,他抹了一下臉,放鬆臉部肌肉,用和緩的語調說:「『侍寢』並不是情侶才有的特別互動,那是古代帝  王為延續皇族血脈,挑選孕育其血脈女性的行為。因此,帝  王跟被選中的女性之間不見得會有感情基礎,『侍寢』比較接近是一種義務,是上位者跟下位者的關係。情侶是彼此地位平等,互相尊重對方的關係,這是不一樣的。」

       五虎退思考了一會兒,這才發現自己被鶴丸國永捉弄。雖然,心裡感到些許不快,但善良的五虎退很快就將不愉快的事情拋到腦後,他放鬆心情靠在一期一振身上繼續問:「那麼一期哥跟主上私下相處是什麼樣子?」

       一期一振輕笑幾聲,帶著溫柔的微笑撫摸著五虎退的頭:「小退還真是好奇呢。」

     「對、對不起!這是一期哥的隱私,我不應該問。」五虎退彈跳起身,慌張地道歉。

       一期一振露出和煦的笑容,將五虎退拉進懷中,讓他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這是我的隱私沒錯,不過,我很樂意跟你分享一部份。」一期一振的下巴靠在五虎退的頭頂上,他抱著弟弟輕輕搖晃身體。

     「情人感覺有時像親人,有時又像朋友,更多時候是無法用言語表達的感受。只要見到對方,心裡就會升起一股踏實的安全感與熟悉感,會讓你整個人瞬間變得柔和。」

       五虎退靠在一期一振的肩膀上,傾聽像床邊故事一般的心情分享。

     「我們相處的時候不一定會特別做什麼事情,有時只是靠著對方的背安靜地各自閱讀書籍,對我而言感覺就很充實。有時候,我躺在床上休息而主上在另一邊工作,她敲打鍵盤的聲音與空氣瀰漫的淡淡清香,讓整個房間變成寧靜的具體化,在那裏不管怎樣的疲倦都會被消除。」

       兄長身上淡淡的茉莉花香、平穩規律的脈搏節奏、說話時胸腔產生的微弱震動,交織成一部催眠曲,讓五虎退在不知不覺間墜入夢鄉。在意識變得模糊不清之前,他想著一期一振跟審神者私下相處時,應該就是像現在這樣。

 

—疑惑部分解答完畢—

 

後續

       一期一振後來還是從五虎退口中套出真相,他決定要正義這位灌輸不當思想給幼童還嫁禍他人的『不良長輩』。

 


後記

       鶴丸會教五虎退說是從審神者藏書看來的,是因為她的書本多到沒有人會有心思去查到底出自那本書。

       我有想過讓小厚跑去跟一期說,他也想參加夜間秘密手合,一期聽了整個頭很痛,審神者聽到則是笑到快斷氣。跟茅凜提到這件事情時,她表示在小厚提起夜間秘密手合時剛好被五虎退聽到,小退就說『那不是侍寢嗎?』一期的頭痛指數瞬間以級數翻倍成長。因為感覺會拖得更長,變得更加不可收拾,所以我就沒有太為難一期XDDD


05 Jul 2016
 
评论(10)
 
热度(45)
© 曹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