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刀劍亂舞二創為主,乙女向,配對: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源氏兄弟X女審神者,也會有無CP單純是刀劍互動的故事。
偶爾會有原創繪圖或是其他同人文插花。
夢百以自創公主X卡利班恩為主
文章多是1000~1500字之間的短篇,如果是有連續性會在文首說明,有部分短篇之間互有關聯,但分開閱讀不會有影響劇情。
 
 

慈故能勇(壓切長谷部、女審神者)

這是長谷部跟犀利嬸可能的結局,一個沒頭沒尾的劇情。

是玻璃渣渣

BGM-Jem/24

 

※※※※

 

       盡全力奔跑一段時間後,審神者停下喘氣稍作休息,此時她發現自己的膝蓋與雙手不停發抖。顫抖的原因除了生理還包含心理,因為,路的盡頭將會是她生命的終點站。

       求生的本能在審神者全身細胞中活躍,她耳中與腦海不停出現逃跑的警告。『我還有好多事情沒有做,我不想死啊!』她分不清楚這是自己的內心在大吼,還是真的有透過聲帶喊出來。

       貪生怕死,是人在面對近距離死亡會有的正常反應。

       審神者將大腿肌肉當成濕毛巾般扭緊,肌肉幾近被撕扯下來的痛楚暫時壓制顫抖。審神者低下頭時,綁著頭髮的紅色細繩滑落在眼前,這是壓切長谷部刀鞘上的繫繩。

       分離前,壓切長谷部解下刀鞘上的繫繩,他說自己無法再陪伴主上,就讓此物代替他跟隨主上前進,他邊說邊將審神者捲曲的長髮綁成一束馬尾。

       想起這位忠心耿耿的近侍,審神者心中升起一股溫意。他們相處的時間不長,而他卻如此全心全意地相信自己。腦海中浮現那雙宛如鷹隼般銳利的藤色瞳孔,讓她心裡湧現源源不絕的力量。

     『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會結出許多子粒來。』這段約翰福音經文,是審神者很尊敬的一位同行前輩告訴她的『咒語』。每次要到戰地進行攝影採訪時,前輩都會在出發前反覆朗讀經文,說是能減輕對死亡的恐懼。


       這件事情只有她才能辦到,那麼完成它就是自己的義務。


       審神者深呼吸,慌張混亂的情緒被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完成任務的使命感。如果,她的死亡,能幫人類爭取到緩衝時間想出解決辦法,那她的犧牲就值得了。反正,她的壽命只剩幾個月,甚至更短;與其苟延殘喘,不如成就他人。

       唯一的遺憾是,她太晚認識壓切長谷部。她想要跟對方相處更長久的時間,想要再多認識他一點。

       審神者在細繩上烙下一個吻,緊握著它時,感覺壓切長谷部就在身邊,她並不是孤軍奮戰。

       站穩身子,審神者拔腿向前狂奔。

 

※※※※


       與審神者在匝道口分手後,壓切長谷部竭盡所能破壞兩側道路,讓人無法分辨審神者究竟走哪條路。

     『那個人類在哪裡?』追趕而至的敵人如此問到。

       面對數量龐大的敵軍,壓切長谷部臉上毫無懼色,他拔出刀,指著敵人:「我會斬盡主的敵人。」他刻意站在不是審神者前進的路口。

     『放任那個人類,她會死喔。』敵人誘騙道。

       對此,壓切長谷部只是露出冷笑:「我知道。所以,我會竭盡所能協助她完成任務。」

       分離前,他在審神者眼中看到慌亂與無助的恐懼;不過,他相信這位剛毅倔強的主上。他非常願意為對方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壓切長谷部隨手將刀鞘往後扔去,他很確定這是最後一次做出拔刀的動作,刀鞘已是無用之物。

    「我的刀刃是無法防禦,受死吧!」


 

—完—

 

後記

       題名引用老子《道德經》67章:「慈故能勇,儉故能廣,不敢為天下先,故能成器長。」

       不管是審神者還是長谷部,他們的行動都是為他人而做,他們都是犧牲自己幫助別人。這份無私的付出,讓他們擁有無與倫比的勇氣。文章內容想傳達的感覺就是這樣。

       長谷部感覺很適合無私的愛,從他的台詞中,我感覺到他想為審神者無私奉獻的誠意。


22 Jul 2016
 
评论
 
热度(8)
© 曹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