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刀劍亂舞二創為主,乙女向,配對: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源氏兄弟X女審神者,也會有無CP單純是刀劍互動的故事。
偶爾會有原創繪圖或是其他同人文插花。
夢百以自創公主X卡利班恩為主
文章多是1000~1500字之間的短篇,如果是有連續性會在文首說明,有部分短篇之間互有關聯,但分開閱讀不會有影響劇情。
 
 

世界末日 (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

噗浪極限挑戰活動網頁

背景:現代paro

女審神者是軍嬸(審神者設定)

乙女向

內文為軍嬸第一人稱

玻璃渣渣

 

※※※※

 

       洗完澡,我跟同居人一起躺在床上談天說地,不知是誰先開始,當我回過神,自己正緊抱著對方擁吻,我們的舌頭宛如兩條蛇纏繞在一起,難分難捨。

     「我愛妳。」一期一振在我耳邊如此低語,接著,他習慣性地磨蹭我的側臉,然後稍微撐起身軀,用帶著無限柔情的眼神凝視我。

       我以真誠的溫柔微笑回應這份深情,心裡卻浮現些許不安,一期一振把感情放得太深了,這不是一個好現象。

     「一期,我前陣子有夢到你。」我輕輕觸摸他的臉頰。

       一期一振被逗樂,發出幾聲輕笑並握住撫摸他的手拉到唇邊親吻:「那我在妳夢中做什麼呢?跟妳一起旅行?還是我們結婚,小孩已經出生了?」

     「我夢到你著急地四處找我,你跑了很多地方,詢問了很多人,但就是找不到我。事實上,我一直在你旁邊,但不知道為什麼,你跟其他人全都看不見我。」親吻手掌心的動作嘎然停止,一期一振原本放鬆的身體開始僵硬。

     「我知道你不喜歡這個話題,可是生病、意外跟死亡並不會因為你的閃避而消失。如果,有一天我……嗚!好痛!」一期一振使盡全部力量將我緊抱在懷中,其力道強到讓我覺得呼吸困難,骨頭彷彿要被壓斷。

     「不要……拜託妳……不要再說了……」他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哽咽。

     「你先放開我。」我嘗試掙脫這個不舒服的擁抱。

     「我不要!」一期一振的聲音充滿驚恐,他把我抱得更緊,好像恨不得將我塞進他的身體裡。

       我壓下掙扎的衝動,柔聲說道:「你不需要放開我,只要放鬆雙手的力道就好。」回應我的是一片寂靜,拘束身體的力量並沒有減輕。

     「我保證不會推開你,只要我開口承諾的事情,有哪次我沒做到呢?」良好的信譽發揮效用,一期一振減輕力道讓我原本被擠壓在他胸前的雙手能自由活動。

       我抱住他,一手撫摸他的背,另一手輕輕抓揉他那宛如嫩草般的髮絲。

     「……一期,我不是你的全部,你不需要為了我而燃燒自己。」當我開口呼喊他的名字時,一期一振的身體開始微微顫抖。

       一期一振的沉默讓我無從得知自己的心意是否有傳遞給他,如果有天我離開他的生命,我希望他能繼續愛自己。即使那段日子宛如世界末日,他也能靠著我們之間的美好回憶還有其他親友的支持,努力活到新的世界誕生,毀滅之後就是重生,我希望他體會雨過天晴的美好。不過,這只是我一廂情願。

       對一期一振而言,什麼是好、什麼是幸福,這應該只有他本人才能下定義,我無權為他定奪任何事情。只是,每當想起夢中他慌亂無助的模樣,我就感到心裡一陣抽痛。

   

     「我對妳的愛,會讓妳覺得沉重嗎?」情緒穩定後,一期一振放開我,但他的眼神充滿被傷害的色彩。

       我伸手想觸摸他的臉頰,瞬間,他露出害怕的神情,所以,我就把手抽回來。

     「不會。我只是希望,你在愛我的同時,不要忘記愛你自己。」我滑下床鋪,想去廚房喝水。

       當我往前走幾步時,一期一振突然從後面衝過來抱住我。

     「妳……妳愛我嗎?」他把臉埋在我的頸項間,用顫抖的微弱聲音問道。

     「我當然愛你。」如果不愛,又怎麼會在乎當我離去後,被留下來的你的感覺。沒有說出來的話,我決定寫在留給他的遺書中。

     「那……為什麼……妳會說這種要離開我的話?」他的聲音聽起來快哭了。

       我轉過身與他面對面:「你應該很清楚,有些離開不是出於當事人的意願,如果可以,我不希望讓你面對那樣的處境,但現實中,人沒有選擇的權利。」

     「那妳希望我怎麼做?」這個問題我無法回答,『努力活下去』是我的期望,但我不希望他依照我的期望而活,我的期望很有可能變成他的痛苦。

     「我不知道。」換我變得沉默。

       寂靜的氛圍籠罩多久我無從得知,當我再次注意到聲音時,耳邊傳來的是彼此近似痛苦的呻吟聲。身體的交纏並不是出於疼惜對方的愛意,而是兩隻受傷的野獸靠在一起互相舔拭傷口。

    

     「如果我先離開,妳會怎麼做?」完事後一期一振疲倦地摟著我如此問。

     「我不知道,我可能需要去找一本世界末日求生指南。」身心俱疲的我腦子已經癱瘓,完全不想思考任何事情。

     「這樣啊……」一期一振聲音漸漸微弱,最後歸於平靜。

       極度的疲累讓我完全不想洗澡,我稍微挪動身體緊靠著熟睡的一期一振,然後抱著他跌進夢鄉。

 

—完—

 

後記

       此篇靈感來自LinkinPark的〈Leave Out All The Rest〉。軍嬸習慣將身邊所有一切事物作全盤規劃,因此她很早就立好遺囑,另外還有給親友的個別遺書,這些資料她隨時會修改調整。


01 Aug 2016
 
评论
 
热度(26)
© 曹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