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刀劍亂舞二創為主,乙女向,配對: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源氏兄弟X女審神者,也會有無CP單純是刀劍互動的故事。
偶爾會有原創繪圖或是其他同人文插花。
夢百以自創公主X卡利班恩為主
文章多是1000~1500字之間的短篇,如果是有連續性會在文首說明,有部分短篇之間互有關聯,但分開閱讀不會有影響劇情。
 
 

最初,也是最後(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

噗浪極限挑戰60分活動網頁

審神者設定

乙女向

玻璃渣

因為一期不鍛大典太給我所以要虐他吃玻璃渣渣吧!

 

※※※※

 

     「一期,我的生命大概還剩一年半左右。」審神者邊翻書邊用談論天氣陰晴的輕鬆語氣如此說道。

     「是的,我知道了。」一期一振瞬間以為對方是在報告預定行程,便於身為近侍的自己調整各項業務。

       理解審神者話語內容的意涵時,一期一振全身僵硬,大半思緒呈現空白的癱瘓,握著筆的手開始微微顫抖。

     「您是根據什麼做出這樣的判斷?」脫口而出的話語是跟內心世界相反的冷靜平穩。

     「擔任審神者之前,要經過一道名為『覺醒』的程序,成功者才能成為審神者,除了擁有常人沒有的能力之外,似乎還能預知自己的死期。」審神者拿下書架上的小說快速翻閱,然後丟進擺在腳邊的紙箱中。

     「……您有去醫院做檢查嗎?」他有注意到審神者最近頻繁地在清理私人物品,這個舉動所蘊藏的暗示他不想面對。

     「醫生除了告訴我身體細胞活動與分裂異常快速,什麼都做不到。」她又丟了兩本攝影集、一本畫冊、四本小說到紙箱裡。

       一期一振指著箱子的一角說到:「那本紅色封面的小說是您一個月前才買的……」審神者非常喜歡這位作家,只要出新書就必買。

      「嗯,我看完了。」她蹲下身整理堆滿書籍的紙箱,口中喃喃念著還需要多找幾個紙箱。

       一期一振靠在審神者身邊,沉默不語。

    

       將裝書的紙箱整理完畢後,審神者用膠帶封好推到牆角。「今天先整理這些。」轉過頭,迎面而來的是一期一振欲言又止的壓抑表情。

      「怎麼啦?」審神者露出溫和的笑容,親暱地搓揉情人的頭髮。

       一期一振有成千上萬的感覺及思緒想向對方傾訴,但一張口卻成了啞巴。他的嘴巴如同浮出水面的金魚一張一閉,吹吐半天連一個字都丟不出來。

       審神者笑了笑,雙手環繞在一期一振背後,緊緊抱著他。

     「我們……還有時間好好地道別,你還有一年半左右的時間可以跟我說再見。」審神者努力壓抑情緒的成果非常良好,但她需要不停講話以免掉下眼淚,一旦落淚情緒就會崩潰。

     「我會找到願意善待付喪神的人來當你們的審神者,雖然接任人選決定權不在我手上,但推薦人選還是可以……」一期一振張口吞下她未化成語言的思緒。

       一期一振此刻的吻一反常態地霸道,並充滿壓迫與強制的味道。審神者被他吻得喘不過氣來,掙扎著想逃離他的懷抱。而反抗失敗的下場,就是被一期一振壓倒在木頭地板上。

      「……一期……放開……快放開!」審神者的哀求聲中帶著顫抖與哽咽。

       情人佈滿驚懼的表情就像一記拳頭重重打在一期一振的腦門上,讓他瞬間清醒。

     「抱歉。」一期一振後退,讓出空間給審神者活動。

     「您不需要找接任的審神者,本丸帳下的刀劍跟隨您已經進入第五年,我們付喪神的肉體平均使用期限是五年,所以,我們不會成為下一位審神者的刀劍。」一期一振伸手扶著審神者緩緩站起身。

     「您應該不知道我們刀劍的肉身有這個限制,對吧?」一期一振恢復成平日模樣溫和地問道。

     「我不知道,應該說,對於你們我除了歷史背景,幾乎一無所知。」審神者露出驚訝的表情。

       一期一振笑了笑,輕輕撫摸她的頭:「關於我們本身這是不能說的秘密,不過,您可以確定一件事情。」

     「您是我們最初的主人,也是最後的主人。另外,妳是我最初也是最後的情人。」

 

—完—


18 Aug 2016
 
评论
 
热度(15)
© 曹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