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刀劍亂舞二創為主,乙女向,配對: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源氏兄弟X女審神者,也會有無CP單純是刀劍互動的故事。
偶爾會有原創繪圖或是其他同人文插花。
夢百以自創公主X卡利班恩為主
文章多是1000~1500字之間的短篇,如果是有連續性會在文首說明,有部分短篇之間互有關聯,但分開閱讀不會有影響劇情。
 
 

【原創】再等一下 (恐怖短篇)

這是噗浪極限挑戰六十分

活動網址

背景是現代美國

 

※※※※

 

       艾倫起床時見到一束呈現螺旋狀的金色長髮躺在旁邊的枕頭上,瑞秋難得縮進棉被裡睡覺,他抓抓臉,想像太太在姪女貝拉的婚禮上跟人抱怨落枕的模樣,不由得呵呵笑了幾聲。

       當艾倫吃完早餐,邊喝咖啡邊看完體育版及財經版新聞,一向對時間非常敏銳的瑞秋到現在都還沒出現在餐桌前,這讓艾倫開始有些疑惑以及擔憂她身體是否有狀況。

       這時他突然想起瑞秋昨天去貝拉那裡幫忙準備婚禮的事情,昨晚她有打電話回來說要直接睡在貝拉家裡,明天就直接跟貝拉他們一起到婚禮會場,要艾倫自己去會場。

       看樣子,瑞秋又臨時改變心意跑回家睡覺,艾倫苦笑了一下開始整理用過的餐盤及杯子。從他認識瑞秋開始就很喜歡她那不按牌理出牌、想到什麼就做什麼的衝動性格,但有時又會被她氣得牙癢癢。

       之前,瑞秋曾經突然很想看英國的大笨鐘,於是在完全沒告知任何人的狀況下自己一個人飛到英國,當家裡因瑞秋突然失蹤而鬧得雞飛狗跳時,她在倫敦機場傳真一張寫著『我現在在倫敦,這星期六就會回家』的字條,艾倫當時的回傳只寫了一個名詞——混帳,他還用麥克筆加粗筆畫線條填滿整張紙。

       雖然一度氣到動了離婚的念頭,但氣消之後他又覺得好笑,這件事情有一陣子成為親友間茶餘飯後的笑話談,現在他跟瑞秋提起這樁過往,兩人都會笑到前俯後仰。

    

       艾倫走進臥室準備更衣著裝,瑞秋還縮在棉被裡,只露出幾搓金色髮絲。他心疼過於疲倦的太太,決定再讓她多睡一會兒。

       在換衣服的過程中,艾倫特別注意不發出聲音,但拿梳子時不小心手滑讓它掉在地板上發出響聲,而棉被裡的瑞秋毫無動靜,連發出抗議的悶聲都沒有,完全一片寂靜。

       對此,艾倫有些訝異,因為瑞秋相當淺眠,有時只要外頭風勢稍微大一點都有可能把她吵醒。

       也許是昨天忙婚禮的事情讓她過度疲累了,艾倫如此猜想,同時也覺得她拖著疲憊的身子刻意跑回家睡覺,根本是本末倒置。

       換好衣服後艾倫到客廳看雜誌,當他覺得時間差不多時,便到通往二樓的樓梯口處大喊:「瑞秋,快起床了,不趕快出門會遲到的。」

      「我起來了,再等一下。」瑞秋的聲音從二樓飄下來。

       十分鐘後依然沒看到瑞秋下樓的艾倫再次催促道:「瑞秋,妳還沒好嗎?」平時像個急驚風的瑞秋今日卻像個慢郎中,這讓艾倫覺得有古怪。

     「我快好了,再等一下。」

       艾倫有些急躁地在客廳裡來回走動,這時他的手機響起,而來電者是瑞秋,他開始有些冒火,覺得這會不會又是瑞秋新的整人手法。

     「妳在幹嘛!有事情不會直接叫我就好,在家裡還打電話給我做什麼!」接起電話的艾倫語氣充滿不耐。

     『我才想問你在說什麼,我又沒有回家睡覺,我現在人已經在婚禮會場了,你還在家裡蘑菇什麼啊……』瑞秋充滿活力的聲音突然轉小,艾倫聽到她在跟人說什麼找不到賓客名冊,接著她很快又回到電話上:「總之,你快點出門,婚禮上見,拜拜。」瑞秋火速地掛掉電話。

       艾倫張大嘴盯著沉默無聲的手機。

       所以,現在在樓上的到底是誰?

       艾倫聽到有人下樓梯的聲音,同時聽見瑞秋的聲音說。

     「準備好了。」

 

—完—

 

後記

       此篇靈感來自YouTube上的恐怖短片〈I Heard That Too〉,這部片有兩個版本,角色都是一對母女,劇情都是女兒跟媽媽個別在家中某處做事情,女兒聽到媽媽叫自己的聲音便走出房間,然後在走廊突然被人抓進房間裡。仔細一看,那個人正是媽媽,媽媽用驚恐的語氣說:「我也聽到了,但那不是我。」

       這種毫無預兆與原因,穿插在日常生活中的異變讓我覺得非常有趣也非常恐怖。


24 Aug 2016
 
评论
© 曹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