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刀劍亂舞二創為主,乙女向,配對: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源氏兄弟X女審神者,也會有無CP單純是刀劍互動的故事。
偶爾會有原創繪圖或是其他同人文插花。
夢百以自創公主X卡利班恩為主
文章多是1000~1500字之間的短篇,如果是有連續性會在文首說明,有部分短篇之間互有關聯,但分開閱讀不會有影響劇情。
 
 

仁者無敵(五虎退、數珠丸恒次)

無CP,一般向

純刀劍互動

 

※※※※

 

       數珠丸恒次結束上午的內番工作正打算回房稍作休息時,他見到有個嬌小的白色身影在刀劍寢室區的庭院裡來回穿梭,看起來似乎在尋找什麼。

     「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由於對方看起來相當困擾,數珠丸恒次便上前詢問。

     「數、數珠丸殿下,您好,工作辛苦了。」聽到數珠丸恒次的聲音,五虎退嚇得從樹叢中跳起。

     「每日工作是正確的生活方式,我只是遵循正道行事。你看起似乎有什麼煩惱,怎麼了嗎?」

       五虎退白皙的臉蛋像熟透的紅番茄,他有些緊張地拉扯垂蓋住右臉的瀏海髮尾,猶豫一會兒才吞吞吐吐地說:「我……我在找紙鶴,剛才在打開門的房間裡摺紙,結果一陣風吹進來,把我摺好的紙鶴全都吹到院子裡。」

       數珠丸恒次想了一下又問:「有多少紙鶴?」

     「45支,我目前只找到13支。」五虎退回答得很快。

     「我跟你一起找。」說話的同時,數珠丸恒次彎下身開始搜索樹叢。

     「這、這太、太麻煩您了,多不好、好意思,我、我、我自己找就可以了。」五虎退嚇到講話結巴。

     「我沒關係,那是你辛苦做出來的成品,所以,它們很重要。」數珠丸恒堅定地說道。

       五虎退愣了一下,然後用帶著喜悅的聲調怯生生地說:「感激不盡。」

    

     「……30、31、32、33,不管數幾遍都只有33。」五虎退看著裝在盒子中的紙鶴露出懊惱的表情。

     「院子每個角落都已經搜過好幾次,會不會掉進池塘裡?」數珠丸恒次往池塘的方向移動。

       水面上一眼就能見到紙鶴們載浮載沉,全數打撈起來清點,確實是剩餘未尋獲的紙鶴。

     「啊啊……要摺到一千支紙鶴真不容易。」五虎退嘆息著。

     「為什麼要摺一千隻紙鶴?這有什麼意義嗎?」數珠丸恒次好奇地問。

       五虎退紅著臉,低下頭小聲說:「我、我在書上讀到,摺了一千隻紙鶴之後就可以許一個願望。」

     「你的願望是什麼?」五虎退在數珠丸恒次的印象中是個乖巧安靜的孩子,他非常好奇這個幾近無聲的短刀會有什麼渴望。

       五虎退躊躇一陣子,頭垂的更低:「我、我希望……可以不要再戰鬥。每次出陣都只是砍殺敵人,我不喜歡。敵人一定有他們的想法,只是因為跟我們不一樣所以才會變成敵人,為什麼不能坐下來談一談?我不喜歡用戰鬥解決問題。」說到最後聲音越變越小,然後是一片寂靜。

       數珠丸恒次思索了一會兒,才開口發問:「所以,你並不覺得敵人就是邪惡?」

       五虎退想了想,搖搖頭:「我不聰明,所以我不懂什麼是邪惡,什麼是正義。我們認為自己是代表正義,如果敵人也認為自己是為正義而戰,那誰是正義?誰是邪惡?」

     「不,我覺得你很聰明,你讓我獲得新的思考方式,非常感謝你的指導。」數珠丸恒次恭敬地向五虎退欠身致意。

       此舉嚇得五虎退鬆手使裝滿紙鶴的盒子掉在地上,裏頭五顏六色的紙鶴灑在腳邊。

     「數珠丸殿下……這我、我、我身為刀劍說這種話似乎太天真,您不必放在心上。」

     「不會,我一直為自己身為斬殺人的道具卻又遵守佛道一事感到困惑,你的想法說不定能讓我找到新的存在方式。」數珠丸恒次露出溫和的笑容,彎下身撿拾紙鶴。

 

      掉落的紙鶴都撿起來後,數珠丸恒次問:「一千支紙鶴都要同一個人摺嗎?」

       五虎退搖搖頭:「書上並沒有說不可以,另外,千羽鶴也有象徵和平的意義,我想說摺一千支紙鶴後再許這個願望,感覺會有實現的可能。」

       數珠丸恒次小心翼翼地拾起一支紙鶴,露出宛如三月春風般的和煦笑容:「請務必讓我協助摺一千紙鶴。」他凝視手中的紙鶴,想著,或許未來有一天他可以不用再煩惱自己身為殺人工具卻想遵守佛法而活。

 

—完—

 

後記

      終於寫了數珠丸跟小退的互動劇情,數珠丸跟五虎退的繪師所畫角色,給我的感覺是相當內向沉靜,還有一種玻璃水晶般的乾淨清澈,同時也很纖細脆弱。

      看五虎退台詞腦補他的性格時,我覺得他是一個溫柔、堅持自己認為是正確的善良孩子。對於敵人也會抱著同理心,這份特質在刀劍中相當特別。他似乎相當易受驚嚇,那是因為他有顆纖細敏感的心,他非常感性,容易表現出怯懦的模樣是因為自信心不足,等他人生經驗再豐富一點,能夠對自己再有多一點肯定,他或許會變成像一期一樣的存在。

       數珠丸的台詞給我一種在尋求『道』的感覺,他有自己的價值觀但心中覺得似乎還欠缺什麼,他想要尋找自己到底欠缺什麼。他對名聲沒有興趣也不在乎。從他跟山伏的台詞我覺得,只要能說服數珠丸,他不會在意對方的身分年紀,他在意的是自己能從對方那裏得到什麼啟示,能改變自己什麼。他應該是屬於擇善固執的性格。

       文章名出自《孟子.梁惠王下篇》,我自己對『仁者無敵』的看法是,仁者會盡可能解決與他人成為敵人的原因,而不是殺掉對方。仁者會想辦法解決衝突,而不是製造更多衝突與對立。這樣的人,心中是不會懷著要消滅某一方的想法,在他們的認知中沒有敵人,大家只是立場不一樣。會想用『仁者無敵』當文章名是因為五虎退戰鬥的台詞:「會痛的話,請說一聲喔。」


05 Sep 2016
 
评论
 
热度(21)
© 曹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