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刀劍亂舞二創為主,乙女向,配對: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源氏兄弟X女審神者,也會有無CP單純是刀劍互動的故事。
偶爾會有原創繪圖或是其他同人文插花。
夢百以自創公主X卡利班恩為主
文章多是1000~1500字之間的短篇,如果是有連續性會在文首說明,有部分短篇之間互有關聯,但分開閱讀不會有影響劇情。
 
 

【刀劍亂舞同人文】交換 (1)

性轉

一期嬸前提

軍嬸跟鶴丸互換身體

審神者設定

乙女向

 

※※※※

 

      早上,鶴丸國永在一間相當陌生臥房裡醒來,他抓抓頭以為自己沒睡醒,便又鑽進被窩裡。當他察覺床墊與棉被的觸感、氣味不一樣而產生疑惑時,他聽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由遠而近,接著刷一聲。

     「鶴丸!」這聲音聽起來非常耳熟,但鶴丸國永的意識還相當朦朧,注意力無法集中。

       腳步聲伴隨吵雜的木頭嘎吱聲,讓鶴丸國永從被窩中爬起身。

     「幹什麼啦?我今天放假耶!」突如其來的擾人清夢讓鶴丸國永的情緒相當惡劣。

     「那一點都不重要!」闖入者抓住他的手臂,連人帶棉被地一起拖下床。

       鶴丸國永跳起身要修理這個打擾他美夢的無理者時,定睛一看,這才發現對方長得跟自己一模一樣。

     「……你是哪位審神者的刀劍?你家的家教是可以隨便闖進別人房裡把人從棉被裡拖出來嗎?」鶴丸國永嘲諷道。

       對方直接賞他幾個巴掌當回應:「你先看看自己的模樣。」

       聽到對方這樣講,鶴丸國永才開始覺得身體怪怪的,他記得自己是穿著浴衣睡覺,怎麼現在感覺手臂與大腿非常涼爽。他低頭想看看自己的衣服,但映入眼簾的雄偉雙峰讓他瞬間腦袋一片空白。

 

       經過幾分鐘的歇斯底里與驚聲尖叫後,鶴丸國永終於冷靜下來。

     「所以……主上現在變成我,而我變成主上。」他希望這只是一場惡夢。

     「是的,我完全不知道為何會發生這種事情,你有頭緒嗎?」審神者冷靜戳破他希望。

     「……妳問我,我問誰啊?我最近都沒有出陣的任務,也沒有遠征,一直在本丸做牛做馬,好不容易終於放假,為什麼會遇到這種事情啊!」鶴丸國永現在連死的心情都有了。

       沉默了一會兒,審神者開口道:「先換衣服吧,等吃完早餐再來想辦法。」她從衣櫃中拿出內衣、襯衫與褲子放在鶴丸國永面前。

       正當審神者要走到工作區時,鶴丸國永叫住她:「……主上,這件要怎麼穿啊?」他拎著滾著蕾絲的酒紅色胸罩,滿臉困惑。

 

※※※※

 

       鶴丸國永頭一次因極度羞愧而產生尋死的念頭,造成他尋短的源頭正從身後觸碰相當敏感的胸部:「鶴丸,身體稍微往前傾然後把手臂平行舉起,你這樣我沒辦法調整胸罩位置。」

     「……我好想死喔。」鶴丸國永萬念俱灰。

     「你到底有沒有仔細在看怎麼穿胸罩?在恢復正常前,我不太可能天天過來幫你穿衣服。」審神者用手刀往他後腦劈下去。

     「一期應該會吧?反正,他經常在妳房間過夜,請他幫我穿好了。」鶴丸國永一臉無所謂,同時,慶幸一期一振昨晚沒有在審神者房間過夜。

     「……妳那是什麼表情?」對方的表情讓鶴丸國永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預兆。

     「請一期幫你穿的話,不會只是穿好衣服就結束這麼簡單喔。」這句話讓鶴丸國永開始冒冷汗。

     「不會吧……那是一期耶……他會做什麼奇怪的要求嗎?」鶴丸國永很難想像那位溫和有禮的同伴會對幫忙穿衣服這件事獅子大口。

     「倒也不是說奇怪啦,如果你想體驗被插入,那就隨便你。恩,這似乎是不錯的經驗,你可以嘗試看看……」

     「不不不不不不!拜託妳一定要教會我怎麼穿胸罩!」鶴丸國永激動地抓著審神者用力搖晃。

 

     「你的動作都很正確,看起來應該沒什麼問題。」看著鶴丸國永俐落穿脫胸罩的動作,審神者暫時能放心。

     「嘖!為什麼女人胸前要長兩顆脂肪球,肩膀感覺好重喔。」鶴丸國永一邊穿襯衫一邊碎碎念。

     「那種事情請你去跟造物者抱怨。」審神者沒好氣地翻白眼。

       鶴丸國永看著胸前凸起的兩座山,腦中閃過一個想法:「吶,主上,我可以把這兩團贅肉挖掉嗎?前面跟後面一樣平感覺會很輕鬆俐落喔。」

     「你敢把它們剷平我就把你下面多出來的管子剪掉。」

 

—未完待續—


07 Sep 2016
 
评论(8)
 
热度(32)
© 曹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