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刀劍亂舞二創為主,乙女向,配對: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源氏兄弟X女審神者,也會有無CP單純是刀劍互動的故事。
偶爾會有原創繪圖或是其他同人文插花。
夢百以自創公主X卡利班恩為主
文章多是1000~1500字之間的短篇,如果是有連續性會在文首說明,有部分短篇之間互有關聯,但分開閱讀不會有影響劇情。
 
 

雨過天晴(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

這是Lofter戳粉兩百點文活動的文章

活動是可決定一個元素+一位刀劍+一位女審神者

此文的元素如下

夏陣雨王子一期和厚臉皮嬸嬸~

 

背景:現代paro

審神者設定

審神者第一人稱

乙女向

 

※※※※

 

       當我聞到飄散在空氣中的潮濕氣息時,夏季特有的陣雨像洩洪一般從天而降,閃避不及的我立即變成落湯雞。

       此處距離我住的地方有兩個公車站,現在這樣去搭車會給別人添麻煩,所以我決定步行回家。手中的包包是防水材質,裏頭裝的文件由塑膠製資料夾保護著,因此不用擔心會有衣物、鞋子之外的損失。

       正當我在回味小時候踩水窪的心情時,有個聲音夾帶我的名字穿過雨幕落在耳邊。我轉過身,見到一名撐著深藍色雨傘、身著筆挺西裝、手裡拎著公事包的青年。

     「一期,好久不見,你最近過得好嗎?」見到同居人,我立即衝過去抱住他。

     「什麼叫好久不見,從早上八點分離到現在也才過大約9小時。」一期一振推開我的臉。

     「你真是太冷淡了,我好傷心喔,啊,連上天都為我悲憐,降下代表眼淚的雨水……好痛!」一期一振毫不留情地往我後腦杓拍下去。

     「妳又忘記帶傘了,對吧?」一期一振挑高的眉頭隱隱藏著怒氣。

     「我、我才沒有忘記……從技術上來說……嗚嗚!」一期一振直接用手擋住我的話語。

     「過程不重要,結論就是妳.忘.記.了。」

     「過程很重要,有時候重要的是過程而不是結果……啊呀!」這次他直接捏住我的臉頰。

     「回家吧。」一期一振冷冷地說。

       從他的語氣跟表情,我知道,這是即將開啟的長篇大論前奏。

 

       回到家,一期一振指示我站在玄關不准動,他走進臥室拿出兩條大浴巾,接著再從自己的書房拿出一個塑膠材質的廢紙簍。

       他要我把全身的衣服脫掉並丟進廢紙簍中,接著他在室內的木頭地板上鋪了一條浴巾,要我脫完衣服就站到上面去。為了避免刺激一期一振開啟說教模式,我安靜迅速地配合他的指示。

       當我一絲不掛地站在浴巾上後,一期一振拿著另一條浴巾從頭髮開始幫我擦身體。

     「一期,我自己來就可以,你不必……」他帶著強烈斥責意味的眼神讓我將話語全部吞回去。

       雖然他表情帶著明顯的憤怒色彩,但擦拭的動作卻是非常溫柔。

       除了頭髮還有些濕潤外,身上的水珠全部擦乾,一期一振將浴巾蓋在我頭上,讓它繼續吸取頭髮中的水分。

     「雖然是夏天,但妳的身體好冰冷。」一期一振抱著我如此說道。

       之前,我曾經忘記帶傘,一路淋雨回家的結果就是肺炎在隔日找上門。當時在醫院躺了一星期,把一期一振嚇到手足無措,幸好有親友們的陪伴,不然一期一振可能會焦躁到寢食難安。

     「對不起。」我的粗心大意會造成他的痛苦。

       一期一振沒有說話,只是用微微顫抖的身體抱著我,這是一份無聲的譴責。

     「妳先去沖澡,衣服我會準備。」他把我推進餐廳旁的浴室裡。

       當我洗完舒服的熱水澡,換上乾淨清爽的衣物後,一期一振堅持要幫我吹頭髮。伴隨著轟轟聲響的熱風吹撫在頭上,緩和因冰冷雨水而產生的些微抽痛,我帶著有些尷尬與舒服的矛盾心情享受同居人的服務。

        吹乾頭髮後,一期一振用手指稍微幫我爬梳柔順的髮絲,說了一句:「好了。」之後,他默默整理東西不再跟我說話。

 

       往後幾天,不管我怎麼找他搭話,都只是會得到恩、啊、是的之類的簡短回應,雖然早上他一樣會跟我吻別,但總覺得他只是把它當成一種形式工作。

     「一期,我下星期要到名古屋參加研討會,所以有四天不在家。」以往,一期一振在得知我會有好幾天不在家後,會詳細詢問行程,今日我只得到知道了這樣的簡短回應。

       望著窗外的大雨,我感到異常的煩躁。

 

※※※※

 

       結束為期五天的研討會,我在回程的新幹線上不小心睡過頭,手機剛好又沒電,想說晚個幾小時回家應該不會怎樣,所以就放鬆心情開始整理研討會的資料。當我搭電車回到住居處附近的車站時,研討會的資料已經整理差不多,等到回家用資料夾分裝起來,將報告的手寫文字打進電腦就完成了。

       進展順利的工作進度讓我心情非常愉悅,於是我一邊哼歌一邊打開大門。

     「她沒有跟您聯絡說要去哪裡嗎……是,我知道了,謝謝您。」一進門就看到一期一振著急地翻著我工作用的電話簿。

     「一期,你在做什麼?」我將包包放在行李箱上,彎下身脫鞋。

       一期一振看到我整個人愣住,接著丟下手中的電話跟簿子衝過來緊緊抱住我。

     「已經超過回來的時間,妳一直沒有出現,電話又打不通……我好擔心妳。」一期一振的聲音在顫抖,而他的身體也在微微發抖。

    「啊,抱歉,我在火車上不小心睡過頭,手機剛好又沒電。」我沒怎麼在意,笑著拍拍他的肩膀。

     「那妳應該打公用電話跟我說一聲,妳知道我有多擔心嗎!」一期一振的情緒變得非常激動:「為什麼妳每次都用這種無所謂的態度來回應我的擔心!妳明明是心理學系的高材生,為什麼妳卻一點都不了解我的感受!」

       被他這樣一吼我有些愣住,原來,我想用輕鬆態度帶過的事情在他眼中是一種粉飾太平的不付責任行為。

     「對不起,讓你擔心了,我很抱歉。」我抱著他,試圖安撫他受傷的心靈。

       一期一振將臉埋在我肩膀上,用啜泣的聲音不停譴責我的不是。我只能抱著他,讓他將積壓在心中的情緒全部發洩出來。

 

       等到一期一振情緒平緩下來後,我帶著他到客廳坐下,並到浴室弄一條濕毛巾讓他擦臉。

     「感覺有舒服一點嗎?」我摸摸他的臉頰問到。

     「恩……對不起,我失態了。」一期一振開始有些沮喪。

       我收起笑容,擺出認真的表情,捧著他的臉說:「要說對不起的人是我,我一直用嘻笑打鬧的態度迴避你的擔憂,這是非常不負責任的態度,關於這點我會改。往後,如有不足的地方請務必告訴我。」

       一期一振眼角的線條變得相當柔和,他的額頭靠著我,鼻尖輕輕觸碰我的鼻樑:「我會的。另外,我接受妳的道歉。」接著,他把我壓倒在沙發椅上親吻。

       當我脫掉他的襯衫時,窗外的雨聲似乎停止了。

 

—完—

 

後記

       拖了很久的點文,因為一直想不到梗所以就被我放置Play。

       希望大家會喜歡。


11 Sep 2016
 
评论(4)
 
热度(13)
© 曹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