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刀劍亂舞二創為主,乙女向,配對: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源氏兄弟X女審神者,也會有無CP單純是刀劍互動的故事。
偶爾會有原創繪圖或是其他同人文插花。
夢百以自創公主X卡利班恩為主
文章多是1000~1500字之間的短篇,如果是有連續性會在文首說明,有部分短篇之間互有關聯,但分開閱讀不會有影響劇情。
 
 

【刀劍亂舞同人文】交換 (3)

(1)(2)

性轉梗

一期嬸前提

軍嬸跟鶴丸互換身體

三日月加入垃圾話群組,後面開始有點嚴肅

審神者設定

乙女向

 

※※※※

 

       審神者說要幫忙讓臉色看起來像真的生病——是將兩側臂膀關節拆掉再重新裝回去。骨頭脫離關節位置的瞬間讓鶴丸國永喪失言語能力,再次裝回原本位置又是另一種頭皮發麻的劇痛,這個恐怖循環他承受兩次。

       疼痛佔據所有感官,導致鶴丸國永的意識呈現一片渾沌,連來探病的對象是誰他都分不清楚,只知道身旁有人。

       當審神者用他的外表帶三日月宗近過來探病時,鶴丸國永才稍微恢復說話的力氣。

 

     「嗯,鶴丸啊,這真是個驚奇呢,看來你的心暫時應該不會死去,不對,應該說讓你的心變得年輕有活力,是吧?」三日月宗近笑咪咪地說。

     「……你是來找我打架的嗎?」瞬間,鶴丸國永覺得自己剛才一定是腦子被門夾到才會覺得三日月宗近是不錯的商量對象。

     「等身體換回來你們兩個再去武道館拿竹刀互毆,眼下先解決身體對調的事情。」審神者沒好氣地打斷即將展開的口水大戰。

     「嗯,說的也是。」三日月宗近含首而笑。

     「所以,你有頭緒?」鶴丸國永滿懷期待。

       三日月宗近稍微張大眼睛,接著露出優雅的微笑:「不知道,我沒有附設疑難雜症的搜尋功能,所以,當然不.知.道。」

     「那你來這裡做什麼!」鶴丸國永徹底絕望。

     「來探病啊。」三日月宗近說的理直氣壯。

     「還有順便看熱鬧。」審神者熱心地幫忙補充。

     「你又不是大典太光世,你這個本體出鞘殺敵以外只有花瓶功能的廢渣裝飾品來探病有何用處!」鶴丸國永開始崩潰。

     「你這樣說就不對了。」三日月宗近收起笑臉擺出正經嚴肅的表情,這讓鶴丸國永稍微冷靜下來。

     「我還有當衣架的功能喔。」這句話讓鶴丸國永產生一拳打到三日月宗近臉上的力量。

 

     「嗚啊啊啊啊!喔喔喔喔喔呀啊!」

 

     「啊,鶴丸,我忘了告訴你,肩膀關節拆掉再裝回去有可能傷到肌肉,最好不要太用力。」審神者對趴在床上發出奇怪慘叫的鶴丸國永說明。

     「喔喔喔喔……咿呀……妳現在放馬後炮是什麼意思啊!這是妳的身體耶!」剛才做出猛力揮拳的動作,讓鶴丸國永再次品嘗到電擊般的刺痛感。

     「我只是單純忘記而已,沒有特別的意思。另外,我的身體受過拷問訓練,對疼痛有相當的忍受性,這點程度很普通吧。」審神者不以為意地說。

     「……我不想把這種事情當成普通。」鶴丸國永冷冷地回應。

     「鶴丸,你換到不錯的身體耶。」三日月宗近非常開心地捅他一刀。

     「請你閉嘴當個稱職的裝飾品!」鶴丸國永真心想打爆那張露出優雅微笑的臉孔。

     「哈哈哈,身為『病人』的你應該要躺平才能完成份內工作。」接著,三日月宗近收起笑容,轉頭用正經的表情看著使用鶴丸國永肉體的審神者:「主上在現世的生活相當不容易呢,不過今非昔比,希望妳有理解到這點。」

       審神者聽懂三日月宗近的話中話,她聳聳肩用無所謂的語氣回答:「我們之間的主從關係是以時空管理局為前提建立,不要本末倒置。」

       三日月宗近眼中閃過一絲寒光,便恢復平日優雅溫和的狀態:「說的也是,不過,我們有權決定要為何者鞠躬盡瘁。」

    「只要不影響任務,事情都有商量餘地。」審神者平淡地回應。

    「話說回來,三日月,你怎麼如此容易相信我跟主上對調身體的事情?」鶴丸國永插嘴道。

       三日月宗近稍微張大眼,笑了笑:「哎呀,鶴丸沒有自覺自己開玩笑的界線嗎?關於主上的事情,你從來不說笑。」

 

—未完待續— 


18 Sep 2016
 
评论(8)
 
热度(21)
© 曹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