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刀劍亂舞二創為主,乙女向,配對: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源氏兄弟X女審神者,也會有無CP單純是刀劍互動的故事。
偶爾會有原創繪圖或是其他同人文插花。
夢百以自創公主X卡利班恩為主
文章多是1000~1500字之間的短篇,如果是有連續性會在文首說明,有部分短篇之間互有關聯,但分開閱讀不會有影響劇情。
 
 

【刀劍亂舞同人文】交換 (4)

(1)(2) (3)

性轉梗

一期嬸前提

軍嬸跟鶴丸互換身體

審神者設定

走上正經路線就再也回不了頭(躺)

感覺就是歡笑過去現在要談正事了

乙女向

雖然有立一期的標籤但他從頭到尾都沒登場(被打

 

※※※※

 

        三日月宗近的話讓鶴丸國永墜入一段記憶中。

 

       一日審神者在大廣間喝茶看書,幾名短刀在旁邊玩耍嬉戲,不小心撞到桌子打翻檯面上的茶水將審神者的書浸濕,短刀們驚慌失措地道歉,而審神者盯著書本發楞一會兒才訕訕然地說沒關係。她要短刀們將桌面擦乾淨並叮囑下次注意一點,然後就帶著濕漉漉的書本離開。

       在旁將一切從頭看到尾的鶴丸國永立即尾隨其後,審神者說沒關係的語氣讓他非常掛心。那並非不在意的灑脫,而是無能為力的失落。

 

      「有什麼事情嗎?」跟著審神者經過幾條走廊後,她才轉身問到。

        鶴丸國永盯著她平靜無波的表情,感受到底下暗潮洶湧的情緒,他思索了一陣子才開口:「妳不覺得『沒關係』,但那又如何?不管做什麼事情,書籍都不會回到最原先的狀態。」

       審神者的表情沒有變化,也沒有回應,他們就這樣注視著彼此。不知過了多久,審神者才打破沉默:「有形之物會隨著時間流轉改變,無形之物亦同。他知道我的夢想是探索世界,這是他送給我的『未來承諾』,如今人事已非。」她緊握在手中的是一本冒險小說。

       審神者露出苦澀的微笑,用相當低落的語氣說:「……所以,已經沒關係了。」鶴丸國永知道,有時候微笑會代替流不出來的眼淚,用含蓄的方式釋放情緒。

     「嗯,說的也是。放手,會讓自己比較輕鬆。」也比較不會難過,後面這句話鶴丸國永就留在心裡。

     「人生就是需要各種快樂。」審神者哈哈笑著。

     「還有各種驚奇。」鶴丸國永補充道。

      審神者讓鶴丸國永覺得她是自己在鏡中的倒影,心裡有一種熟悉的親切感,還有揮之不去的沉重悲傷。

       當她跟一期一振成為戀人關係時,他打從心底為對方感到高興,就好像自己心中部份的情感空缺被彌補,但有時又會感覺嫉妒與羨慕。

 

※※※※

 

     「鶴丸,你睡著了嗎?」一回神才看見三日月宗近的手在眼前揮動。

     「我只是在想事情。」他回應的語氣帶著些許不耐,同時沒好氣地拍掉三日月宗近的手。

       手背上些許刺痛沒有讓三日月宗近優雅的微笑產生任何皺褶,他稍微張大眼,然後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哎呀,還是你感到不安,想要抱一抱呢?」

       鶴丸國永直接賞他一記白眼:「想要擁抱就去找中庭的美人樹,它一日二十四時都歡迎有人去跟它抱抱。」

     「帶刺佳人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三日月宗近巧妙地回絕掉鶴丸國永的建議。

     「再偏離話題我就把你們兩個綁在美人樹上相親相愛。」使用鶴丸國永肉體的審神者雙手抱胸一臉不悅。

       不打算繼續跟三日月宗近說垃圾話的鶴丸國永抓抓頭,換上正經的表情說:「事情我有點眉目了。」

      「那是……」審神者的問題尚未成形便被鶴丸國永的手勢給打散。

      「事關主上跟我的私事,三日月,麻煩你讓我們私下談,另外請不要讓任何人來打擾,包括一期。」字句內容聽起來是請求,但語氣卻充滿不容拒絕的強硬。

     「我知道了。」三日月宗近對此沒有產生任何抗拒情緒,他維持從容不迫的優雅姿態緩緩起身離去。

       在越過隔離工作區與休息區的屏風前,三日月宗近停下腳步,轉過身問:「鶴丸,你真的不打算嘗鮮嗎?」

      「你在說什麼?」被問者一臉茫然。

       三日月宗近用袖子遮掩無法控制弧度的嘴度:「有些事情只有女性的身體才能體會,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呀。」

     「滾!」

 

—未完待續—

 

後記

    臨走前還不忘捅一刀的三日月XDD

    上次忘記在後記提個選擇題,題目如下:

 

    如果有機會對鶴丸落井下石你會怎麼做?

    (A)他好可憐喔,怎麼可以陷害他呢。

    (B)在旁邊默默看著他掙扎。

    (C)用骰子決定他的命運,點數超過五才救他。

    (D)顆顆顆顆顆顆顆顆顆顆。

 

    不知道大家的答案是什麼XD


29 Sep 2016
 
评论(11)
 
热度(13)
© 曹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