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刀劍亂舞二創為主,乙女向,配對: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源氏兄弟X女審神者,也會有無CP單純是刀劍互動的故事。
偶爾會有原創繪圖或是其他同人文插花。
夢百以自創公主X卡利班恩為主
文章多是1000~1500字之間的短篇,如果是有連續性會在文首說明,有部分短篇之間互有關聯,但分開閱讀不會有影響劇情。
 
 

有名萬物之母〈上〉(膝丸、髭切、女審神者)

無CP

是膝丸嬸(白皇后)跟源式兄弟第一次見面的故事

注意:有背景私設與官方設定有出入

 

腦補設定:

       我設定的刀劍戰士是實體,他們的肉體與本體刀是由時空管理局技術科製作,兩者連結則是要由審神者操作。因此,審神者不需要鍛刀也不會從戰場上撿到刀劍,鍛刀房是用來修補刀劍的本體刀身。

       關於背景詳細設定以及白皇后設定,請至〈刀劍文目錄與世界觀說明〉一文觀看。

 

※※※※

 

       光撕開被混沌籠罩的空間,並送進一個聲音:「膝丸。」這個刺激讓平靜無波的世界瞬間波濤洶湧,影像畫面蜂湧而出,它們被一一賦予意義後開始歸位,這些畫面是『記憶』。

 

       我是源氏寶刀,拿犯人試斬時連膝蓋一起砍斷,因此被命名為膝丸,我有一個分離很久的哥哥髭切。

 

       膝丸張開眼睛,初次受到光線刺激的瞳孔一時無法承受,因此周圍的一切模糊不清,而這種不適很快就退去。

       當他開始想自己身在何處時,腦中便浮現時空管理局技術科連結室的訊息,然後自己是躺在名為『床』的事物上。

     「午安,我是你的審神者,代稱是白皇后。」身旁站著一名金髮藍眼穿著白色羽織的少女,她用溫和優雅的聲調自我介紹著。

     「我是源氏寶刀膝丸,哥哥來了嗎?他叫髭切。」他腦中浮現的第一個念頭是尋找哥哥,接著才出現自己跟審神者關係的訊息。

     「髭切於40分鐘前清醒,目前在地下三樓的演練室進行使用肉體練習以及反射測驗。」審神者看了一下手腕上的錶,接著說:「差不多快結束了,我已經預約好下一個時段,你可以嗎?」

       每位刀劍戰士擁有肉身後首先要進行模擬戰鬥,這是為了讓他們能夠快速掌握如何使用軀體,以及熟悉肉身的戰鬥方式。

     「沒問題,就交給我吧。」他感到躍躍欲試的興奮。

 

       前往訓練室的路上,審神者逐一說明模擬練習的步驟與狀況,條理分明的講解讓膝丸很快就了解整個流程會如何運作,將未知的不安降到最低。

       清楚模擬練習的運作方式後,膝丸將話題轉到親人身上:「哥哥沒給您添麻煩吧?畢竟哥哥是那樣的個性……」腦中鍵入的髭切印象相當我行我素,脾氣一來什麼都不管,非常任性。

     「沒有,髭切很客氣也很配合,他跟我提過還有個弟弟,並要我多多關照你。」審神者略過髭切忘記弟弟名字的事情。

     「那當然,我和哥哥可是感情非常好的兄弟。這可是真的喔?」膝丸講到最後變得非常不確定,在記憶中他跟髭切分開很久,似乎沒有什麼特別友好的相處回憶。

     「要珍惜親人喔。雖然你們分離很久,不過,現在開始累積你們之間的美好記憶也不遲。」原本跟膝丸並行的審神者,超越他按下走廊盡頭的電梯按鈕。

       進入電梯後,審神者掏出一張略有厚度的長方形卡片,插入樓層按鈕下方,用浮現的影像鍵盤輸入密碼,按下確認鍵,電梯這才開始移動。

 

       抵達地下三樓後,審神者率先踏出電梯,膝丸等她完全離開電梯才開始移動身體。

       一路上會遇到些許穿著白色長袍的人,多數人都面無表情或是跨著很大的步伐快走,偶爾會有幾個人聚在一起小聲討論事情,基本上整條走道相當沉靜。膝丸對周圍環境失去興趣,轉而開始打量走在前面的審神者。

       嬌小脆弱是膝丸對她的第一印象,對此他感到有些失望,他不認為這名外表青澀的少女有擔任主人的果斷與膽識。不過,她剛才有條不紊的解說以及現在眼前所見的優雅沉穩姿態,讓膝丸稍微改觀。

 

       演練場的觀察室充滿各種大型機器設備,有三四名穿著白色長袍的人拿著資料夾在機器間穿梭,佔據整面牆的多個螢幕正從各角度拍攝演練場的狀況。螢幕前的操控台坐著三名操作員,一位西裝筆挺的男人站在他們身後觀看演練場的狀況。

     「久等了,山崎先生,我帶膝丸過來了。」審神者上前跟穿著西裝的男人打招呼。

     「辛苦了。髭切的演練已經進入最後階段,他的肉體與本體刀連結度非常好,不需要再做調整。另外,他掌握作戰的協調能力很優秀,現在直接上戰場都不是問題。」名為山崎的男人跟審神者如此說道。

       膝丸在旁聽了感覺有點飄飄然,兄長被稱讚讓他很高興,但隨即開始對即將進行的演練感到緊張。

     「膝丸,你站到這裡。技術科要先測量你目前跟本體刀的連結度。」審神者指示他站到一個古怪的儀器前,膝丸說了是,立即就定位,配合技術科職員的指示進行檢測。

       房間裡突然出現一個尖銳刺耳的聲響,接著有個語調平淡的聲音說:『演練終了。大門即將開啟,請注意。』

       一名身穿白色衣裝臉上帶著溫和微笑的男人,踩著不疾不徐的優雅步伐走出演練場大門,他的外型是建立在膝丸腦中的髭切形象。

     「哥哥。」見到親人,膝丸開心地喊出聲。

      髭切停下腳步,將視線投向膝丸。在他開口前,審神者搶先發話:「髭切,這是你的弟弟膝丸。」

       髭切稍微張大眼睛,立即換上微笑:「膝丸,好久不見,你好嗎?」

     「是、是的!我很好,謝謝哥哥的關心。」膝丸因緊張而一時有些口吃。

     「連結頻率數值紀錄完畢,現在可以進行演練。」技術科職員如此報告。

       審神者盯著膝丸的臉問:「你準備好了嗎?」

       膝丸感覺心跳相當快速,四肢有些微發熱與顫抖,他深深吸了一口氣,接著用充滿自信的語氣說:「嗯!準備好了。」

 

       演練室是一個純白的空間,膝丸完全不清楚它到底有多大,天花板與地面的距離無法目測,甚至有種懸浮於虛空處的不踏實感覺。

      『第一階段演練即將開始,請準備。』指示的合成語音響起。

       聞言,膝丸立即拔出吊掛在左側腰際的太刀。

       第一階演練分成四個階段,分別是短刀、脇差模擬兵,打刀、太刀模擬兵,槍、薙刀模擬兵,所有刀種混合模擬兵。每次出現六個模擬兵,要在規定時限內破壞全部的模擬兵才會進入下一個階段演練。

     『短刀、脇差模擬兵投影開始,請於5分鐘內處理完畢。』綠色的數字鐘浮現在上方計算時間,當時間進入倒數一分鐘數字會變成紅色。

       口銜短刀頭部長著兩根角的蛇形骸骨與上半身是人形下半身接近蜘蛛的異形生物浮現在膝丸周圍。


     『演練開始。』

 

—未完待續—

 

後記

       文章名稱出自《老子》第一章:「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這是我對自己對「有名萬物之母」的見解,「有名」是指人類賦予事物名字,這樣才能將萬事萬物做歸類,「名字」是將一個事物劃分進人類所能理解的範疇,但這不代表那個事物就是人類所想的那樣。人類無法用語言去定義或解釋的事物就是未知的領域。

       我私設的刀劍世界,是人將未知領域的事物強行灌上一個「名字」,讓它得以用人類能理解的方式存在,刀劍的名字只是附著於未知事物的外殼罷了,那不是它的「真實」,也不會改變它的本質。因為那是人類向未知領域所借用的力量,它從頭到尾都不屬於人世。這個世界的刀劍戰士是人造付喪神,真正的付喪神是一種類似意念的聚合物。

 

12 Oct 2016
 
评论
 
热度(8)
© 曹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