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刀劍亂舞二創為主,乙女向,配對: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源氏兄弟X女審神者,也會有無CP單純是刀劍互動的故事。
偶爾會有原創繪圖或是其他同人文插花。
夢百以自創公主X卡利班恩為主
文章多是1000~1500字之間的短篇,如果是有連續性會在文首說明,有部分短篇之間互有關聯,但分開閱讀不會有影響劇情。
 
 

失眠(髭切、女審神者)

乙女向

玻璃渣渣

審神者代號是白皇后(又稱膝丸嬸)

膝丸嬸跟源式兄弟的故事以〈活著〉一文為分水嶺,膝丸在此文中死亡。

這是〈活著〉一文之後的事情

我家的刀劍戰士設定是實體,他們是時空管理局所製造的人造付喪神。

其他詳細請至〈刀劍文目錄與世界觀說明〉

 

※※※※

 

       描寫四季生活態樣的散文無法在腦中轉譯成能理解的訊息,想透過閱讀調劑思緒的方法此刻無法奏效。即使感覺有些煩躁,髭切依然動作輕柔地書籍平放在桌案上,他的表情及肢體語言無法讓人讀到被隱藏的鬱悶。

     「中庭的楓葉在夜晚燈火及水光照映下別有一番風情呢。」審神者瞄了一眼髭切,淡然說道。

       髭切轉頭望向審神者,她氣定神閒地將身體託付給做工精緻的扶手沙發椅,雙腳則由跟沙發椅同款花色的腳凳捧著,手中正在進行縫補髭切上衣脫落鈕扣的工作。

       審神者倚著燈光表情柔和地一次次拉起針線的模樣,看在髭切眼中彷彿她正在做一件精美的刺繡作品。即便只是簡單的縫補衣裳,審神者做起來就是格外優雅高尚,平凡的事物經過她都會變得不平凡,這是髭切的感覺。

       縫紉工作完成後,審神者將衣服拿到眼前仔細檢查縫線及是否有漏掉需要修補的地方,確定都沒有她才把衣服擱在大腿上,將針線放回收納它們的銅雕盒子。

       髭切看著審神者整理他衣物的模樣,瞬間覺得她彷彿是自己的妻子,而他完全不討厭這樣的想法。


     『我決定不要喜歡你,希望你可以一直陪我到最後。』


       她曾經說過這樣矛盾的話。如果不喜歡,又怎麼會想跟他一直走到生命盡頭呢?他知道『喜歡』不一定是人們保持長久互動的主因,但審神者對他的態度似乎難脫『喜歡』的成份。

       當髭切還在暖如春季的粉色思緒中遊蕩時,一陣激烈伴隨嘔吐的咳嗽聲宛如墳場中的烏鴉啼叫聲,將他瞬間拉回帶著深秋寒氣的現實。

     「主上!」髭切立即衝過去。

       摀著嘴巴的指縫間緩緩流下如同絲線般的紅色液體,並伴隨著腐敗的鐵銹味。

     「我去聯絡山崎先生。」

       山崎一樹是時空管理局作戰科白組組員,審神者『白皇后』的一切事物由他負責。

     「……不需要,這只是『提醒』,很快就沒事了。」審神者拿出手帕擦拭嘴角的血跡,而她的臉色一片慘白。

       望著髭切露出罕見的焦躁不安表情,審神者苦笑了一下:「我大概還剩半年的壽命,之前在戰事中過度透支力量……對不起,我可能會早你一步離開了……」她虛弱的倚靠著柔軟的沙發。

     「人生就像擲骰子,有時擲骰子的不一定是自己……我很盡力掌握擲骰子的權力,但是有時候卻會走到死路……我只能接受了。」接著又是一陣劇烈的咳嗽,好像要把體內器官全部吐出來。

       髭切在審神者平靜下來後餵她喝了幾口水,並拍拍她的背部:「我們刀劍肉體使用期限平均是五年,我跟隨妳的日子已經進入第四年,因此,我會在妳死去之前被時空管理局回收銷毀,本丸所有刀劍皆如此。」

     「我身邊的人總是急著比我早離開呢,不過,這次我有時間跟你們道別,這樣就夠了。」審神者露出欣慰的表情。

     

        協助審神者更衣入睡後,髭切躺在她旁邊瞪大雙眼盯著天花板。

       他的睡意在不知不覺間被偷竊,今晚將會變成長夜漫漫。

 

—完—

 

後記

       我家的設定,在擔任審神者之前要經過名為『覺醒』的程序,成功者才能擔任審神者,而成為審神者的人其壽命不超過六年。

    原因請點〈刀劍亂舞世界觀私人設定2〉內有說明。

 

 

       


11 Nov 2016
 
评论
 
热度(16)
© 曹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