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刀劍亂舞二創為主,乙女向,配對: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源氏兄弟X女審神者,也會有無CP單純是刀劍互動的故事。
偶爾會有原創繪圖或是其他同人文插花。
夢百以自創公主X卡利班恩為主
文章多是1000~1500字之間的短篇,如果是有連續性會在文首說明,有部分短篇之間互有關聯,但分開閱讀不會有影響劇情。
 
 

喜歡 (膝丸、今劍、女審神者)

乙女向

膝丸女審

審神者是白皇后

其他故事請至刀劍文目錄

這是在膝丸接任近侍不久之後的事情

 

※※※※

 

       一日,膝丸在審神者辦公專用的房間草擬公文時,緣廊上傳來奔跑的腳步聲,接著障子門刷一聲被推開,曾經共同為源義經佩刀的今劍興高采烈地衝進來。

     「吶吶,薄綠,你喜歡主上,對吧?」今劍總是用源義經賦予他的名字來稱呼。

       雖然膝丸已多次糾正對方要用他最初的名字,但今劍總是左耳進右耳出,完全當成耳邊風。現在,讓膝丸蹙眉並不是名稱問題。

     「本丸裡會有不喜歡的主上的存在嗎?」

       刀劍戰士能擁有自我意識與自由活動的肉體需要仰賴審神者,因此,審神者在這個空間中是特別的存在,備受刀劍們的注視與關愛。

       今劍對膝丸的反問很不滿意地噘嘴:「我不是那個意思。」

     「我是指喜歡之後就會有嬰兒誕生的『喜歡』。」這句話讓膝丸手中的筆完全偏離正軌,同時草稿也宣告報廢。

     「……我覺得你省略很多步驟,也誤會些什麼。」

     「咦?可是書本上這樣寫啊。」今劍一臉理所當然,這讓膝丸開始考慮建立書籍審查制度。

     「你到底看了什麼書?」

     「我忘了書名,那是主上朗讀給我們短刀聽的繪本故事,內容描述一位公主被惡龍綁走,英勇的騎士克服萬難解救公主,然後就喜歡上彼此,國王便給予騎士一塊領地,讓他跟公主的孩子在那塊土地綿延不絕。」今劍很興奮。

       膝丸原本想訓斥他現實沒有這麼簡單,那只是童話故事。當話語正要吐出舌尖時,一絲異樣的感覺讓他將未成形的語言打散。

     「今劍,有時候故事會用美好的包裝扭曲真實喔。」他們刀劍所擁有的記憶也參雜著類似的東西。 

     「才不會!那明明就是一個熱血沸騰的英雄故事!哼!薄綠太無趣了,你會變成禿頭鮪魚肚。」今劍怒氣沖沖地跑出去。 

     「喂!為何我太無趣就會變成禿頭鮪魚肚!你什麼意思啊!」膝丸衝到門邊,而今劍早已消失在緣廊轉角處。 

 

※※※※

 

      下午進到辦公間的審神者聽完近侍訴說今劍早上奇怪的言行後,她掩嘴呵呵笑:「那是因為今劍非常喜歡你。」

     「我怎麼感覺不到?」膝丸開始懷疑自己的認知是否異於常人。

     「今劍最常跟別人提起義經殿還有岩融,後來有個名字被提到的次數日漸增加,現在已經可以跟義經殿與岩融並駕齊驅——那就是薄綠。」

       膝丸皺了一下眉頭:「這與他對我莫名發脾氣有關係嗎?」

       審神者稍微愣了一下,接著露出發現新事物的驚奇表情:「原來你對無利害關係的事物相當不敏感……恩,真有趣。」

     「這是在說我很遲鈍嗎?」膝丸露出受傷的表情,他覺得今天一直莫名其妙被罵。

     「不,我沒有這個意思。」審神者搖搖手,而心裡卻覺得對方的反應很可愛。

     「當時,故事講到騎士登場,今劍就高興地跳起來大聲說『這完全是在形容薄綠!』他還為此跟小亂、小厚吵架。」這番話讓膝丸瞪大雙眼,沒想到今劍對他的評價如此高。

     「今劍起初常常找你,多半是曾經同為義經殿佩刀之故,而他對你的好感則是在日常互動中所累積。今劍會特別跟你提到那則故事,可能是認為你跟故事中的騎士一樣因功受賞升格近侍,他大概是想恭喜你成為近侍。」

       聞言,膝丸低下頭,他感覺耳朵與臉頰有些發熱。審神者不發一語地開始翻閱公文,讓對方自行整理情緒。         

       審神者的一番話,讓膝丸改變對今劍的看法。腦海中浮現真受不了的同時,卻又覺得格外溫暖,整個心境都變得非常柔軟。

       不過,今劍開頭的第一句話讓他覺得相當古怪。   

 

     『你喜歡主上,對吧?』

 

       如果是想表達他跟童話中的騎士很像,應該會琢磨在戰鬥、外型方面,或是直接告訴他那則故事,提到『喜歡主上』感覺突兀不相稱。

     

     『英勇的騎士克服萬難解救公主,然後就喜歡上彼此,國王便給予騎士一塊領地,讓他跟公主的孩子在那塊土地綿延不絕。』

       他該不會是把『喜歡主上』當成是一種獎勵?膝丸如此猜測。

 

     「主上,跟短刀們說故事稍微慎選一下劇情會比較妥適。」膝丸抓捏一下鼻樑。

     「它只一個英雄救美的故事,有不妥當的地方嗎?」審神者的表情相當不以為意。

       膝丸看著她,認真地說:「那只是表面上,這個故事背後隱藏的是一樁醜聞吧。」

       審神者放下手中的文件,露出吃驚的表情:「你怎麼知道?」   

     「國王給予騎士的報酬不符合他的利益。公主的夫婿照理說會找與其地位相當,或是能帶來更龐大利益的對象。『騎士拯救公主』是將國王失去的既有利益取回,但國王卻將公主嫁給騎士並賞賜一塊土地,不管怎麼想,國王都只有失去並無獲利可言。」

       膝丸瞇起眼睛,這使他原本就相當銳利的氣質變得更加犀利。

     「公主已經失去用婚姻換取權力金錢的價值吧。如果將『惡龍』替換成盜賊或私奔的情人,就能解釋國王為何甘願割捨自己既有的利益給騎士。」 

     「哈哈哈哈哈哈!」審神者突然捧腹大笑。

       這讓膝丸感到莫名錯愕。

       審神者停止狂笑,掏出手帕抹去眼角的淚珠:「今劍說的沒錯,你真的很無趣。」     

       膝丸不高興地皺起眉頭。

     「不過,我非常喜歡。你真的非常特別呢。」

       膝丸直率的個性在外人面前形同遮罩,掩蓋住他敏銳的細膩心思。

     「什麼!」

       突如其來讚美讓膝丸瞬間滿臉通紅,連耳根都感覺快燒起來,他尷尬地轉過身背對審神者。

       而她不以為意地呵呵笑:「選擇你當近侍真是最棒的決定。」然後繼續閱讀文件。

       翻騰鼓譟的情緒平息後,膝丸搓揉有些發熱的臉頰,慢慢坐到自己的位子上。

 

※※※※

 

       夜間就寢時,膝丸躺在被褥中翻來覆去。白日發生的事情,不斷在他腦海中浮現。

       審神者放鬆大笑的模樣,還有她說『非常喜歡』時的直率表情,讓膝丸感覺情緒亢奮到可以立即連續出陣數次。

       她好可愛。膝丸緊緊抱著棉被如此想著。

       如果,她說喜歡我……膝丸的腦子無法負荷後面的想像。他在棉被裡不停鑽來鑽去,並不時發出莫名的無意義聲音。

       最後,在姍姍來遲的睡神拜訪下,膝丸即將滑進夢鄉。在失去意識前,想著被審神者說喜歡時,他應該會高興的能一躍跳上屋頂。

 

—完—

 

後記

       膝丸跟髭切是各自獨立的房間,如果他們同寢室,膝丸一定會被髭切念XDDDD


22 Nov 2016
 
评论
 
热度(23)
© 曹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