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刀劍亂舞二創為主,乙女向,配對: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源氏兄弟X女審神者,也會有無CP單純是刀劍互動的故事。
偶爾會有原創繪圖或是其他同人文插花。
夢百以自創公主X卡利班恩為主
文章多是1000~1500字之間的短篇,如果是有連續性會在文首說明,有部分短篇之間互有關聯,但分開閱讀不會有影響劇情。
 
 

恐懼(上)〈髭切、膝丸、女審神者〉

乙女向

審神者是白皇后(膝丸嬸)

其他故事請至刀劍文目錄

〈冰焰〉一文的後續

 

※※※※

 

       審神者按住緩緩流著鮮血的臂膀,矮身躲藏在茂密的灌木叢中,周圍只有蟲鳴鳥叫聲,這讓她稍微有點安心。

       緊繃的情緒一鬆懈她開始不停發抖。近距離面對死亡是多麼可怕的一件事。

 

       今日她跟著以髭切為首的部隊出陣,遭遇敵軍突襲,混亂中她摔下斜坡,跟時空管理局聯繫用的面具不知掉落何處。

       唯有透過面具聯繫時空管理局獲得授權,審神者才能使用『力量』,失去面具等同失去王牌。她壓住慌亂的情緒將注意力全部放在尋找面具。

       在一座茂密的灌木叢前見到狐狸臉孔的面具時,她鬆了一口氣,快步走向面具。當她彎身要撿起面具時注意到樹叢中似乎有東西在閃爍,瞬間,警鐘在腦袋裡大聲作響。

       她快速向後退,但敵人的刀刃還是刺穿了臂膀,一陣如火焰燒灼般的刺痛感從貫穿處傳到大腦。審神者咬牙硬著頭皮往後退,刀刃離開身體瞬間的痛覺讓她倒抽一口氣。

       躲在灌木叢中突擊她的是敵打刀,附近的樹木與岩石後分別走出三個敵太刀、兩個敵大太刀。面具被敵打刀踩碎,審神者只能轉身逃跑。

     

       刀劍們應該會從她摔落的地方展開搜索,做出這樣的判斷後,審神者離開躲藏點進行移動。

 

     「主上!」遠處傳來膝丸的吼叫,還有其他刀劍的聲音。

       聽見熟悉的聲音,審神者瞬間因為感到安心而掉下眼淚。

     「我在這裡!」審神者大聲叫喊著。

 

       啪擦!身後傳來樹枝折斷的聲音。

 

       回應不僅可以喚來同伴,也會引來敵人。

       審神者跑到肺部快要炸開,耳朵裡迴盪是自己劇烈的心跳聲,腦中只有向前奔跑的念頭。

       一道參雜淺綠色的黑影快速穿過身旁,接著她撞進一個帶著溫度、結實又柔軟的物體中,處於驚嚇狀態的審神者惶恐地想推開不知名的事物。

     「沒事了,主上,我是髭切。」讓她聯想到棉花糖的軟綿綿聲調從上方傳過來。

       看清楚對方的面孔時,審神者瞬間感到全身力氣被抽光的虛脫。她開口想說些什麼,無奈的連一個字都擠不出來。

       髭切微瞇著眼,溫柔的神情帶著糖果化成漿汁般的黏膩,他的食指按在審神者唇上:「噓,別說話,妳已經很累了,稍微休息一下。」摸摸她的頭,髭切往前邁開步伐並抽出懸掛腰際的太刀。

      審神者聽見他用平穩毫無高低起伏的聲調說:「來吧……打鬼的時間到了呢。」這讓她聯想到冬季結冰的湖面,並感覺一陣刺骨的冰寒。

       審神者環顧四周,御手杵跟今劍在不遠處夾擊敵太刀,獅子王與另一個敵太刀對打,宗三左文字笑著將對手逼向一處懸崖邊。

       突然,一個敵大太刀從旁邊衝出來。

     「喝啊啊啊啊啊!」一晃眼,膝丸就出現在自己面前將敵人砍成兩半。

       他甩掉刀身上沾染的體液,快速走到審神者身邊。

     「有受傷嗎?啊!好嚴重,要快點包紮。」膝丸收起刀刃,迅速撕下外衣的袖子。

       身後傳來淒厲的慘叫聲,審神者回過頭,所見景象讓她產生一陣反胃。

       折斷的樹幹刺穿敵打刀胸膛,就像伯勞鳥儲存在樹上的食物,而髭切面帶笑容,用刀柄逐一敲碎對方的關節。

     「別看,會做惡夢的。」膝丸輕嘆一口氣,將審神者抱進懷中,讓她把臉埋藏進自己的胸膛裡。

       他猜測兄長的怒氣有一半是對自己擔任部隊長卻沒顧好審神者,這點嚴重刺傷髭切的自尊心;而另一半理由,讓膝丸腦中浮現之前夢境所見楓葉開滿整座山林的火紅色。

       膝丸深呼吸,硬是把燃燒產生焦味的情緒從心裡驅逐出境。

 

       髭切將敵打刀的四肢關節全部打碎,哼了一聲,這才砍下對方的頭顱。他環顧周圍戰況,已經進入尾聲。

       審神者正坐在一塊岩石上讓膝丸包紮傷口。

       髭切確定周圍沒有其他敵人後,才走向審神者。

     「主上,您的傷勢如何?」說著便伸手要觸摸對方。

       當他見到審神者瞬間僵硬的表情時,手就此懸在半空中。

     「哎呀,看起來相當嚴重呢。」髭切笑了笑,收手。

     「趕快回去吧。」

       他轉身對其他刀劍下達收隊歸返本丸的指令。

 

—未完待續—

 

BGM—Skillet〈Never Surrender

 

後記

 

    此文是先前練習畫源氏兄弟戰鬥分鏡草圖延伸而來的劇情,源氏兄弟在此篇故事中的角色定位接近『鏡子』。BGM的歌詞是審神者的心聲。要套在源氏兄弟身上也可以,歌詞套在不同角色身上就會有不同解讀。

 

09 Dec 2016
 
评论
 
热度(16)
© 曹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