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刀劍亂舞二創為主,乙女向,配對: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源氏兄弟X女審神者,也會有無CP單純是刀劍互動的故事。
偶爾會有原創繪圖或是其他同人文插花。
夢百以自創公主X卡利班恩為主
文章多是1000~1500字之間的短篇,如果是有連續性會在文首說明,有部分短篇之間互有關聯,但分開閱讀不會有影響劇情。
 
 

恐懼(下)〈膝丸、女審神者〉

上篇中篇

乙女向

 

※※※※

 

     「主上已無大礙,明天傷口就能完全癒合。」

     「她還沒清醒,醫生說可能是受到過度驚嚇,建議住院兩天評估她的精神狀況……嗯,就交給我吧,請哥哥放心。」

     「不需要回本丸,山崎先生已經幫我準備這幾日在現世所需的用品、衣物。」

    「好的,也請您早點休息。」

       結束通話,膝丸因壓在心頭的重擔減輕許多,而鬆了一口氣。

 

       當審神者失去意識癱軟在榻榻米上,膝丸腦子一片空白,他只能手足無措地看著臉色慘白的主人,什麼都做不到。他不像藥研藤四郎具備急救的知識技術,更沒有兄長髭切臨危不亂的冷靜。

       如果沒有他們,審神者很有可能就在他面前因失血過多而死亡。

       我真沒用。膝丸嚴厲地斥責自己的無能。

 

※※※※

 

       審神者睜開眼睛,潔白的天花板占滿視野,耳邊傳來帶著規律的悶聲是監控身體狀況的設備。雖然環境感覺很陌生,但她知道這是時空管理局附設醫院的單人病房,因為,審神者的身體有任何內外傷與病症只能到這裡就診。

       臂膀沒有疼痛的感覺,被刀刃刺穿的肌肉與血管已經用醫療微型機器修補起來,靜養半日讓新生組織更加穩固就能離開病床。

       她嘗試要爬起來的聲音,驚動到房間裡的其他人。

     「主上!您感覺如何?有不舒服或難過的地方嗎?」膝丸神色慌張地衝到床邊。

     「現在只覺得很疲倦,沒有疼痛或難受的感覺。」

       在膝丸的幫助下,審神者順利坐起身,喝了幾口溫水。

       審神者吸吐幾口氣,調整呼吸節奏,緩緩說道:「我失去意識後的事情,把你知道的全部說出來。」

 

     「本丸目前由哥哥管理,小烏丸大人、一期一振與長谷部負責協助支援。出陣報告已經完成放在您桌上靜候審閱。以上是我所知道的狀況。」坐在椅子上的膝丸背部直挺,像個訓練有素的軍人跟長官進行報告。

       審神者低頭思索一會兒,才淡淡地說:「你們做得很好,辛苦了。我明天早上就會辦理出院手續。」

     「主上,醫生希望您在留住兩天,今日出陣您受了不少驚嚇……」膝丸的勸告被審神者罕見的粗魯打斷。

     「這次只是我太粗心!我的身心狀況我自己最清楚,明天我就能回本丸。」審神者強硬的語氣透漏她不願意接受其他意見。

       任性妄為的言行,刺激膝丸的腎上腺素大量分泌。

     「不要太過分了!妳知道藥研當時有多慌張難過嗎?長谷部擔心妳擔心到連工作都做不下去,只會在大廳不斷繞圈圈。一期一振花了多少心思去安撫慌亂無助的短刀們,哥哥非常擔心妳的狀況,其他同伴也是,妳有想過我們的心情嗎?」

       髭切暗沉的表情,同伴們的慌亂還有他自己的擔憂害怕,林林總總的情緒累積讓膝丸一時失控。猛一回神才發現,自己抓著審神者的衣領破口大罵。

     「我不需要你們這種別有所圖的關心!」出陣的失常表現讓情緒堤防產生裂縫,而膝丸指責則是給予脆弱的堤防施以毀滅性的重擊。

      「別有所圖?我們能貪圖妳什麼!妳這就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火氣直衝腦門的膝丸跟著吼回去。

     「你們的外表跟模仿人類的情感不就是要騙取我的信任,藉此得知我的真實名字!」此話一出口,審神者就後悔了,但為時已晚。

       膝丸鬆手,一臉錯愕地往後退去。

     「……妳知道……妳為什麼知道?」


       刀劍戰士使用人類外型是為了取得審神者的信任,進而讓對方心安情願告知自己的名字,這是觸發付喪神取得吞噬其靈魂的條件。

       使用人類外型的原因,是刀劍戰士眾所皆知的公開秘密。本丸中,只有審神者不知道這件事。即使是時空管理局,這也是少數高層才知道的機密。


       因為,審神者其實是刀劍戰士願意幫時空管理局戰鬥的活祭品。

 

     「我在這個國家的身分是接受政治庇護的外國政要,即便我放棄自己的國籍,歸屬日本國籍,屬於權貴的特權依舊存在。」審神者盯著床鋪邊緣的金屬欄杆。

     「當我提出成為審神者的申請時,副局長親自告訴我『審神者』的真相,他們極力想打消我擔任審神者的念頭。因為,我的身分非常敏感,一個閃失很有可能演變成國際問題。」

      膝丸蹙眉,搖搖頭:「既然知道,為什麼還要當審神者?」

      審神者露出帶著嘲諷意味的冷笑。

    「跟哥哥決裂後,他凍結我的銀行帳戶,導致我的生活發生問題。離開哥哥的庇護,我才發現自己完全不會生活。經過一段刻苦的日子,我才有心力去思考自己國家的事情。」

       她將滑落的髮絲撥到耳朵後面。

     「我想成立一個照顧我國難民的非營利組織,但那需要非常龐大的資金,只靠募款根本不夠。成為審神者所獲取的金錢能完成組織的雛形,為此,我願意擔任審神者。」

       此時此刻,她覺得一直壓在心頭揮之不去的重擔減輕許多。

       沉默,籠罩在房間裡久久不散。

 

     「妳還願意繼續擔任我的審神者嗎?」膝丸打破寂靜問到。

       審神者看著面無表情的他,側頭思索一會兒。

     「那你還願意繼續擔任我的近侍嗎?」

       接著,兩人相視而笑。

     「妳從一開始就是為了讓我跟哥哥成為妳的『護衛』,才會積極接近我們吧。」

       現在回想起來,審神者經常安排源氏兄弟擔任她到現世的護衛工作,需要她跟著出陣的任務,部隊名單一定會有源氏兄弟。

     「是的。因為,你很正直,讓你當近侍我比較放心。」

       膝丸笑了笑,走到床邊撫摸審神者的頭。

     「這次的談話,是妳我之間的祕密,我連哥哥都不會說。交換條件是,妳要聽醫生的指示。」

       審神者闔上眼,心平靜和地回答:「沒問題。」

 

※※※※

 

       望著審神者熟睡的臉孔,膝丸下意識地露出微笑。

      他閉上眼睛,眼前浮現的景象是燒遍整座山林的火紅楓葉,它們瞬間凋零。世界,現在被冰雪統治著。

       他將自己未曾說出的情感埋葬在雪地裡。

 

—完—

 

 


17 Dec 2016
 
评论
 
热度(17)
© 曹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