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刀劍亂舞二創為主,乙女向,配對: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源氏兄弟X女審神者,也會有無CP單純是刀劍互動的故事。
偶爾會有原創繪圖或是其他同人文插花。
夢百以自創公主X卡利班恩為主
文章多是1000~1500字之間的短篇,如果是有連續性會在文首說明,有部分短篇之間互有關聯,但分開閱讀不會有影響劇情。
 
 

著裝(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

審神者是軍審﹙審神者設定

後面有點灰暗,因為我家一期很容易想太多,這是一篇夾雜著苦澀的甜文

 

※※※※

 

       衣帶摩擦的沙沙聲,不知道為什麼,壓過其它聲音率先被審神者接收到,讓她將目光投向源頭。

       一期一振正在解開寢卷的腰帶,領口微微滑落,頸子連結肩膀的曲線化成一陣一陣的波浪,沖刷審神者的神經。明明是司空見慣的場景,她卻產生微電流通過身體的酥麻感。

     「我幫你穿衣服好嗎?」她第一次提出這個要求。

       一期一振微微愣住,然後,他用親切勾起微笑回應:「感激不盡。」

       退去衣物後,審神者用雙眼和雙手仔細記錄一期一振的身體樣貌,熟悉的起伏線條在晨光之下顯現出她陌生的一面。

     「昨晚沒看清楚嗎?」一期一振笑著握住她的雙手,並拉到唇邊親吻每一根指頭。

    「早晚的光線不一樣,我熟悉下午和晚上,不清楚早晨。」審神者把抽回來的雙手放在一期一振腰際上磨蹭。

    「明天好嗎?今天我有兩個出陣任務,而且,您十點要開會。」一期一振抱緊審神者,手指沿著脊椎骨來回撫摸她的背部。

       審神者摸了一期一振的後腰幾下,才依依不捨地放開,轉身拿起深灰色的襯衫。

       手臂穿過袖子,敞開的襯衫裹住一期一振的背部,審神者走到前面,調整肩部使其與肩膀平行,領子整理好才扣釦子,確定衣襬與袖子沒有皺褶後才準備下一個步驟--穿褲子。

     「這部分請讓我自行處理。」一期一振抽走褲子。

     「誒誒誒,我想做啊,而且,你有時會幫我穿上褲子。」審神者摟住一期一振的腰,貼著他的臉頰磨蹭。

       一般而言,當審神者這樣撒嬌時,一期一振多半會順從她的意思,但這次例外。

     「不一樣,所以,不行。」一期一振的聲音很溫和但語氣非常強硬。

       他是認真的。意識到這點的審神者只能心不甘情不願地鬆手。

       一期一振的拒絕,讓審神者感覺到彼此之間存在的界線,他口中的不一樣是指身分--審神者是上位的主人,而他是位居其下的部屬。

       縱使他們已經是親密伴侶的關係,但主從的階級依然存在,應該說,一期一振很在意,即使在兩人獨處的時間,他也不允許主從分界消失。

       審神者不在意這點,但她考慮到一期一振可能深受武士是家臣觀念的影響,也就不勉強他要打破階級分立的價值觀。

       當一期一振將褲頭拉到腰部時,審神者握住他的手腕,笑著問:「接下來可以給我做嗎?」

       一期一振瞇著眼,在她的唇上輕啄幾下,用帶著幾分寵溺的聲調回答:「勞煩您了。」

       整理衣襬時,審神者故意在一期一振的臀部和大腿內側捏幾下,而他只是露出有點無奈的表情,微微一笑。

      繫好腰帶,接著就是打領帶。審神者的動作非常俐落,沒有絲毫猶豫或停頓,彷彿這是她日常穿著的過程。

    「很熟練呢。」一期一振稱讚到。

      心情愉快的審神者不加思索地說:「以前常幫人打領帶,因為他太笨拙了……」意識到這是個尷尬的話題,她立即將未說完的話全部吞回去。

      不過,這些隻字片語足以讓一期一振瞥見審神者過去的情史,雖然只是片段,但他依然感覺到嫉妒之火的燒灼。他很想知道這個人的一切,想知道自己與對方在審神者心中的份量各有多少持分。

       為了控制情緒,一期一振選擇沉默,而審神者也做出相同的選擇。

 

       著裝完畢,一期一振客氣地向審神者道謝。當他正要轉身時,審神者緊緊抱住他。

     「我現在喜歡的對象是你,只有你。」她的眼神非常真誠。

        一期一振輕笑幾聲,轉過身摟著審神者,動作親暱地磨蹭她的臉頰,「我知道。」說完,便湊到她的唇邊用舌頭撬開牙齒鑽進去。

       審神者闔上眼,順從地配合一期一振。結束時,他輕輕含著對方的唇瓣,咬嚙幾口才分離。

     「我今晚可以來過夜嗎?」一期一振的表情和眼神溫柔到彷彿要滴出水。

     「非常歡迎。」審神者用力抱緊他。

     「晚上,讓我服侍您更衣吧。」一期一振在她耳邊低語。

     「哈哈哈,那明天早上也要讓我替你穿衣服。」審神者勾住他的脖子,神情嫵媚動人。

 

       離開審神者的寢室後,一期一振回到自己的房間,一關上房門,他立即雙手掩面趴倒在榻榻米上。此時此刻,他才能將全部的心力放在調整情緒上。

 

     『我現在喜歡的對象是你,只有你。』

       所以,未來妳有可能不會像現在一樣愛我,對吧?就像過去妳曾經替他打領帶的那個人一樣,我們只是妳的曾經。

 

      一期一振知道情感會隨著時間與個人經歷有所變化,這不是是非對錯的問題,但他就是無法克制不讓內心冒出自私的想法。

     「該準備出陣了。」

       一期一振緩緩爬起身,讓工作佔據自己所有的注意力,如此一來,就不會有胡思亂想的空間。

 

-完-


09 Jun 2018
 
评论(2)
 
热度(23)
© 曹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