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刀劍亂舞二創為主,乙女向,配對: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源氏兄弟X女審神者,也會有無CP單純是刀劍互動的故事。
偶爾會有原創繪圖或是其他同人文插花。
夢百以自創公主X卡利班恩為主
文章多是1000~1500字之間的短篇,如果是有連續性會在文首說明,有部分短篇之間互有關聯,但分開閱讀不會有影響劇情。
 
 

莫非定律(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

現代PARO

搞笑性質

女審第一人稱(審神者設定)

鶴丸是份量吃重的角色,他跟女審是大學好友

這是一個互相傷害的故事

 

※※※※

 

       下班後我依路線圖找到藏身於巷弄間的居酒屋,據推薦的鶴丸所言這裡是老饕才知道的夢幻食堂。一進去,鶴丸立即從包廂探出身招呼我過去。

     「一期呢?我以為你們兩個會一起過來。」鶴丸將一盤毛豆和涼拌豆腐推向我。

    「接到有大案子要加班,他託我轉達臨時不來的道歉。」用濕毛巾擦過手,我抓起幾根毛豆配上生啤酒開始吃。

     「啊啦,真可惜。那麼,為了彌補他的缺席,我們今天要盡情的吃,這家的烤雞肉串是聖品,茶泡飯跟酒蒸蛤蠣是必吃的主食。」鶴丸翻了幾頁菜單,便舉手要店員過來,「菜單上的串燒都各來兩串還有兩杯生啤酒,其他的之後再點。」他快速點完餐。

     「呼,真痛快。」我喝光杯中的生啤酒,抓起毛豆開始咬,「一期不來也好,最近被他搞的壓力很大。」

     「怎麼,吵架啦?」鶴丸邊用筷子攪動醃漬物邊露出看好戲的笑容,這表情讓我的拳頭有點癢。

     「如果是吵架還好處理,但這件事對我來說很困擾,可是不知該怎麼勸他別這樣。」我用手指把生啤酒留在桌面上的水珠塗抹開來。

     「哎呀,聽來有點複雜,要說一說嗎?」鶴丸嘴裡的醃蘿蔔發出清脆的咯滋聲,感覺相當多汁。

       我抓了抓濕毛巾,嘆口氣道:「事情是從一期的同事開始,這位同事的配偶在睡夢中辭世,直到早上才被發現。這類猝死案件如果是發生在與自己無關的人身上就會覺得很遙遠,可一旦周遭出現這樣的事情,瞬間會覺得它近在咫尺。」

       鶴丸停止進食,全神貫注地傾聽我說話。

    「事情剛發生時,一期每天都很早就起來,然後趴在我旁邊看我有沒有在呼吸,一直看到我清醒,我幾乎每次都會被嚇到,一睜眼就看到有張臉貼在旁邊,真是有夠驚悚的。」

       鶴丸摀住嘴,轉過頭,肩膀在抖動。

     「喂!這件事情發生你在身上,我看你還笑不笑得出來。」我有點生氣地拍著桌子。

     「對不起……不過……我一想到那個畫面……哇哈哈哈!這實在太好笑了,快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鶴丸笑到眼淚流出來。

       那你就睡在湯裡面,趕快淹死吧。我在心中如此詛咒著。

       等到鶴丸笑得差不多了,他一邊抹去眼角的淚水一邊問:「那他最近還會這樣嗎?」

     「是比較沒有,但有時還是會盯著我睡覺。他上星期還買了兩支監控心跳用的心律錶,它可以跟手機APP連結,用來觀察與紀錄自己的心跳。」我舉起手,露出右手腕上的心律錶。

     「喔喔,我聽過這個產品,但還沒實際看過。」鶴丸像看見新奇玩具的孩童一般,整個眼睛都亮起來。

     「如果心律不整或有狀況,它會發出警示聲,提醒周圍的人注意。」

       逼逼逼逼!刺耳警示聲瞬間響起。

     「鶴丸,你的手很賤耶。」

     「唉呦,讓我試一下它的功能嘛,反正錶的紀錄只有連結到妳的手機。喔喔,順便讓我看看它發出警告時,手機會跳出什麼訊息。」然後,鶴丸就拿起我的手機開始玩。

     「很吵耶,快點把設定調回來啦,你看,別桌的人都在看這邊。」

     「誒誒,等一下嘛,再讓我看一看……哎呀,妳的手機沒電了。」

     「鶴丸國永!」

 

       如果,我的心律錶紀錄只有連結到自己的手機,這件事情會在我用坐墊痛扁鶴丸後就結束。我所不知道的是,一期一振有將我的心律錶紀錄連結到他的手機,更不巧的是,我的手機剛好沒電。

       一期一振在加班時,手機跳出的訊息讓他呆愣好幾分鐘,這是他同事告訴我的,之後他用非常嚇人的表情瘋狂打電話。我事後把手機充飽電,瞬間跳出數十通未接來電的訊息。

 

       當我回到家正在找鑰匙時,大門突然碰一聲地打開,神色慌張的一期一振衝出來把我嚇了一大跳。

     「妳妳妳……沒事嗎?」我第一次看到他如此緊張。

     「嗯啊,應該沒事,只是酒喝得有點多,現在頭有點痛。」這句話害我被壓進計程車,火速送到醫院。

       隔天,在一期一振各種軟硬兼施下,我被迫請了幾天的假進行時間冗長的昂貴健康檢查。

       當醫生把腸胃鏡塞進我口中時,我腦中只有一個念頭。

 

       鶴丸國永,你死定了!

 

※※※※

 

       兩個星期後,我接到鶴丸的來電。

     「喂,你好。」

     『我不好!那些西瓜是怎麼回事?』

     「啊,想說最近天氣很熱,身為朋友要送一些消暑的東西給你嘛。」

     『連續一個星期每天都寄西瓜也太誇張了吧,我的廚房跟客廳都被西瓜佔領,再這樣下去我就要睡在西瓜上。』

     「不錯啊,很消暑耶。」

     『消暑個頭啦,妳是要我三餐加宵夜都吃西瓜嗎?』

     「西瓜好吃呀。」

     『我把西瓜分給光忠他們,大家還以為我在公寓裡開闢西瓜田。』

     「喔喔,聽起來就是你會做的事情。」

     『我在房間種西瓜會被管委會扔出去。』

     「如果你真的想在公寓種西瓜,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排除萬難。」

     『真是感謝妳對我如此有信心。』

     「所以,你打電話有何貴事?」

     『誒,是什麼事,突然想不起來……啊,西瓜。』

     「我沒有寄榴槤就不錯了,啊,一期在叫我,先拜了。」

     『喂喂,等等……』

       掛掉電話,一期一振端著一盤切好的西瓜走過來。

     「剛剛是誰打來?」一期一振好奇地問。

     「是鶴丸,他很喜歡那些西瓜,所以打來表示感謝。」

     「嗯嗯,他喜歡真是太好了,這些西瓜很好吃呢。」

     「是啊。」我心情愉快地咬了一口多汁的西瓜。

 

-完-

 

後記

 

       這是發生在身邊的真實事件所延伸的腦洞--親人在睡夢中離世,當我聽到這個事情時,腦中瞬間閃過一期,重感情的他是無法承受這樣的打擊,平常他連想像有這種事情的可能性都不願意,然而,一旦事情發生在周圍,當他被逼迫去正視時,一期會產生接近強迫症的焦慮行為。

       心律錶是在跟阿毛聊這個腦洞他提到的,感謝阿毛豐富了這個腦洞。

       審審寄一堆西瓜塞爆鶴丸的冰箱,是基於你找我麻煩我也讓你有事情做的概念,這是一個互相傷害的概念XD


10 Jun 2018
 
评论(4)
 
热度(31)
© 曹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