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刀劍亂舞二創為主,乙女向,配對: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源氏兄弟X女審神者,也會有無CP單純是刀劍互動的故事。
偶爾會有原創繪圖或是其他同人文插花。
夢百以自創公主X卡利班恩為主
文章多是1000~1500字之間的短篇,如果是有連續性會在文首說明,有部分短篇之間互有關聯,但分開閱讀不會有影響劇情。
 
 

算計 (髭切、膝丸、女審神者)

大包平登場劇情不多,但他有必要特別提。

微CP要素

審神者是源氏審(審神者設定與背景)

內有打鬥場景及大量個人私設

 

※※※※

 

       或許是因為氣候舒服的緣故,髭切心血來潮地向審神者提議,要和弟弟膝丸用真劍進行演練對戰,讓後輩們觀摩學習一些戰鬥技巧,這項突然的建議獲得審神者的支持。

       為追求對戰的真實性,演練場所挪到戶外空地。審神者坐在有靠背的椅子上置身於建物內,左右兩側分別站著佩刀的小烏丸及大包平,一期一振跟壓切長谷部則在不遠處,除此之外,其他刀劍則是依各自喜好散落在空地周圍。

       眾多的目光讓膝丸覺得有點緊張,他很在意自己的表現能否展現源氏的風範,能否讓兄長覺得驕傲。做了幾個深呼吸後,膝丸的左手握住刀鞘,右手懸在腹部前,做好開戰的準備。

       姿勢的改變,讓膝丸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髭切身上,現在的他,身心皆已進入戰鬥狀態。

       髭切抽出刀刃,瞇起眼,露出天真無邪的笑容。

       膝丸知道,這是髭切即將發動攻擊的前兆,他開始覺得全身的血液在發熱。

       啊啊,能跟兄長進行如此正式的手合,是何等光榮,那麼,我也要拿出全力才配得起這樣的殊榮。

       這場演練沒有裁判,沒有規矩,一切以源氏兄弟的共識為依歸,而審神者默許這個特例的存在。

       匡噹!

       金屬碰撞的尖銳聲響揭開序幕。

       速度是膝丸的優勢,然而,髭切對周身的防禦可說是滴水不漏,讓膝丸難以找到突破的縫隙。不過,髭切的刀刃也總是和膝丸擦身而過。

       髭切對無進展的狀況有點不耐煩,於是往裸露在地面的岩石砍下去,飛濺的細碎岩塊對膝丸造成妨礙,而髭切趁他停頓的空檔衝過去。

       噹噹噹噹!

       力量與力量的連續撞擊譜出一首不成調的激烈樂曲。

       正面接下髭切幾次攻擊,膝丸的手腕開始發麻,髭切的力在他之上,這點他很清楚,所以,要盡可能迴避與兄長正面交鋒。

       突然,髭切一個猛力的正面劈砍,讓膝丸握著刀的手被彈開,接著,他感覺胸腹被重物撞擊,強大的衝擊力使他騰空而起。

       落地的瞬間,膝丸的雙手撐在地面,然後藉著這股反彈力量讓自己往後翻滾幾圈,穩住身子,而原本要落地的位子插著一把刀。

       髭切是認真的。意識到這點,膝丸不得不將認知切換到現在是與敵人對戰的狀態。

       刷!

       衝向髭切的膝丸,其手中刀刃靈巧如蛇,讓一向游刃有餘的髭切忙於防守,看起來有些狼狽。

       髭切的防禦出現空隙,膝丸趁機鑽進去,在他的刀刃要劃開髭切的胸膛時,對方立即向後仰躲開這一擊,然後他的腹部受到髭切膝蓋的撞擊,險些吐出來。

       拉開距離的源氏兄弟,像兩隻準備發動襲擊的猛獸在空地環繞,尋找彼此的空隙。

 

     「大包平。」叫了好幾聲,被對戰吸引的大包平,終於聽見審神者的叫喚。

     「什麼事?」他的目光依舊注視著場中兩隻猛獸的身影。

     「你有辦法打斷他們的戰鬥嗎?」這句話瞬間捕獲大包平的注意力。

     「主上的意思是?」他試探性地問。

     「你可以介入他們之間嗎?」審神者繼續問。

       大包平傲慢地冷哼一聲,「可以。」

      審神者端起茶几上的杯盤,喝了一口紅茶,露出一抹優雅的微笑,「那麼,輪到你展現實力了。」

 

       膝丸找不出髭切的空隙,既然如此,那就自己主動製造。他們之間似乎存在著某種默契,髭切也採取相同的行動。

       在源氏兄弟即將正面接觸時,有個紅色身影竄到他們之間,髭切跟膝丸的直覺強烈要求必須收回手臂。

       磅一聲,宛如雷電擊中地表,附近的沙石因而彈跳起來,地面出現一道裂痕。

     「今天是個風和日麗的美好日子,非常適合在戶外喝下午茶,如果因故無法出席那是多麼遺憾的事情。」審神者在小烏丸的陪同下走進充當演練場的空地,一期一振與壓切長谷部尾隨其後。

       審神者走向髭切,然後伸出一隻手,「這是一場非常精彩的演練,我看得很開心,相信觀看者都會從中學習到許多,謝謝。」她的微笑非常溫柔親切,而髭切則是覺得被下馬威。

      如果審神者沒有特別指示,他不覺得大包平會擅自作主打斷這場演練。

      我手中握有可以與你們對抗的王牌喔。髭切讀到這個隱晦的訊息。

     「喔喔,我剛好覺得有點餓了呢。」他握住審神者的手,踩著對方特別準備的漂亮台階完美走下來。

       當審神者轉身去扶膝丸時,髭切筆直盯著大包平,最初他覺得對方只有外顯狂妄的野心,其他什麼都沒有,也就不怎麼放在心上。如今,髭切覺得要修正這個想法。

       注意到髭切視線的大包平則是不客氣地瞪回去,他們四目相交的視線瀰漫著濃濃的火藥味。

 

       幾日後,審神者發布新的人事異動,大包平正式被任命為第二部隊的隊長。

       髭切得知這項訊息時,露出罕見的訝異表情,接著臉上浮現極度愉悅的笑容,一邊發出呵呵的笑聲一邊說:「原來如此,主上真是厲害。」

       膝丸覺得疑惑便詢問髭切為何這樣說。

     「這個人事異動不是突然的,主上早已有規劃只是在等待時機,而我的一時興起,剛好成了她的順風。」

       膝丸回想當日的事情,原本可能見血的演練在大包平的介入下於高潮結束,事後他除了聽到大家對他們兄弟戰鬥技巧的稱許,還有大包平的。能在他們打到忘我的時刻介入其中,並毫髮無傷地打斷戰鬥,絕非等閒之輩。

       感覺上,審神者是刻意讓大包平出面終止演練,表面上看起來是她身為主人在進行管理,但實質上,她為大包平創造一個初試啼聲的舞台。

       思及此,膝丸的雙眼透出恍然大悟的光芒,「主上真不簡單。」他的語氣是發自內心的讚嘆。

     「是啊。」髭切輕聲應和著。

       這樣的她才會讓日子變得很有趣,我真的是越來越喜歡她了。髭切愉快地想著。

 

-完-

 

後記

 

        這是看了MMD的影片所產生的腦洞。

        來說一下審神者的想法,以下是我個人的設定。

       這個本丸的源氏兄弟相當有權,因為審神者非常倚重他們,但她不會讓權力過於集中於特定刀劍身上,理想狀態是身居高位的部屬能彼此互相制衡。

       審神者把近侍跟第一部隊隊長的權限拆開分給源氏兄弟,近侍主掌本丸內政,因此這個職務掌控著行政權,而第一部隊隊長在某種程度上是僅次於審神者的將領,掌控兵權。膝丸相當耿直而且有時能牽制髭切,因此審神者才會選擇他當近侍,不過,他們是向心力很強的兄弟黨,在某些方面,膝丸真正效忠的對象是髭切。為了避免他們權力過大,審神者就需要其他有威望的刀劍來制衡他們,小烏丸是其中一個。

       大包平則是她暗中培養用來制衡源氏兄弟的王牌,大包平因為中斷這場比試而展現過人的實力,審神者之後在任命他擔任第二部隊隊長,就不會有什麼反對意見,甚至眾刀劍會覺得這是合理妥適的安排。

       審神者趁機讓大包平在關鍵場合露臉,才能達到這樣的說服力,她是借力使力,另外她也是真的有給源氏兄弟下馬威的意思,這一切在旁人眼中看起來是非常自然不刻意。

        這位審神者的家庭原本就打算把她培養成政治家,所以她是一位徹頭徹尾的政治家,而我所詮釋的髭切,他也是一個精於理性計算的政治家。這位審神者跟源氏兄弟就是要演政治戲碼,我覺得髭切很適合政治鬥爭的元素XDDD


13 Jun 2018
 
评论(7)
 
热度(26)
© 曹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