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刀劍亂舞二創為主,乙女向,配對: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源氏兄弟X女審神者,也會有無CP單純是刀劍互動的故事。
偶爾會有原創繪圖或是其他同人文插花。
夢百以自創公主X卡利班恩為主
文章多是1000~1500字之間的短篇,如果是有連續性會在文首說明,有部分短篇之間互有關聯,但分開閱讀不會有影響劇情。
 
 

翻轉世界(鶴丸國永、女審神者)

副標題:日常生活的異變就是驚聲尖叫的開始

微CP要素

女審是高中生,有名字出現

大量私設,我流刀劍世界觀

 

※※※※

 

      鈴木奈緒子跟往常一樣,在鬧鈴聲響起時起床,刷牙洗臉換上白川高中的制服,然後下樓坐到餐桌前搭配電視吃著早飯。討厭人擠人電車的爸爸已經去上班,姊姊因為跟朋友有約也提前出門,媽媽在廚房清洗東西,這是鈴木家日常的早晨。

     「奈緒子,今天學校的結業式到中午就結束吧?」媽媽用毛巾擦拭佈滿水珠的手一邊問到。

     「嗯,是啊。」奈緒子專注地看著電視等待跑馬燈秀出今日星座運勢,而電台主播與來賓正在談論近日幾起隨機殺人事件則是自動忽略。

     「媽媽今天要和片桐太太、福原太太聚餐,妳的午餐已經放在冰箱裡,加熱一下就可以吃了。」

     「好,我知道了。」奈緒子心不在焉地回應。

       現在輪到奈緒子的星座運勢,「今日將有意外的緣分,生活會發生意想不到的轉變,福禍難測,幸運色是白色。」

     「感覺不太吉利耶。」奈緒子喃喃自語著。出門時,她便將占星的內容拋到腦後,畢竟這只是生活中的一點調味料。

 

       搭公車到車站,再轉乘電車,步行十分鐘才能到學校,這是奈緒子近兩年的通勤路線。白川市的市區早晨人聲鼎沸,馬路上車輛繁多但不至於會塞車,人行道被上班族與學生們佔領,大家都在等待綠燈亮起的那一刻。

       奈緒子百般無聊地看著對面大樓的電視牆廣告打發時間,這時,她眼角餘光瞄到對面的人群裡似乎有什麼特別東西。

       那是一片刺眼的白,有個人披著一件附帶帽子的白色連身外套。

       從奈緒子所在的距離只能看到大概輪廓,看不清細節,不知道為什麼,奈緒子就是覺得此人在人群中顯得特別突兀,彷彿是個異樣的存在。

       綠燈亮了。

      人群開始移動,那抹身影被群體吞噬消失無蹤,奈緒子覺得有些奇怪,不過也沒繼續多想。

 

       國小到高中的結業式似乎都大同小異,環境清潔結束後將學生們聚集到體育館,師長們輪番上臺宣佈暑期注意事項或是精神訓話之類,內容差不多都是要把握時光精進學識知能、度過有意義的暑假等等。老師們在臺上講得口沫橫飛,而學生們在台下討論暑假的遊玩計畫。

     「事情不會等到你準備好才發生,因此,隨時保持學習的心態是應付突發狀況的絕佳方法,期許各位在暑假期間也能繼續保持學習,以上。」

       結業式結束,暑假正式開始。

     「奈緒子,我們等下要去西街吃東西然後看電影,妳要一起去嗎?」朋友親暱地抓著她的手臂問到。

     「嗯,好啊。」奈緒子很爽快點頭答應。

       事後回想起今日的狀況,奈緒子非常後悔沒有直接回家,如果,她當時選擇不去或許就不會有後面的事情,也不會和那名全身雪白的男人相遇。

 

※※※※

 

       速食店幾乎被學生們包下,隨便走幾桌都能遇到認識的人。奈緒子對於朋友們正在聊的話題不感興趣,偶爾會客套式回應幾句,她多數時間都是盯著街上來往的行人發楞。

      突然,她看見早上等綠燈時在對街的白衣人,對方的打扮像是從時代劇中走出來的武士,手中握著一把裝飾著金鍊子的刀鞘。

     「妳們看,那裡有一個穿著奇怪的人耶,那是在做影片宣傳嗎?」奈緒子雙眼直盯著窗外,而同學們望著她手指的方向看過去。

     「什麼什麼,嗯,沒有啊,哪裡有打扮奇怪的人?」同學們一臉茫然地看著奈緒子。

     「明明就有,他就在……」不見了,原本他是走在一名穿著套裝的上班族女性旁邊,奈緒子仔細在人群中搜尋一番,還是什麼都沒看到。

     「可能是我看錯了。」這個意外插曲到此結束。

 

       到了電影院,買完票跟零食後,奈緒子突然想上洗手間,於是她請朋友們先進去,自己轉往洗手間。

     「疑?怎麼會在清潔中?」奈緒子無奈地看著洗手間門前掛的暫時勿入牌子。

       這時剛好有個穿著電影院制服的人經過,對方把帽子壓很低只能看見鼻子下方的部位。

      「不好意思,請問哪裡還有洗手間?」這名工作人員感覺相當陰沉,不過,為瞭解決內急,奈緒子還是壯起膽子開口詢問。

     「右轉,左轉,直走。」順著對方指的方向看過去,那邊的燈光看起有些昏暗。

     「謝謝。」雖然覺得有點怪異,奈緒子還是客氣地向對方道謝,然後小跑步離開,如果她有回頭就會看到一雙鮮紅的瞳孔正盯著自己。

 

       奈緒子依循指示找到簡陋的洗手間感覺有些可怕,她決定速戰速決。當她正在洗手時,身後的隔間內傳出碰撞聲響,嚇得她把手帕掉進洗手台中。

       謹記好奇心殺死一隻貓的教訓,奈緒子直接抓起濕漉漉的手帕頭也不回地衝出去,然後她聽見身後傳來奔跑的腳步聲,這讓她瞬間陷入慌亂中。情急之下,她摸到一個沒有上鎖的門把,立即閃身入內並反鎖。腳步聲從門前經過,聲音消失後,她暫時鬆了一口氣。

       環顧四周,這裡是一間堆放雜物的倉庫,此刻房門響起解鎖的聲音,這嚇得她立即矮身鑽進桌椅堆中,這是她第一次覺得身材矮小是有好處的。

       門打開了,沙沙的腳步聲響起,奈緒子還隱約聽見有東西在爬行的刷刷聲,這個聲音很輕微。奈緒子直覺認為進來的人就是在找自己,如果是員工應該是進來放東西或拿東西,很快就出去了,不會像現在這樣四處翻箱倒櫃。

       奈緒子渾身發抖地往縫隙深處鑽,她爬到牆壁邊緣,在角落發現一個類似通風口的隔板,它似乎通到隔壁房間。奈緒子用力掐了自己的手臂幾下,壓下無法克制的顫抖,勉強能拿著手機照亮這個逃生出口。

       通風口隔板已經腐朽的差不多,奈緒子很輕易就將它卸載,然後她含著手機小心翼翼地鑽進通道。它確實是通到隔壁,但眼前的危機尚未解除,她聽見有東西在縫隙間鑽動,這嚇得她在腎上腺素運作下立即堆疊幾個箱子堵住通風口。

       接著,奈緒子聽見隔壁房間的人似乎是察覺自己在這裡而正要走向門口,思及此,她立即衝向門口,打開門就頭也不回地拔腿狂衝。

       當奈緒子像個無頭蒼蠅在迷宮般的窄小走道亂跑時,突然有人抓住她的手臂,把她拖進一個窄小的儲物間裡,這個人的力氣非常大,奈緒子被他緊緊抱在懷裡一動也不能動。

     「噓,別出聲,我不會傷害妳。」是一名年輕男性的嗓音,語氣相當友善溫和,這讓奈緒子緊繃的情緒稍微放鬆。

     「我會放開妳,但妳要答應我不大聲說話和亂動,好嗎?」

       奈緒子溫馴地點點頭,接著,束縛她的力量就消失了。

     「這……這是……發生什麼事情?」一放鬆,眼淚就開始掉下,她完全不懂,自己只是跟朋友出來看電影,為什麼會被人追著跑。

     「我晚點跟妳解釋,現在我們要先想辦法到頂樓去,狹窄的地方對我很不利。」昏暗的空間裡,奈緒子只能隱約看見對方似乎在探查外面的狀況,但看不清長相與身型。

     「現在可以出去了。」

 

       在走廊燈光的照射下,奈緒子確定眼前的人就之前見過兩次的白衣男子,現在近看,他確實是穿著古代武士的服裝,左手握著一把武士刀。

     「請問你是?」奈緒子直覺眼前的人跟自己不是同一種存在。

     「啊,抱歉,我叫鶴丸國永,妳怎麼稱呼呢?」四處張望緊戒的男人轉向她時,臉上的表情是溫柔友善。

     「我叫鈴木奈緒子。」

     「嗯嗯,真不錯的名字。」鶴丸的笑容非常好看,這讓奈緒子心跳加快。

     「妳就叫我鶴丸吧,那麼我可以用奈緒子稱呼妳嗎?」

       眼前的人感覺像個親切友善的大哥哥,奈緒子不由自主地點點頭。

     「閒聊就到此為止,我們要先去頂樓。」鶴丸握住奈緒子的手,「放心,我一定會保護妳。」他的表情非常懇切。

     「嗯。」她現在也只能相信對方。

 

※※※※

 

      在鶴丸的帶領下,奈緒子沒有再遇到追擊,當他們走在通往頂樓的階梯時,她忍不住開口問:「那些人為什麼追著我?鶴丸先生為什麼會在這裡?」

     「直接叫我鶴丸就好。」在前方探路的鶴丸轉頭笑了笑,「妳今天早上在人群中看見我對吧?」

       奈緒子點點頭。

     「這就是原因,妳『看見』了,『看見』就會『被看見』。」

     「什麼意思?」奈緒子無法消化鶴丸拋出的訊息。

     「我用電視來比喻人的大腦,電視能顯示畫面就是因為接收到電波對吧。」奈緒子嗯了一聲,鶴丸繼續說:「假設一般人所認知的世界是36頻道,沒有意外狀況,人腦就是只能接受36頻道的電波,而其中有些人卻能接受到其它頻道的電波,這些人被稱為超能力者、通靈者等等。能接收到其他頻道的電波的人類,其他頻道的慣用者就能透過這個連結跑到36頻道。」

       奈緒子停下腳步,恐懼感從腳底竄到頭頂。

       鶴丸露出無奈的微笑,繼續往上走,一邊說道:「我是來自其他頻道的慣用者,但我對人類沒有惡意,應該說我跟我的同伴與人類存在合作關係。其他頻道的慣用者不一定需要透過人才能進入36頻道,我在這裡已經有一段時間。」

     「你在這裡做什麼?」奈緒子的聲音有些顫抖。

     「尋找能接受到我頻道的人類。回到我剛才說的原因,當妳可以接收我的頻道時,就能看見我,而我也能看見妳,當然,他們也會看見妳。」

     「他們是?」

     「敵人。」鶴丸的聲音非常冰冷。

     「他們為什麼要追我?」奈緒子的思緒非常混亂,她覺得自己在無意間踏入了異世界,莫名其妙捲入麻煩事件中。

     「因為妳有成為審神者的潛力。」

       樓梯間響起雜亂沉重的腳步聲。

    「嘖,被發現了。」鶴丸走到奈緒子身旁,直接將她扛到肩上,「抱歉,接下來我必須用讓妳不舒服的方式移動。」說完就帶著奈緒子在樓梯間飛越,而她淒厲的慘叫聲遍佈整個空間。

 

       當奈緒子被放下來時,她幾乎要跪下親吻地面,頭一次感覺雙腳能踩著地板是一種幸福。

「追上來啦,那麼你們能帶給我什麼樣的驚奇呢?」鶴丸的語氣充滿殺意的戲謔。

       轉過頭,奈緒子首次見到追擊自己的東西長什麼樣子,飄浮在空中口銜短刀頭部長著兩根角的蛇形骸骨,赤裸上身、右手臂纏繞著蛇骨脊椎全身散發黑氣的人形東西,以及從陰影角落中爬出來上半身是人形下半身接近蜘蛛的異形生物。

     「妖妖妖……妖怪啊!」奈緒子連滾帶爬地鑽進雜物的縫隙中,整個人縮成一團,雙手摀著耳朵,不停發抖,外頭的戰鬥聲何時停止都沒注意到。

     「結束了,奈緒子,我們快點離開這裡吧。」鶴丸的聲音此時已經無法再帶給她安心。

     「我不要!這一切都是幻覺都是夢,我只是在作夢,這不是真的。」奈緒子緊縮著身子,情緒崩潰地大哭。

       鶴丸苦惱地抓抓頭,奈緒子躲藏的地方非常窄小,他不容易進去,雖然可以直接破壞那些障礙物,但他不想給對方更多壓力和恐懼。

       鶴丸讓她發洩幾分鐘後,在哭聲漸弱時才開口:「奈緒子,我知道妳很害怕,但是現在還不能鬆懈,我的力量在這個世界會被限制,我們要盡快回到本丸,那裏有我的同伴們,妳在那會很安全。」

       奈緒子抽抽噎噎地擤著鼻涕,用濕潤的手帕擦拭臉,這才爬出去。

     「我是因為突然能接收你的頻道才會碰到這些事情?」

       鶴丸不發一語只是點點頭。

     「那麼,如果我可以切斷跟你的頻道連結,只接收屬於人類的頻道,是不是就不會再被追殺?」

     「也許吧,我不是很清楚。」鶴丸的視線落在地上。

     「你有辦法可以讓我不再接收不屬於人類的頻道嗎?」奈緒子像溺水之人攀著浮木,緊緊抓住鶴丸。

     「我不知道,很抱歉。」鶴丸的聲音很輕,但奈緒子卻覺得自己伸出的求救之手被人狠狠推開。

       或許是她的表情過於淒慘,觸動了鶴丸的惻隱之心,他摟住不停發顫的嬌小身軀,輕拍著她的背,用溫柔的語氣說:「跟我一起到本丸吧,那裏有我的同伴,也有身懷異能的人類,他們或許會有辦法幫妳。」

     「你的世界也有人類?」

     「有啊,我說過了,我們跟人類是合作關係,所以我是妳的夥伴,是站在妳這邊的喔。」鶴丸的聲音再次帶給她勇氣和力量。

     「可是我的家人和學校要怎麼辦?我不見了,他們會擔心的。」

     「不用擔心,時空管理局的人會幫妳處理。」鶴丸帶著安慰之意撫摸奈緒子的頭。

     「我真的不能繼續留在這裡嗎?」

     「嗯,這裡對妳而言太危險了,最近新聞一直在報導的隨機殺人事件就是他們做的,那些死者都是突然覺醒的備位審神者。」

       奈緒子想起今天早上在電視上看到的新聞,因為事發地點不在她的生活區,所以她始終覺得那是發生在遙遠國度的事情,從未去關心它,直到發生在自己身上時,她才驚覺死亡近在咫尺。

     「我知道了,我跟你一起去本丸。」

       鶴丸看起來似乎鬆了一口氣。

     「那麼,我們現在就立刻出發。」他從袖子中掏出一個圓球,裡面似乎鑲著羅盤之類東西,「座標14585484769。」念完就將圓球拋出去,那顆球越過屋頂的圍欄往下墜。

     「喔,真幸運,這次的通道就開在這裡。」鶴丸高興的歡呼著,然後他一把抱起奈緒子,像扛沙包一樣放在肩膀上。

     「這是要做什麼?」奈緒子有種不好的預感。

     「當是要回本丸啊。」鶴丸輕哼著小調。

     「為什麼要扛著我走?」

     「因為要跳下去。」

     「這樣啊,跳下去……」

       當奈緒子回過神時,鶴丸已經跳到圍欄上。

     「不要!就沒有正常一點的方式,為什麼要跳樓啊?」

     「冷靜點,我們會在墜地前就會被傳送……喔喔喔!別抓我的頭髮啊!我的髮量已經不多了,妳這樣用力抓會禿掉啦。」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我不要跟陌生人一起跳樓,救命啊!員警快來啊!這裡有人在強迫別人一起玩自由落體,實際上是殉情。」

     「只是一起往下跳怎麼就變成殉情了?我們不會死啦……唉呦!別亂踢啊!好痛好痛!」

       奈緒子的雙腿被鶴丸抓住。

     「好,小心別咬到舌頭喔。」

      接著,奈緒子感覺身體不受控制的下墜,耳邊盡傳來咻咻的風聲。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奈緒子連人生的跑馬燈都跳出來了。

 

※※※※

 

     「奈緒子,妳還好嗎?我們已經到本丸了喔。」臉頰被輕輕拍打的觸感將奈緒子神智喚回肉體中,回神的瞬間,腦中浮現《愛麗絲夢遊仙境》一書中,愛麗絲墜落兔子洞的橋段,她覺得自己也變成掉進異世界的主角。

       這裡彷彿是時代劇的山中農村,現在是秋季,田中結滿黃澄澄的稻穗,在她身後是一棟古代城主堡壘的宏偉大門與圍牆。

     「這裡就是本丸,進來吧。」鶴丸站在階梯上向她伸手。

       緊張萬分的奈緒子死死抓緊鶴丸的衣襬,頭低低的不敢四處張望。

     「你回來啦,嗯,似乎還帶了一位客人。」突然出現一個低沉帶有磁性的男性嗓音,嚇得奈緒子縮緊肩膀。

     「她叫鈴木奈緒子,擁有備位審神者的資格。」從鶴丸跟對方打招呼的語氣聽來似乎相識已久。

     「奈緒子,這兩位是我的同伴。」鶴丸把她從身後拉出來。

     「這位是燭台切光忠,廚藝精湛,有機會務必品嘗一番。」燭台切是一名穿著黑色燕尾禮服的高大男人,他的右臉帶著眼罩,髮型看起來經過精心打造,整體感覺像是時尚雜誌中的模特兒。

     「這位看起來肚子痛的是壓切長谷部,叫他長谷部就好,雖然總是板著臉,不過辦事效率很高。」長谷部穿著類似神職人員的紫色衣袍,不苟言笑,散發著銳利的氣息,像是一把沒有刀鞘的刀刃。

     「喂,介紹別亂添加不相干的信息。」長谷部雙手抱胸滿臉不悅。

     「妳好,哎呀,真是一位可愛的小姐呢。」燭台切露出笑容向奈緒子打招呼,但她相當畏懼對方銳利的眼神與氣息,因此拼命縮回鶴丸的背後。

     「鈴木小姐似乎累了,鶴丸,你先帶小姐去房間休息吧,之後在介紹同伴和環境也不遲。」燭台切提出體貼的建議。

     「說的也是,她剛剛才經歷被時空溯行軍追殺,確實需要好好休息。」

     「哎呀,這真是太糟糕了,幸好沒事,那麼我去幫鈴木小姐準備餐點。請問妳有特別想吃的東西嗎?」燭台切親切地問到。

       雖然奈緒子相當畏懼燭台切隱隱透出的銳利氣勢,但口福之欲戰勝了恐懼,她露出半邊臉,小聲地回答:「炸雞肉和茶碗蒸。」

        燭台切點點頭,笑著說:「知道了,那我這就去準備。」

      「那麼我去準備繼位者的資料。」長谷部丟下這句話就轉身離開。

     「長谷部做事就是一板一眼,他對所有人都這樣,別放在心上」燭台切露出苦笑為同伴緩頰,接著他也告別離去。

     「來吧,我帶妳到審神者專屬的別館,那裏跟我們刀劍戰士使用的空間是分開的,環境相當清幽。」鶴丸握住奈緒子的手,慢慢向前走。

     「請問這裡是?」奈緒子小心翼翼地四處觀看。

     「我們和時空管理局的人都稱這裡是本丸,是刀劍戰士休息和儲備戰力的住宅,對我們而言這裡是歸宿。」

     「審神者是什麼?」

     「審神者是管理刀劍戰士的異能者,負責本丸的警備安排、資源調度、指揮刀劍作戰以及接收時空管理局的指示進行任務安排。」

     「我現在是要去見審神者嗎?」

     「不是,我們這座本丸有將近十年的時間沒有審神者,妳是繼任者。」

       奈緒子停下腳步。

     「不……我辦不到,我只是一個學生,我沒有能力承擔這樣的工作與責任,明明有很多比我更優秀更適合的人,沒道理輪到我這個學生做。」奈緒子驚恐的猛力搖頭。

    「奈緒子。」鶴丸捧住她的臉。

    「有很多很多事情是我必須告訴妳的,但事情太多太複雜,我會慢慢說給妳聽,別害怕,工作與戰鬥我們會處理,妳不需要經手。」鶴丸露出憐惜的微笑替她抹去淚水。

     「我想回家。」奈緒子哽咽地說。

     「我知道,我會想辦法讓妳回家,在那之前,請妳先跟我們生活一段時間,放心,我會保護妳的。」鶴丸抱住她,輕拍她的背溫柔地安慰著。

 

       當奈緒子的情緒緩和下來後,鶴丸才領著她繼續前進。

       一路上碰到不少對奈緒子相當感興趣的刀劍戰士,對這一切都還很陌生的她,大多是躲在鶴丸背後不肯出來。

       身材高大,聲音宏亮的岩融更是嚇得她直接鑽進鶴丸的羽織裡,緊緊抱住他。好不容易送走那些好奇中夾帶捉弄意味的同伴,鶴丸覺得有些心累。

     「奈緒子,審神者專屬的別館快到了,現在已經比較不會遇見刀劍戰士,可以出來了。」

     「嗯。」奈緒子的精神力也快被剛才的輪番招呼消耗殆盡。

     「這裡是我們刀劍戰士使用的大浴池,裡面還有溫泉可以泡,如果妳想使用,可以跟我說,我會幫妳安排。」

     「謝謝。」

       這時,原本緊閉的浴室木門突然刷一聲打開,從裡面走出一名體格精壯魁梧,全身赤裸的男人。

     「呵呵呵呵呵,流汗後洗個熱水澡真是爽快。」男人一邊用毛巾擦拭冒著水蒸氣的頭髮一邊走出來。

     「喔喔,這不是鶴丸嘛,回來啦,還帶了一位客人呢。」

     「……千子,麻煩披件衣服在出來。」鶴丸面無表情,語氣呆板地說著。

     「我忘記帶替換的衣服了啊。」千子一臉不在意將毛巾往背後一甩,發出啪的一聲。

       奈緒子腦中出現過年在親戚家看表兄弟玩格鬥遊戲出現的勝負畫面,她見到千子赤裸的身體衝過笑著給自己一拳,然後周圍響起KO的聲音。

       咚的一聲,奈緒子翻白眼倒在地上。

     「奈緒子!妳怎麼了,奈緒子。」鶴丸緊張的蹲在奈緒子旁邊拍她的臉頰。

     「哎呀,現在的年輕人真是虛弱。」千子村正感慨萬分地嘆氣著。

       此時,遠處傳來一個宏亮的聲音。

     「村正!你怎麼又沒穿衣服就出來了!」

     「哎呀,蜻蛉切又再窮緊張了,真是的,洗完澡就應該讓風自然吹乾比較舒服。」說完,千子轉身快速走向另一側,將自己製造的混亂拋在身後。

 

-完-

 

後記

 

       這是在便利商店買咖啡時突然迸出的腦洞,因為畫面非常流暢就試著打成文字,應該是不會往後寫下去,因為要花很多時間跟腦力去設定背景和細節,我實在沒時間。

       是有想過之後的事情,奈緒子從原本的抗拒排斥到慢慢接受審神者身分的過程,這是一個成長故事。她會不會看鶴丸變成CP其實我不太確定,如果要往CP方向發展,鶴丸會先讓彼此保持一段距離,畢竟他們之間靠得太近,他很難判斷奈緒子對自己的好感是不是源自依賴,鶴丸在處理感情時會非常小心謹慎。

       鶴丸用電視頻道解釋異能者的段落是源自奈須蘑菇《空之境界》中的〈痛覺殘留〉一文。


15 Jul 2018
 
评论(2)
 
热度(14)
© 曹平 | Powered by LOFTER